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才风暴 > 第94章 全国大学生计算机大赛
    (正在认真的调整后续情节,希望能让大家满意,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今天加更一章,下午还有一更。)

    由于距离很近,刘放听到了队长的话,他心中惊骇道:什么?这里有地雷阵?苍天啊!我是不是太倒霉了啊?!随便找个地方躲一躲,居然都能躲进地雷阵里面?

    沙曼公主也听到了对话,她惊疑不定道:“他们说什么?地雷阵?”

    刘放汗如雨下:“他们说在这里埋了大、大量地雷……”

    沙曼公主追问道:“他们所说的岩石是不是我们身边的这块?”

    刘放结巴道:“这附近好像就只有这一块岩石……”

    沙曼公主愣了一会儿,然后一把抱住刘放,把两人的身体使劲的往下压。

    还没等他们做好准备,预先埋设好的地雷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开来,刘放心里暗暗祈祷:我出国后一个劲的走霉运,这次总该来点好运了吧?可千万别把我炸死了啊!

    念头还没落下,刘放就感觉后背上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放悠悠醒转,他还没睁开双眼,剧烈的疼痛就把他折磨得呻吟起来:“哎哟……好疼……”

    刘放不敢动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过了好一会儿,疼痛感才稍稍减轻,刘放转动眼珠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一看之下他就蒙了,心说:这是什么地方?是汽车里面吗?

    刘放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一辆大卡车的车厢里,周围堆满了军需品,上面都是阿拉伯文,通过辨认,刘放确定这些军需品分别为食品、饮用水和药品。

    刘放对此感到非常疑惑:自己好像被地雷阵给炸飞了,怎么醒来之后却躺在了车厢里?沙曼公主呢?她跑到哪里去了?难不成自己跟她被伊拉克人给抓起来了?

    一时间,诸多疑问浮现在了刘放的脑海里,他本就受了伤,身体十分虚弱,想了一会儿,就觉得脑袋发晕。

    刘放只得收起心思,他决定先把伤养好,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到伤好了之后再说吧。

    刘放只是被震伤了内脏,休养了没几天,他就感觉伤势好了不少。

    饿了的时候他就在车厢里找东西吃,渴了就喝桶装水。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一个礼拜之后,他终于能勉强走路了。

    刘放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发现自己所在的军用卡车被人开到了一处十分荒凉的海岸边,四周除了沙滩和礁石,什么都没有。

    刘放搞不清楚这辆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车里,为了查明情况,他开始在车里搜索起来。

    搜来搜去,刘放发现自己的挎包被放置在驾驶室里,里面的护照被烧掉了一半,计算机硬盘还算完好。除此之外,刘放没有任何收获,他有些不甘心,于是扩大了搜索范围。

    最终刘放在距离卡车一百多米的海滩边发现了一个沙包,他觉得这个沙包有些古怪,于是伸手开挖。很快的,他就挖出了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从尸体的衣着判断,死者是个伊拉克军人。

    尸体臭气难闻,刘放赶忙把沙子回填,然后回到了车里。

    对于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情,刘放越发感到疑惑,简直相当于十万个为什么:“到底是谁把我弄到这里来的?看情况,这人应该是想救我,不然的话他只要不在车里留下食物和饮用水,我就必死无疑,至于埋在山摊上的尸体,多半是被此人杀掉的。”

    这些问题刘放始终想不通,最后他干脆不再多想,专心致志的休养身体。

    又过了半个月,刘放的身体彻底痊愈,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大海,微微叹了口气:“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是时候回家去了。”

    刘放说完话拿起打包好的食物和饮用水,跳下车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海岸边。

    七个月之后,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少年行走在开江市区的大马路上,少年的皮肤有点黑,一看就是风吹日晒造成的。他饱经风霜的脸颊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一边走,他还一边打量着周围的事物,嘴里喃喃道:“还是家乡好啊……”

    行人们见少年衣衫破烂,神色异常,都以为他是个神经病,纷纷避让开去。

    少年虽然发现了这点,但他却没有丝毫不悦,仿佛在他的眼里,连这些鄙夷的神色都是那么的亲切。

    大半个钟头后,少年走到了法国大使馆附近,离着老远,他就看到了停在大使馆对面的那辆三轮车,少年惊喜道:“都这么久了,我的车居然还在!”

    少年小跑着来到车子跟前,发现车子已经锈迹斑斑,三个轮胎全都瘪了。少年丝毫不以为意,他从腰间取下了一把同样锈迹斑斑的钥匙,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还锈蚀不堪的车锁给捅开,随后他推着三轮车,哼着小曲,愉快的离开了。

    一个扫大街的清洁工见状嘀咕道:“这辆三轮车都停在这里快好几个月了,我还以为是大使馆的呢,没想到是这个神经病的,哼,下次他要是再把车子停在这里,我就让派出所的人收缴了去!”

    这个推着三轮车的少年正是刘放,离开养伤的地方后,刘放不敢再抄近路,他老老实实的沿着海岸线往沙特境内移动。

    足足走了两天时间,刘放才越过了边境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苦日子到头了。

    中东地区到处都是荒凉的沙漠,刘放进入沙特以后,又走了十来天,这才看到人烟。

    这个时候他随身携带的物资已经消耗光了,刘放身上只有人民币,这玩意在中东地区根本没人认识,他想买东西都不行。

    无奈之下,刘放只能跟人家说自己是科威特难民,父母死于战火,自己吃尽了苦头,才从科威特逃难到这里。

    这家沙特人听了之后感慨不已,他们无私的给刘放提供了补给,然后男主人亲自开车,把刘放送到了城里。

    刘放的护照已经被烧掉了大半,不能用了,即便能用,他也不可能通过正常途径离开沙特,因为这本护照只在法国有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