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才风暴 > 第414章 湖心岛上的墓碑
    两人走出办公楼后骑着摩托车朝刘家村行去,刘兰兰从未来过这里,由于路不太好,她只能紧紧抱住刘放,在刘放的耳边询问道:“老板,这是哪里啊?”

    “这里是刘家村的地界,是我的老家。”

    “哦,你回来有事情吗?”

    “恩,我爸妈的遗骸安放在这里,我想把他们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刘兰兰听到这话迟疑道:“可我们没有带工具啊?”

    刘放呵呵一笑:“没有工具可以找人借啊。”

    刘兰兰听说过关于刘放的事情,她叹了口气:“也真是难为你了,以前过的那么苦。”

    刘放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以前是以前,现在的我不是过得很好吗?兰姐,你坐稳,前面的路更加难走。”

    这段路花了二十多分钟才走完,两人的屁股都颠麻了,刘放把车子停在了以前居住的抽水机站旁,然后揉着屁股,带着刘兰兰沿着湖边朝前走。

    一刻钟之后,两人来到了村东头的一片树林里,刘放凭借着记忆,在一棵大树的树根旁边找到了一个小坛子。

    这种坛子是农村人用来腌制泡菜的,刘放父母的坟墓被刘德平带着人刨开焚毁后,骨骸也没剩下多少了,他当时没有钱安置,于是找了个泡菜坛子,把父母剩下的骨骸装了进去。

    至于为什么等到今天才重新安置,这并不是刘放忘了此事,而是因为今天是他父母的忌日。根据当地人的风俗习惯,忌日这天才可以迁坟移墓。刘放之所以在这个时间点回国,最主要就是想处理此事,不然他还会在美国考察一下市场环境。

    刘兰兰看见刘放把泡菜坛子抱在怀里,脸上露出了歉意:“如果知道今天要跟你一起过来,我就不会穿这么喜庆的衣服了,老板,真是不好意思啊。”

    刘放摇摇头:“兰姐,你不用道歉,我事前又没通知你。”

    刘兰兰嗯了一声,询问道:“你想把叔叔阿姨迁移到哪里去?”

    刘放指了指湖泊的方向:“湖里有一座湖心岛,我隐约记得爸妈还活着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要是能住在那座岛上就好了,我想把他们安置在那里,也算是了却他们生前的一个愿望吧。”

    在来的路上,刘兰兰也注意到了那座湖心岛,当时她还夸奖那座小岛很漂亮,听到这话刘兰兰点点头:“那里的风景确实挺好,咱们先找人借船和工具吧。”

    刘放嗯了一声,带着刘兰兰来到了一座两层小楼跟前。这里是湖泊的管理处,湖泊实际上是承包给私人的,所以政府修建的管理处也是由私人打理的。

    当刘放说明来意后,承包人立刻就拒绝了:“小伙子,这也太不吉利了,我以后怎么养鱼啊?”

    刘放早就料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他微微一笑,掏出一千块钱放在桌子上:“老伯,我只是想尽一份孝道,如果您觉得晦气,这笔钱就当做是补偿金好了。”

    这位老伯摇摇头:“这不是钱的事,小伙子,我跟你打个比方吧,如果有人想把自己的亲人埋在你家的田地里,你会怎么想?”

    刘放叹了口气:“要不这样吧,我每年都出一千块的补偿金,您看行吗?”

    老伯仍旧摇头不许,刘放看了看桌子上的电话,无奈道:“老伯,借用一下电话行吗?您放心,我会给电话费的。”

    这次老伯同意了,刘放也不耽搁,直接拨打了镇委书记的电话号码:“喂,是肖书记吗?我是小刘啊,对对对,就是我,是这样子的……”

    刘放把事情说明了一下,最后恳切道:“肖书记,我不过是想尽一下孝道,可这位老伯就是不同意,不知您能不能帮忙协调一下?实在不行的话,这个湖泊我可以承包。”

    肖崇林赶忙应承道:“刘放同志,你这是说的哪里话?这么点小事我要是协调不好,还当什么书记?这样吧,你把电话递给老张,我跟他说。”

    刘放点点头,把电话递给了老伯:“镇委肖书记要亲自跟您说话。”

    老张听到这话不由一惊,赶忙抓起了话筒:“肖书记好——”

    肖崇林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道:“老张,你是怎么回事嘛!人家刘放同志这么有孝心的事情,你就不能支持一下吗?什么叫晦气?我跟你说,他父母的墓要是埋在你那里,你只有沾光的份!你知道人家是谁吗?他可是世界最著名的大数学家!名声享誉全世界!能生下这么聪明的人的父母,能给你带来晦气吗?”

    只要是夹山镇的人,就全都听说过关于刘放的传奇故事,老张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眼前这个俊得不像话的年轻后生就是大名鼎鼎的刘放,他赶忙点头:“请肖书记放心,我一定会妥善安置的!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

    两个小时之后,湖心岛的最中央处修建好了一座砖石水泥结构的坟墓,材料都是老张出的,并且他还带着自己的帮工亲手修砌。

    虽然这座坟墓规模不大,但是修得很精致,也很牢固。刘放对此十分满意,他给每个帮忙的人发了一百块的感谢金。

    其他人都收了,只有老张坚持不要,他推辞道:“刘放同志,你能把父母的坟墓安置在这里,那是我的荣幸,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

    刘放笑道:“张老伯,一码归一码,这是您的劳务费,您还是收下吧,此外还有材料费,也一起交给您吧。”

    老张就是不肯要,最后没有办法,刘放只得放弃。

    老张把手里的泥瓦刀递给刘放:“趁着墓碑上的水泥还没干,你赶紧把碑文写一下吧。”

    刘放接过泥瓦刀,想了一下才动手写道:儿子过得很好,请父母大人放心,不孝儿刘放谨立。

    众人看到这句话全都一呆,他们原本以为刘放会写一些精彩文章,没想到却只有如此平淡的一句话。

    刘兰兰首先开口道:“刘放,你就不多写几句吗?”

    刘放叹了口气:“不是不想写,实在是不知该如何下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