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才风暴 > 第691章 老人家来了
    “马伟同志,咱们要从战略上藐视对手,但在战术上还是要尊重对手的嘛,你觉得咱们不可能落后那么多年,那是因为你了解到的只是人家想让你了解的东西,在暗地里,人家不知道还藏着多少秘密呢。”

    马伟哦了一声,一副受教的表情点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许多国家都会藏两手,一来是为了防止技术泄露,二来是为了保留几张底牌,在应景的时候拿出来震慑一下对手。”

    刘放用孺子可教的表情看着马伟,笑呵呵道:“至于我刚才所说的弯道超车,是指咱们国家在技术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后突然发力,研发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战斗机,就算比不了美国,也要把其他的国家比下去才行,怎么样,你有信心吗?”

    马伟呆呆的看着刘放,因为震惊,说话都有些结巴:“这、这、这可能吗……?”

    刘放之所以屡次提到信心,主要是为了改变马伟的惯性思维。这家伙今后会跟着自己学习,如果自己随便展现一下实力,他就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那也太烦人了,还不如提前给他打好预防针,省得到时候他总是大惊小怪。

    “你看你,又不自信了,算了,这也不能怪你,谁让你以前接触到的都是一般人呢,实话跟你说吧,我可不是一般人,在我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你要牢记这一点,明白吗?”

    马伟木然的点点头,看他那表情,似乎没怎么明白。

    刘放懒得再说废话,他对徐青山的通讯员吩咐道:“带他去休息吧。”

    “是!”

    马伟见这位军人佩戴的是上校的军衔标志,可是听到了刘放的命令后,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立马就服从了命令。他不由心说:罢了罢了,这家伙可能是个怪物,虽然他戴着帽子和眼镜,但看起来应该比我要年轻得多,这样的年龄,就有上校给他打杂,这种人不是怪物是什么?

    刘放看着马伟消失在楼梯口,这才对小李说道:“现在已经错过了饭点,咱们只能去外面找个地方将就一下了。”

    小李呵呵一笑:“老板,两位首长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酒席等着你呢。”

    刘放苦笑道:“昨天我都喝醉了,怎么今天又准备酒席啊?”

    小李压低声音道:“今天的酒席上的可都是好菜,听说还有特地空运过来的野生鹿肉和海鲜,此外还有许多特供的菜色,老板,这种口福一般人可是享受不到的啊。”

    刘放一听有这么牛掰的菜色,立马转身朝食堂走去,一边走他一边哈哈大笑:“既然两位首长这么盛情款待我,我也不能扫了他们的兴嘛,李哥,等会儿我给你打包哈。”

    小李笑呵呵的应了一声,心说:可惜小朱那家伙休假去了,没有这个口福啊。

    刘放进入了昨晚的那个包厢,跟徐青山和邢国荣打过招呼后,他厚着脸皮把服务人员叫了进来:“给我拿一个——不,给我拿三个大海碗过来,我要打包。”

    服务人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打、打包……?”

    刘放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没有,他很笃定的点点头:“对,就是打包,记得一定要拿大海碗过来,不然不够吃。”

    “哦……哦,好的,我这就去拿。”他嘴上没说,心里却啼笑皆非道:这里可是总部机关食堂,我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还从未听说过有人跑到这里来打包的,话说这家伙的脸皮可真厚啊。

    徐青山和邢国荣乐得不行,两人笑了一阵,随后邢国荣指着刘放哭笑不得道:“你是不是想给小李他们改善一下伙食?拿我们招待你的东西做顺水人情,可真有你的啊。”

    刘放没皮没脸的嘿嘿一笑:“两位爷爷,李大哥他们平时挺尽心尽责的,我总不能只顾着自己吃喝,让他们饿肚子吧?再者说了,这里满满一桌子菜,咱们三个肯定吃不完,浪费了多可惜啊。”

    徐青山笑道:“谁告诉你只有咱们三个人的?”

    刘放立马愣住,好奇道:“怎么?你们还请了其他人吗?”

    邢国荣呵呵一笑:“说起来也不算是我们主动邀请的,咱们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刘放闻听此言瞪大双眼道:“在国内,两位联手都请不来的人屈指可数,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一位,难不成真的是他?”

    徐青山哈哈一笑:“恭喜你,猜对了。”

    瞬息之间,刘放的神色就变得不自然起来,他刚才还是一副没皮没脸的样子,现在却连双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只见他结巴道:“这、这、这怎么可能……老人家居然主动过来见我……我、我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刘放话音刚落,门外忽然响起了一连串的立正声,与此同时那些警卫员异口同声的敬礼:“首长好!”

    徐青山和邢国荣听到声音立马面色一正,站起身迎了出去。刘放赶忙跟在了后头,他的脚底下就像是踩了棉花一样,有种软绵绵的感觉。

    “不用客气,进去说话吧。”

    徐青山和邢国荣刚准备敬礼,就被老人家给打断了。他们仍然坚持敬了个礼,这才迎着老人家走向包厢。

    刘放正好站在门口,挡住了大家的路,他原本想敬个军礼表现一下自己欢迎的态度,结果手举到半空中,这才想起自己的军衔并未明确下来,迄今为止连军服都没穿过,也没有任何相关的证件。

    于是他只好换了个手势,想敬个少先队礼,结果又发现自己小学都没毕业,还没来得及加入少年儿童团。既然连少先队员都不是,更加不可能是共青团员,也不可能是国家党员了。

    刘放的手举在半空中,极度尴尬的看着老人家,原本是个老油条的他,一张脸红得就像煮熟的螃蟹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