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梦幻九七 > 第三百二十章 穿越茫茫人海还是遥不可及
    “哦,真有这么多的利税,”

    身为一个常务副的夫人,张婧对这些经济指标很熟悉,投资额、外资投资额、利税这些都是一一会记入GDP统计里,都是考核干部的重要指标。

    王振华也是关切起来,

    “那是国外游戏产业发达的地区,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的受众,几亿美元那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几亿人民币的成绩还是可期的,”

    韩之锋的话让王振华、张婧眼睛一亮,王振华暗示了一下,

    “之锋啊,那这个公司可不可以落户在我家振华的辖区呢,”

    王振华是不好说这个话了,毕竟要多少顾忌自己的身份了,这么急吼吼的有点丢份。

    但是张婧就不同了,为自己老公问问投资情况天经地义的,夫妻一体嘛。

    “这个没问题,叶子一句话的事儿,”

    韩之锋调侃道,叶苒轻咬贝齿白了韩之锋一眼。

    其他人哈哈大笑着,知道两人秀恩爱,不过他们看来两人倒也十分的般配。

    “姨夫,您的升职是在原有地方还是其他的区,”

    韩之锋问道。

    “在蒲东区,说不上好坏,虽然很受瞩目,不过也是众矢之的,”

    王振华叹口气道,压力很大。

    他真的不知道是福是祸,如果他有选择他宁愿留在丰显区,但是他说了不算。

    “好地方啊,我祝愿姨夫大展宏图了,”

    韩之锋笑道。

    “哦,之锋你知道什么内情吗,”

    王振华问道,他以为韩之锋在生意圈子里有什么内幕。

    “明珠的开发区主要在那里,其他的老城区没有拓展的空间,所以这个区吸引的内外投资将会是明珠第一位的,就在全国也会是前几位的,这里坐一任经济数据会非常漂亮,还是那句话,经济挂帅,只要您个人经济上不出现问题,那可是前途无量了,”

    韩之锋哪有什么内幕,他有的是后世的经历,蒲东就是明珠的一面旗帜,甚至可以说全国的,只要改革继续,这面旗帜就一直飘扬。

    “经济方面成长可期,但是里面的关系很复杂,这是让我最担心的,”

    王振华苦笑道。

    他的问题是他没靠啊,也就是他没有扎实的政治资源,在升迁的时候没有人提携,在出了问题的时候没有谁伸手拉他一把,这就是他的最大的问题。

    “姨夫您只要自己没有经济问题,其他的就好说,我们大家都会帮助您的嘛,”

    韩之锋的暗示王振华立即领悟,看来韩之锋那边多少有些资源,

    ‘小锋,这些事儿你可要多费心了,’

    张婧急忙道。

    “这好说,正好我这次就要和鑫锋的肖燕经理见面,一起商量这个游戏公司的问题,估计就在三个月内游戏将会投入,五个月内就该产生效益了。”

    韩之锋想了想道。

    “这么快,”

    张婧惊喜道,一般的投资产生效益会很慢,只是投资额大的话直接记入GDP总额中,所以前期就有经济数据,但是游戏的前期投入不大,那就看后期的利税了,张婧还以为怎么也得一年后,没想到区区几个月就有效果。

    “当然,游戏来的快走的快,大约一个游戏的盈利期也就是几个月到一两年,”

    游戏的推陈出新速度是惊人的,当然现在的情况国内的游戏相对偏少,所以生命力相对长些。

    “那就好,这样在任期的前两年里就会有很大的显示,帮助还是很大的,”

    王振华很欣慰,他带着本身的一个投资到岗,那底气是完全不同的,

    “小锋真是我家老王的贵人了,”

    张婧感叹道。

    “可不能这么说,如果姨夫不是一个做事的干部,我就是多提供几个投资的机会也没什么用处。”

    王振华,张婧就当韩之锋谦虚了,也颇为领情,韩之锋毕竟一再出手帮了他们,虽然双方有互惠的意思,但相比之下韩之锋的帮助是巨大的,

    一旁的韩盛、陈芳看着这个场面很是感慨,王振华是厅级干部,在舒州矿务局来说这个级别的干部也是头几名的大领导了,但是韩之锋和他谈笑风生,甚至王振华和张婧要不断的感谢他们的儿子,到了今天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儿子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喝完茶,韩之锋看了眼天色,还很早,

    “爸,妈,走,我们看看我们自己的房子去,”

    “自己的房子,在哪里,”

    韩盛、陈芳懵了。

    “就是我们的房子,我在这个小区也买了一套房子,”

    韩之锋的话让两人一惊,

    “这孩子,你现在总是给我们打埋伏,”

    陈芳一指儿子无奈道。

    她算是发现了,家里的房子一个接一个冒出来,不知道韩之锋还能给他们多少惊喜。

    “这事儿可是之锋孝敬亲家呢,这个小区买的房子他没让我们告诉你们,说是要给你们惊喜,让你们有空的时候到这里住一阵子,就当旅游了,”

    对韩之锋的孝顺,张媛、张婧是真心的羡慕。

    “我家孩子就是这点好,嗯,赚了钱第一个就是把我们两口从大北边调回来,又给我们买新房,让我们不再吃苦,其实啊,我们两口是借了他的力,倒是他小时候尽是和我们吃苦了,”

    说起这个,陈芳必须吹一波自己的儿子,她也确实有底气,自己的儿子做的一桩桩一件件,拿出二十多岁所谓青年才俊比一比,还有谁。

    “那肯定啊,之锋就是优秀呢,要不我家叶子怎么一眼看中了呢,”

    张婧也吹一波。

    “咳咳,”

    韩之锋感觉不能这么下去了,他也算皮厚,但是也有些受不了,

    “爸妈,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一家人在张婧、张媛、叶苒的陪同下来到了后面一栋楼的三楼。

    叶苒首先打开了门,钥匙一直在叶苒手里放着呢。

    陈芳、韩盛好好看了看格局,很满意,当然这里只有卫生间和厨房贴了瓷砖,其他的都是毛坯,十分的粗陋,

    “叶子,这样,这里房子的装修就交给你了,将来我们来住的时候少,还是你和之锋来的次数多,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装修,”

    陈芳笑道。

    “哦,可是我们已经有了一套房子呢,也是之锋买的,也在这个小区,和这套房子一样的户型,”

    叶苒磕绊道。

    这三套房子都是韩之锋买的,而且韩之锋没让叶家说出这事儿,她知道这也是照顾她家的面子。

    “哦,”

    陈芳瞥了眼儿子,好嘛,这又是一套房,是有钱了哈,买房子就当买菜的感觉,随便买,关键是怎么不和他们说一声呢。

    “亲家,这是孩子孝顺,将来他们打算和你们住的近,好照顾啊,”

    张媛忙道。

    “这倒是,”

    陈芳笑着点头,嗯,儿子也是为了他们考虑的哈,心里一下平衡了。

    “不过,我还得把这里的装修交给叶子,我没时间啊,这不,初五我就得回舒州,那里还一摊子事呢,”

    “既然之锋这么能干,为什么你们不歇歇呢,”

    张媛劝道,在她看来韩盛、陈芳完全可以歇歇,享受一下退休生活。

    “这还不成,小锋他太能折腾,我看的眼晕,不真实,我总寻思着把舒州他那个起家的地方看好了,一旦有个闪失,那里的生意还能他东山再起,所以我是不会离开舒州的,”

    陈芳叹口气,儿子能干是好事儿,问题是韩之锋那是不要太能干了,让他们两口有点心惊胆颤的。

    一年一个台阶,一年登一个高峰,让他们两人心里不安稳,他们能做的就是把这个根基守好了。

    “唉,当父母的都是这片心了,”

    张婧、张媛叹道。

    “亲家,那这房子就交给我们了,下次等你来明珠,就在自己家里住着了,”

    张媛大包大揽道。

    ‘那就多谢亲家了,哈哈,’

    陈芳笑道。

    第二天,张婧张媛叶苒作为向导陪着陈芳、韩盛游历一下明珠,好好观赏一下这个华夏最大的都市。

    初五这天,陈芳、韩盛开车先一步返回舒州,这里到舒州也就是一百多里,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两人没让韩之锋送,韩盛开车直接就走了,陈芳要求自己在初六必须出现在舒州,她回去后好把下面的人过年玩乐的心收一收,把精力开始放在生意上。

    鑫锋谭静的办公室,韩之锋、谭静、张婧坐在一起,韩之锋简单的介绍了两人认识,

    “鑫锋游戏公司就注册在蒲东,初七上班后找王振华王区长办理就好,”

    韩之锋道。

    ‘哟,我还真没想到您的圈子扩展到明珠了,早怎么不说一声呢,’

    谭静笑道。

    “刚认识吧,以后多联系就是了,”

    韩之锋打个哈哈,这方面好像就不要多谈了,

    张婧也就是和谭静接洽一下,坐了会儿就走了。

    “韩董,过几天传奇团队就要回国了,传奇华夏化已经结束,过年他们也在加班加点工作,终于提前完成,接下来,我们争取在一个月内开始传奇的内测,你看我们内测时间多长时间,”

    “你们辛苦了,”

    韩之锋点头称赞道,

    “卢熙宁和我讲了这个过程,这次我们队伍深度参与了游戏的制作,他们算是有一定经验的队伍了,你这个过年也没休息好,这样,等他们回国后放假三天,你领着他们好好happy一下,花费都是公司的,”

    松弛有度是必须的,也要让这些新招聘的人知道公司的重视,虽然耽误几天,但韩之锋相信这些人开始新的挑战的时候一定精神抖擞充满斗志。

    “另外,免费公测期限为两个月,不要吝惜这点时间和费用,毕竟是新游戏新公司,要把人流吸引过来是必要的,”

    “再就是派出人手和国内占有率不错的那三家游戏代理商谈一下,如果代理费用不高的话,也可以和他们签署代理协议。”

    “服务器大量购买以及营销费用可能不少,我这里暂时提供两千万的启动资金吧,”

    谭静把韩之锋的决定一一记录下来。

    从谭静处韩之锋知道谭静已经把百分之九十的鑫锋店面收入囊中,剩下的不足百分之十的房主基本不会出手的。

    而谭静也用这些房屋的房照在九个城市贷款了一亿一千万,已经开始投入了明珠市场,主要购入商业街的门市和高档小区的住宅。

    “两方面的忙碌,你也能忙的过来,”

    韩之锋没想到谭静也有成为铁娘子的潜质。

    ‘韩董,你清楚,事业嘛有瘾头的,当你登上了一个高峰就企望另一个高峰,真的停不下来的感觉,现在如果让我停下来我都不知道安排我的生活。’

    谭静虽然有些抱怨,但是看得出来颇有些乐在其中的感觉,

    “再说了,我现在雇佣了五十多人组建新公司,我需要的就是做出决定,具体的都是这些人来经办,”

    谭静身上也有了上位者的气势,在新的一年到来的时候颇有点意气方遒的意味。

    给她这么大的底气的原因是明珠和华东房市的大幅上涨,仅仅从这一年的投资来看鑫锋就是大赚了,如果立即把所有的房子出手套现立即有了过百分之三十的纯利,这样的前景已经让谭静欲罢不能。

    韩之锋其实知道这一波的行情长达七年,停滞不到一年,又是一波七年的上涨潮,带来的利润翻了几个跟头,堪称是投资者的盛宴,多少默默无闻的小公司最后成为巨鳄。

    如果他想他会做的更好,最后成为某科某达那样的公司毫无压力。

    但是那样毫无技术要求,毫无真正创造力的发迹他毫无兴趣,钱对他的吸引力大不如前了,他要的是名,当然谭静走上这条路他也不反对,倒也适合一个女人创业。

    初六韩之锋就返回奕州,叶苒则留在明珠,两人还不能张扬的一起离开。

    韩之锋是不得不回去,一个是奕州公司那边开年之初肯定有些事儿要忙碌,再就是那位衙内恐怕要用些手段发泄一下,否则心里怎么平衡得了。

    回到奕州的第一件事儿他先要到李翰家探望一下,这个春节李翰到中南省出差没法返回奕州,李母也就赶到中南省去汇合儿子一起过节,所以没在奕州,初五李母返回的奕州,韩之锋当然要亲自探望拜年。

    韩之锋来到了商业街几样礼品,他买了几样礼物从东市的永信超市走出来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眼角瞥到一个影子让韩之锋一怔。

    离着三四十米远的地方一个女孩的背影在人群中闪现了几下,只是这个背影让韩之锋如遭雷电击中般丢弃了手里的物件,他踉跄了一下,接着疯了似的冲去,周桂和刘昊大惊,两人没有顾得上地上的物件立即随着韩之锋跑去。

    韩之锋接连推开了几个人引起一片惊叫和咒骂,韩之锋恍如未觉,他在人群中找寻着,跟随着他的周桂和刘昊惊疑不定,韩之锋从来没有这么莽撞和无礼,这是一个让他们陌生的韩之锋,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现在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保护韩之锋的安全。

    韩之锋来到方才女孩行走过的地方,放眼望去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孩。

    韩之锋急切的跳在人行道旁停放的一辆自行车后座上向前方眺望着,很可惜四周没有那个影子。

    他把视线投向右侧一个地下商场的额入口,似乎只有一个解释,她从那里进入了地下。

    韩之锋一跃而下冲向了那个入口。

    韩之锋一跃几个台阶的跑下,从人群中挤过,周桂紧紧的跟随着他,刘昊的腿脚不好已经落在后方。

    韩之锋跑入地下商场通道里立即苦也,他的面前左右两侧都是商场,而且商场里面还有几个通道,他是向左还是向右,这道题是如此的难以选择,如果他判断失误,那么就会失去找到那个女孩加以确认的机会,但是现在就留给他这么短短的判断时间。

    韩之锋赌博似的快步走向右侧,这里不是外面,过年后刚开业,很多人有钱有闲,人流很大,他费力穿行在商场里,从一个通道走到另一个通道,直到到了商场的尽头,已经是另一侧的地下人行道了,还是没有发现那个女孩的影子。

    韩之锋毫不犹豫立即抽身返回,他要去方才放弃的左侧。

    但是,在这个人流密集的地方返身再次走几百米是何等的困难,这一个来回韩之锋用了近二十分钟。

    他再次扎入了左侧的商场里,不顾四周商贩的叫卖,挤开人群追寻了几百米,再次来到另一侧的地下人行通道,还是一无所获。

    韩之锋毫不犹豫的立即进通道,然后快速的跑上了地面,迎接他的是四周的人流和车流,但是那个背影一无所踪。

    韩之锋立即跑向右侧商场通往地上的通道那里,很遗憾,他在几百米外还是一无所获。

    这个地点真不是一个找寻人的好地方,四周商厦林立,公车、出租车站点密集,人头攒动,哪里都可以轻易的遮蔽人的活动。

    韩之锋还是没有放弃,他在附近到处找了找,直到一无所获、直到精疲力尽。

    “周哥,给我根烟,”

    韩之锋疲乏道。

    周桂为他点上烟,韩之锋毫无形象的坐在路边吸着烟。

    刚才的惊鸿一瞥唤起他的回忆,最好的岁月她们曾肩并肩苦乐都相随,一起经历山和水,相互间一切可以支配,本以为老去能相陪,没想到一别尽成悲。

    刚才他依稀看到了静言的背影,那个步姿,那个气质是如此的熟悉,让他重燃希望,不过短短时间就让他再次失望。

    是啊,他曾经去过她的家乡,没有她的痕迹,根本没有这个人,让他再续前缘的希望完全破灭。

    蓦然回首阑珊处果然是个臆想,韩之锋自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