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才风暴 > 第710章 跪了好多人
    刘放笑着摆摆手:“当然不会了,这两样东西上的原始信息全都被我给抹去了,那些教授根本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弄来的,更何况,我也提醒过他们要注意技术保密,这帮人的思想觉悟都很高,不会出问题的。”

    赵蕾蕾哦了一声:“那我亲自给他们送过去吧,交给别人去做我不放心。”

    赵蕾蕾离开后,刘放开着苏菲送的那辆保时捷越野车,视察各个工地。

    经过两个月的忙碌,员工宿舍的装修工作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工人们正在进行收尾。

    自行车厂的厂房改造工作也进展得很顺利,王世彪日夜蹲守在工地上,亲自监督工程质量,刘放走进厂房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已经跟他印象中的大不一样了。

    满眼血丝的王世彪在一旁当向导:“老板,这是第一车间,隔壁是第二车间,最后面的是第三车间,按照外国人设计的规划图,第一车间是专门组装机箱的,第二车间是专门组装显示器的,第三车间主要负责成品的包装和不良品的维修工作,你看这样分配合理吗?”

    刘放点点头,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等到厂房改造完毕后,你把宿舍那边的工人调过来,让他们跟这些装修工人一起,在厂区内修建一栋单独的厂房,专门用来生产笔记本电脑。”

    按照原来的计划,笔记本电脑在一年之后才会投产,王世彪没想到刘放的动作这么快,他今后将担任厂长,对此自然是很开心的:“这感情好,我会安排妥当的。”

    刘放嗯了一声,询问道:“王守信那边怎么样了?”

    出差之前,刘放给王守信打了个电话,让他有什么事情就向王世彪汇报,算是把他纳入到了王世彪的管辖之下。

    “他那边的工程早就开工了,昨天晚上还给我打电话汇报了情况,据他所说,工程的进展非常顺利,就是材料费用和工人的伙食费比咱们这边贵一些,他担心你说他贪污,跟我解释了好一会儿呢。”

    刘放忍不住笑道:“沿海发达城市的物价本来就比咱们这边贵,你告诉他,工程完工后,财务部会派人过去核查所有的账目,只要他不搞鬼,那就不会有问题。”

    王世彪呵呵一笑,帮着说起了好话:“说句实话,我这个本家很不错,没有什么歪心思,我对他还是比较认可的,老板的话我一定会如实转告给他。”

    刘放知道王世彪这是在拉拢王守信,现在公司内部的几个核心成员都是女的,王世彪一个大老爷们被压得抬不起头,他要是不发展同盟,今后的话语权就更低了。

    刘放也不点破,他呵呵一笑:“王经理,你跟理查德接触过没有?”

    “早就接触过了。”

    “关于设备的安装问题,你们是怎么协商的?”

    “理查德先生说所有的设备他都订购好了,只要厂房改建完毕,他就能立刻让供货商发货,不会耽误投产。”

    “这就好,你先忙吧,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王世彪笑着点点头,然后低声道:“老板,你听说王春雨的事情了吗?”

    刘放刚刚回来,连办公室都没去,当然不可能得知这些消息。不过他大致上还是能猜到,为了不露馅,他故作好奇道:“王春雨怎么了?”

    王世彪知道刘放跟王春雨的关系不一般,因此才主动提到她:“她找到亲生父母了,你绝对想象不到她的爸妈是谁!”

    刘放见王世彪一副卖弄的表情,差点没笑出声来:“哦?她的父母究竟是谁啊?”

    “是肖市长和王桂芝主任!”

    刘放装作很吃惊的样子求证:“这、这是真的吗?”

    王世彪唾沫横飞道:“当然是真的了!我听说他们还搞了d什么A鉴定,这是最科学的鉴定方式,绝对不会出错,根据鉴定结果来看,王春雨确实是他们的亲生闺女!你说这件事是不是太好玩了?王桂芝主任居然跟她失散多年的女儿在同一所学校,并且之前还认识,关系也挺不错的,没想到她们竟然是母女!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惊掉下巴呢!”

    刘放点点头:“确实挺让人感到意外的。”

    王世彪偷偷观察了一下刘放的神色,然后压低了声音:“许多人都说王春雨命好,居然是市长的闺女,我听说学校里有不少男孩子想跟她搞对象,老板,你要不要那啥?”

    刘放哭笑不得道:“王经理,你觉得我需要一个当市长的岳父来帮助我拓展事业吗?”

    王世彪讪笑道:“这个当然没必要了,我的意思是,你跟王春雨挺般配的——当然了,这是你的个人问题,你自己决定就行,我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要是说得不中听,老板你可别介意啊。”

    刘放知道王世彪是在讨好自己,他也没有追究的意思:“下次注意点就好,我这么小的年纪,搞对象还早着呢。”

    王世彪赶忙点头,亲自把刘放送到了厂门口。刘放刚准备上车,忽然看到隔壁的厂门口聚集了不少人,那帮人对着厂区内指指点点,还有少数几个人朝着地上吐口水。

    刘放对于看热闹不感兴趣,他又不是警察,就算隔壁厂区内发生冲突,也跟他没有关系。

    王世彪站着的角度刚好能够透过栅栏看到隔壁厂区内的情况,刘放刚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坐进驾驶室,他忽然惊咦一声:“那边怎么跪了那么多的人啊?”

    如果王世彪说的是其他的内容,刘放肯定不会感到意外,但王世彪说的是跪着很多人,这就很奇怪了,刘放扭回头问道:“你刚才说啥?”

    王世彪指了指对面的厂区,皱眉道:“那边跪了不少人,少说也有两百多号吧,你说奇怪不奇怪?”

    在国内,下跪是一种最卑微的行为,毫无尊严可言。一般只有在祭拜亲人、或者因为无法表达感激、以及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时才会下跪,隔壁是一家工厂,明显不符合这些条件,因此,刘放决定过去瞅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