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才风暴 > 第264章 床上有个人
    “啊——”

    刘放被吓得惊坐而起,他还没缓过劲来,房门就被人敲响,与此同时传来了郭彩霞的声音:“刘放,你在里面吗?”

    刘放擦了擦冷汗,诧异道:“郭老师,你不是回家去了吗?怎么又回学校了啊?”

    郭彩霞催促道:“你先开门,外面太冷了!”

    刘放赶忙起身打开房门,看到郭彩霞之后,他不由愣在了当场。

    郭彩霞的身上满是污泥,头发散乱不堪,原本很时髦的红色风衣破了一个大口子,手掌上还沾着不少血迹。

    “郭老师,你、你怎么搞成这幅模样了啊?”

    “别提了,真是倒霉透顶呢!”

    郭彩霞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进屋子,“我乘坐的班车晚点了,原定中午出发,结果一直等到晚上六点才发班,这也就罢了,车子刚刚开到城郊,居然爆胎了!翻进了路边的水塘里!你说我倒不倒霉?”

    刘放借着灯光看见她的裤子全都湿漉漉的,忍不住问道:“你的衣服都湿了,干嘛不回宿舍换衣服,跑来找我干什么?”

    郭彩霞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我的钥匙掉进水塘里了,原本想去其他老师的宿舍借住一晚,可是回到宿舍楼后,发现舍管室一个人都没有,估计舍管员阿姨偷偷的溜回家去了,我连大门都进不去,只能来找你了。”

    刘放哦了一声,跑进厕所打开了热水器:“我先把热水烧着,你要洗个热水澡,驱驱寒气。”

    刘放出来的时候,郭彩霞正在脱衣服,露出了里面穿着的蓝色秋衣。她圆润的身材在秋衣的包裹下,看上去很是惹火。

    刘放赶忙扭过头去:“郭老师,水都没烧热,你脱衣服干什么?”

    “湿衣服贴在身上太冷了,先把它们换掉。”

    “那我去外面等会儿,你换好衣服后叫我一声就行了。”

    “恩。”

    刘放在门外等了一会儿,郭彩霞的声音传了出来:“刘主任,我行李箱里的衣服也打湿了,这可怎么办啊?”

    刘放想了想,开口道:“要不你先穿我的衣服?床头柜里有,你自己找吧。”

    “这个……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又等了一会儿,房门才打开,郭彩霞已经穿上了刘放的外套,透过外套的领口,能看见她白皙的脖颈,好像里面什么都没穿。

    刘放不敢多看,他提议道:“要不你在我这里睡一晚,我去楼下朱爷爷那里将就一晚吧。”

    郭彩霞实在是无处可去,只能点头,刘放出门之前,她忽然开口道:“你这里有创口贴吗?我的手掌被碎玻璃渣划伤了,想包扎一下。”

    “哦,有创口贴,我给你拿。”

    刘放走到书桌前,在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盒创口贴递给郭彩霞,好心道:“要不要我帮忙?”

    郭彩霞点点头:“我只能用一只手,不太方便,不过只能洗了澡之后再处理伤口,要不你等会儿再走?”

    刘放只能点头,转身坐在了凳子上,他想起什么似地问道:“郭老师,今天是大年夜,路上只怕连出租车都拦不到吧?你是怎么回来的?”

    郭彩霞坐在床头:“我把自己的教师证给警察看了一下,让他们送我回来的,其他乘客就没这个待遇了,他们都还在交警大队挨冻呢。”

    郭彩霞说话间看见了床头柜旁边放着的一瓶红酒,忍不住咦了一声:“刘主任,你也喜欢喝红酒吗?”

    她拿起红酒看了看,随即诧异道:“这是什么红酒啊?怎么连个商标都没有?”

    这瓶红酒是苏菲送给刘放的,他担心郭彩霞不小心把红酒摔碎,于是赶忙上前握住酒瓶,打着哈哈道:“这是别人送我的,商标在酒瓶底部。”

    郭彩霞哦了一声,翻转酒瓶想看个清楚。

    刘放小心翼翼的帮忙握住瓶身,郭彩霞见刘放如此小心,不由好奇道:“刘主任,看你这小心翼翼的模样,这瓶红酒很贵吧?”

    “确实很贵,几十万美元一瓶呢。”

    郭彩霞听到这话啊了一声,双手立马松开,还好刘放握着瓶身,不然的话这瓶红酒铁定会报销。

    由于动作的幅度有点大,郭彩霞穿着的外套的领口大开。

    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赶忙伸手捂住领口,刘放尴尬无比的转过身,把红酒放在了墙角,小声道:“水应该烧热了,你去洗澡吧。”

    郭彩霞哦了一声,逃也似的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很快的,里面就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刘放感觉自己的心跳速度很快,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画面。费了一番功夫,他才把心情平复下来。

    郭彩霞洗完澡后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刘放早就准备好了创口贴,看见郭彩霞出来,他把创口贴撕开:“郭老师,你把手掌擦干净,我把创口贴给你贴上。”

    “哦。”

    贴好创口贴后,刘放转身走出房门,他原本想去跟朱中华挤一挤,可是想到这么晚了把别人吵醒不太好,于是中途走向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刘兰兰搭的地铺,他准备在那里将就一晚。

    “咦?门怎么没锁?我明明记得出来的时候锁好了啊。”

    刘放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结果发现门上的锁是开着的,他轻轻一推,房门就开了。

    刘放暗自嘀咕道:钥匙只有兰姐、杨姐和我才有,兰姐早就回家去了,估计是杨姐打开的,可能是要拿什么东西,她也真是粗心大意,居然忘了锁门呢。

    一阵寒风吹过,刘放打了个哆嗦,他赶忙把房门反锁住,走到了床铺边。

    床铺旁边用窗帘搭了个帘子,刘放悉悉索索的把外衣脱下,然后伸手拉开帘子,一下子钻进了被窝。随即他就发现床上居然有个人,同时一股浓烈的酒气窜入到了他的鼻孔里。

    刘放被吓了一大跳,他正准备跳下床去,结果这个浑身酒气的人一把抱住了他,嘴里呢喃个不停,也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

    刘放虽然听不懂,但是一听声音就把对方认了出来,他极度诧异道:“兰姐,你、你不是回家去了吗?怎么跑到这里睡觉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