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才风暴 > 第616章 我王老五今后再也不会做傻事了

天才风暴 第616章 我王老五今后再也不会做傻事了

    当苏月赶到深海市第一医院之后,很轻易的就打听到了王老五的病房号,她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病房。刚一进门,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坐在床边。

    屋内还有两个秘书一样的人物,看到苏月进来,四个人全都露出了迟疑的神色,王老五微微一愣,随即惊疑不定道:“苏月,你怎么回来了?”

    屋内的中年妇女用警惕的眼神打量着苏月:“王畅,她是谁?”

    王畅回答道:“妈,她是我公司的职工。”

    苏月赶忙跟几人打招呼,王畅的妈妈面容憔悴,看起来心事重重,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苏小姐,坐下说话吧。”

    苏月连连推辞:“阿姨,不用了,我今天过来,除了看望王总之外,还有一件事想跟他谈谈。”

    王畅的脸色比较苍白,额头上满是汗水,这都是因为疼痛造成的。他见苏月好像话里有话,于是对自己的父母笑道:“爸、妈,你们先回避一下吧,公司里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掺和了。”

    王畅的爸爸听到这话狠狠瞪了他一眼:“当初让你去读硕士,你偏要下海经商,现在闯出了这么大的祸,居然让我们回避,你是不是想把我们给气死啊?”

    王畅尴尬的笑了笑:“爸,我知道错了,保证今后再也不犯同样的错误,现在对于我是个关键时期,你还是体量一下吧。”

    王畅的爸爸还准备继续训斥,他的妈妈就打圆场道:“老王,孩子都这样了,你就别发火了,他已经知道错了,咱们还是回避一下吧,别让孩子难堪。”

    王畅的妈妈说话间拉着丈夫走了出去,两位秘书也跟着走了出去。苏月见状关上了房门,坐在了床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月,是不是开江那边的人让你带话过来?”

    “恩,他说……说只要你满足他一个要求,这件事就一笔揭过,今后井水不犯河水。”

    王畅正在为这件事担忧,闻听此言他立马追问道:“他提了什么要求?”

    苏月把刘放交给自己的那张纸掏了出来,递给了王畅:“他让你把联发商场转让给他,你欠他的钱就可以一笔勾销,不用你再变卖资产还钱了。”

    王畅倒也干脆,只思考了不到十秒钟,他就同意了:“没问题,我可以立马把联发商场转让给他,你帮我带句话过去,就说我王老五今后再也不会做傻事了,此外,我养伤期间,你负责全权处理公司的事务,一定要把大局稳住,明白吗?”

    苏月露出了尴尬的神色:“王总,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别误会,是他逼我的,如果我不答应,就会跟老江一样,这辈子再也别想出来……”

    王畅先是一愣,随即叹了口气:“我知道了,这件事不怪你,你回一趟公司,这是保险柜的钥匙,联发商场的产权书放在最下面一层,你把产权书拿过来,我当面签订转让协议,这样你也好早点交差,对外就说我把商场卖给了熟人,绝对不要透露转让的事情,你明白吗?”

    苏月点点头,接过王畅递过来的钥匙,起身走了出去。

    王畅的父母回到了病房,他妈妈忍不住问道:“儿子,你到底得罪谁了?”

    王畅苦着脸道:“妈,你就别问了,就算你问一万次,我也不会说的,否则就是在害你,也是在害我自己。”

    妈妈没好气道:“说说怎么了?人家都把你打成这样了,还不许知道他是谁吗?”

    王畅的爸爸听到这话怒吼道:“你给我闭嘴!”

    妈妈露出意外之色:“老王,你吼什么吼啊?”

    爸爸没好气道:“这件事是老人家亲自做的批示!你不知道轻重吗?!”

    王畅的妈妈听到这话立马哑口无言,好半天才叹气道:“唉,不能问啊……”

    第二天的中午之前,转让协议就签订好了,各项手续也都办理完毕。苏月离开之后,王畅的父母也离开了。他们事务繁忙,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在病房里。父母离开之后,王畅把保镖们叫过来保护自己。

    晚上六点,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进了病房,王畅的保镖们认得此人,因此并未阻拦。

    “王总,你还好吧?”中年人进来之后笑着问道:“我听说你受了伤,特意过来看望一下,看你这模样,伤的不轻啊。”

    王畅的两条腿被包成了粽子,看到中年人之后,他强忍住疼痛,似笑非笑道:“周老板,你既然来看我,为什么空着手呢?是不是听说我被人给打了,你就按耐不住,想对我动手了?”

    周老板哎了一声:“王总,你这么说就太伤人了,我老周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

    周老板说话的时候密切的留意着王畅的表情,他见王畅神色自若,看起来一点也不沮丧,不由纳闷道:不是说这小子惹到了极其厉害的大人物,已经彻底跨台了吗?怎么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似的?难道传言有误?

    王畅能够在短短三年之内赚到这么多的身家,除了身份的原因外,还因为他很有手腕,他很清楚周老板此行的目的。

    为了自己的产业不被这帮如狼似虎的人吞掉,他只能装出很有底气的样子:“周老板,是我错怪你了,小弟向你陪个不是,实话跟你说吧,我这次确实是栽了个暴跟头,惹到了绝对不能惹的人,好在对方非常讲道理,我跟他已经私底下和解了,否则的话我现在也不可能躺在医院里,而应该躺在监狱的病房里了,到时候就算周老板使劲浑身解数,也不可能看到我了。”

    这番话主要流露出两个意思,第一,对方太厉害,不仅我惹不起,你周老板同样惹不起,不管你花多大的力气,在别人面前都不管用;第二,我已经跟别人和解了,说白了就是我王畅现在没有任何麻烦,以前是怎么样的,以后还是怎么样,你老周还是别打我的主意了,否则的话我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你想从我这里捡便宜,我就让你知道厉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