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才风暴 > 第7章 好神奇的无线电波
    打消了变卖设备的念头后,刘放接着查看起来,很快的,他就在另一个木头箱子上看到了用红色的墨水写出的一行字:“打倒苏修主义!绝不向苏霸低头!**万岁!!——革命小将朱成功题。天籁 小 说ww w.』23txt.com”

    “我就说军用设备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原来它们是被红卫兵抢来的,就是不知道这个朱成功是不是当年看护机站的知识青年?看情况应该是吧?”

    刘放扫视了几眼,随后退出了机房,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昏暗了,他需要赶在天彻底黑透之前,把机站漏风的地方给堵住。

    这里挨着湖泊,附近几里之内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不管是出于保暖,还是为了抵御恐惧,刘放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这样做。

    费了一番功夫,刘放终于堵住了所有的窟窿,他打开房门捡了些相对干燥的枯树枝回来,在屋子中央升起了一堆火。

    有了火光的照耀,房间里的黑暗立刻就被驱散,火堆散出的热量让刘放不再感到寒冷,他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没过多久,就靠着床沿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放被冻醒过来,他睁眼一看,现火堆已经熄灭,外面漆黑一片,由于身处荒郊野外,刘放不敢出去捡树枝,他缩了缩脖子,把脑袋埋进了双腿中间,企图用自身的温度抵御严寒。

    片刻之后,刘放就忍受不住了,天气实在是太冷了,为了取暖,他只得站起身在房间里不停地跺脚,至于他为什么不躲进被窝,那是因为仅有的两床被子全都被泥水给打湿了。

    刘德平夫妇扔东西的时候可不会考虑地上的泥水会不会把东西弄湿,在他们的眼中,刘放这个侄儿根本就不值得可怜,谁让这家伙的爸爸、自己的亲哥哥当初那么对待自己呢?

    为了节约粮食,刘放每次吃饭都只吃个半饱,此刻他来回走动,自然就加快了食物的消化,没到半个钟头,他就有了饥饿感。

    “没有水和柴禾不能做饭,外面黑乎乎的呢……还是等到天亮再说吧。”

    刘放透过门板的缝隙瞅了瞅外面,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憧憧黑影,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最终恐惧战胜了饥饿,让刘放放弃了做饭的念头。

    为了抵御饥饿感,刘放决定采用转移注意力的办法,他拿起床底下的书本,点燃了唯一的一盏煤油灯,在灯光下翻阅起来。

    “原来收音机接收的就是无线电信号,然后通过解调还原,这才能听到声音的,这也太神奇了吧!”

    在昏暗的灯光下,刘放的双眼中迸出震撼的神色,他怀着强烈的好奇心,继续翻阅起来。

    “无线电的本质是电磁波,但只是其中的一个频带,其上限频率为3oo吉赫兹,下限频率却没有统一的规范……额……吉赫兹是什么啊?”

    “电磁方程可以用偏微分方程表达,这种方程又被称为波动方程……电磁方程是什么?偏微分方程又是什么呢?”

    “电磁脉冲……这又是个什么玩意?”

    随着看到的内容越来越多,刘放也越来越感到困惑,他对于书籍上的许多专业术语一窍不通,越看越觉得晦涩难懂。

    十几分钟后,刘放把手里的书本放下,翻找出了《无线电基础技术》这本书,他觉得这本书的名字中既然有基础两个字,那就极有可能会对无线电做一个详细的解释,只要自己从基础开始学习,就能一步一步的理解更加高深的内容。

    到了现在,刘放的兴趣已经被彻底激出来,原本他是想通过阅读来转移饥饿感,可随着问题的累积,刘放已经改变了初衷,他觉得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反正课本上的内容他早就摸透了,根本用不着复习,还不如去钻研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来得实在。

    在这个初春的寒夜,在这个位于荒郊野外、被废弃的抽水机站里,一个年仅七岁的小男孩正在如饥似渴的汲取着远他这个年纪应该掌握的知识理论,谁都不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

    自从接触到了跟无线电相关的知识后,刘放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除了上学和吃饭,他把自己所有的时间全都用在了学习上,由于太过沉迷,刘放甚至连洗脸刷牙都给忘了,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会让他忘掉孤独和恐惧,同时也能忘掉对父母的思念。

    好景不长,半个月之后,班主任陈老师把刘放叫到了办公室。

    此刻的刘放双眼通红,脸上满是秽物,头乱成了鸡窝,加上他穿着破烂的衣衫,谁见了都会以为他是个要饭的叫花子。

    陈老师捂住鼻子,挡住从刘放身上散出来的馊味,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这个思想很有问题的学生。

    她并不清楚刘放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这孩子虽然家里很穷,穿的衣服很破旧,但最起码的个人卫生还是保持得很良好的,可不知怎么的,才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他咋就突生巨变了呢?难道是……是自己上次的言辞太过激烈,把他刺激到了,他……他真的变成了神经病??

    陈老师想到这里,心里没来由的突突了几下,虽然这年头家长和学校都很支持老师对学生进行严格的教育,但要是教育过头,对孩子产生太大的伤害,后果仍旧是非常严重的。

    好在刘放的父母都不在了,恩,即便他真的变成神经病,也不会有人来找我的麻烦吧?

    陈老师自我安慰一番后,心情逐渐放松下来,她放缓语气,柔声道:“刘放同学,你……你还好吧?”

    刘放还以为陈老师还没放弃纠正自己的思想,想再次对自己进行批评教育。自从被陈老师叫进办公室后,他的内心就没平静过,此刻一听陈老师问话,刘放有些忐忑的低声道:“报、报告老师……我、我还好……”

    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关系,陈老师越看越觉得刘放的精神有问题,为了掩盖自己造成的过失,陈老师的语气放得更平缓、更亲切了:“你没事就好,那什么……你最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爱干净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陈老师终于还是切入了正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