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鬼手神医,暴君心尖宠 > 第001章,双劫奇缘1
    寅时三刻,九玄大陆的夜空中,一弯淡月悄悄地隐进了云层里。

    位于南越国京都北郊玄月庄一间奢华的精舍内,一颗夜明珠的盈盈光映下,一位容貌如神祗般尊贵的古装紫袍男子正以一个练功的姿势闭目端坐于一张飘渺着轻纱的床榻之上。

    显然,他练功正练到了玄气的第七重大关!头顶上一缕紫烟袅袅升起,眉心之间一点紫色火印时隐时现地跳跃着,衬得他原本就是南越国美男排行榜上第一的美男脸更显得俊美如妖神降世。

    寅时三刻,紫色的玄幻烟影越来越浓地缭绕裹挟着他的全身,伴随着强烈的紫光散发出来,充盈了整间屋子。寅时三刻过后,紫色的光影开始向外扩散,威力隐隐外泄。

    室外,星月暗淡的苍穹之下,整座玄月庄的周围今晚守护重重,到处都布置了玄月庄的精武者,将个玄月庄守得滴水不漏。

    今夜!关键就是今夜!只要过了今夜的寅时,屋中尊贵的男子就能冲过玄气的第七重大关——紫气东来!

    师父说,天下正宗玄气有九重,最难过的就是第七重——紫气东来这个超级大难关!

    听说,这普天之下的人能过第五,第六关的,也就算是宗师级的大人物了!能过第七关么?也不是没有,但那却是凤毛麟角的高人,都隐世去了。

    就算是现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各门各派长门人,诸如那所谓的南有慕容天裕;北有诸葛宇广;东有东方旭;西有太史野君,那所谓的东南西北“四柱擎天”,也不过就是练到第六重,就在第七重的紫色玄气前停滞不前了。

    而此时此刻的陆司瀚是要过第七重的紫气大关!

    就在寅时三刻一过,黑暗中猝然响起了嘶嘶!咝咝的声音!这是什么声音?听之令人毛骨悚然!蛇!有蛇!成千上万的蛇!有人操纵着大批的长蛇向这座玄月庄急速奔游而来。

    同一时刻,夜空中突然“吱——”地炸响了一枚烟花般的响箭!这是一种信号!这信号发出之后,玄月庄上的重重守卫同时受到了各方袭击!

    大批的黑影裹挟着死亡的杀戮气息而来,杀气刹那间充斥了整个玄月庄。

    一个声音凌厉如鬼哭狼嚎般响起在空茫的夜空中:“陆司瀚!今晚就是你的死期!你别妄想冲过这一关!我要你寅时三刻走火入魔!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人的声音用的是假声,但用足了内力,将他的声音传送得极远极为恐怖。显然,他的目的是想借此扰乱乔司瀚的修炼,让他分心。

    与此同时,玄月庄的守卫已经和侵入者在黑暗中激烈地打斗了起来,兵器相交之声不绝于耳。所有的侵入者都戴着一个鬼头面具,阴森森的,杀气冲天,武功高强。

    室内的陆司瀚仍然端坐着,只要能过了今夜的寅时,他就大功告成!在此之前,他绝不能受到外界的干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至残损命。

    所以,此时此刻,他的人都在外面和入侵者激烈地打斗,却谨守着他的吩咐,无论任何情况,都不许进来惊扰到他。

    他冲关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他早有布置,层层部署,以为已经将玄月庄布置得成了铁桶,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来了!可不幸的是,他的冲关秘密泄露了!

    咝咝声不停,无数的长蛇爬了进来,却在离陆司瀚五步之外停下,张牙舞爪地吐着血信子,却因惧怕他身上的紫气而不敢上前了!

    但是,当一个戴着鬼头面具的黑影“咻”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陆司瀚神色一乱,一个强大的掌风裹挟着第六重的玄气向他的面上扫来!

    他别无选择,只能出掌!

    这一出掌,正在修炼关头的他登时气血如翻江倒海般逆流,直冲脑门,喉间徒闻腥甜气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手掌和来人接上,立即后退,翻窗而出。

    要是在平日,这南越国放眼天下,武功能赢他的,早就是凤毛麟角。但今天这个玄气只过第五重,第六重尚在中阶的的鬼头面具人却能轻易要了他的命。

    仅仅是这么一掌!他立时气血逆袭,百脉俱损,五脏六腑受伤,翻窗之后,亦口不能言。黑暗之中,到外都是兵嚣相交的打斗声传来,满庄兵荒马乱。

    因为鬼头面具人随后紧紧追来,他既没有喘气的机会,也没有召集下属的机会,情急之中翻身上了一匹宝马。这宝马受了惊吓,被他双腿一夹,便疯狂地奔跑了起来。

    对方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唯一能灭他的机会?

    “陆司瀚,我说了,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他又是一口鲜血狂喷!人已昏厥在马背之上。但是,这匹马的速度并没有停下来,他仍然在黑夜中撤蹄狂奔!

    在后面追来的鬼头面具人穷追不舍!但是,他的马却一直追不到前面那匹马。

    他不知道,陆司瀚骑的是一匹千里名驹,而他在黑夜中骑上的却是一匹普通的马。

    陆司瀚虽然昏厥了一下,但这马的速度就象飞一样的狂飙着,他才晕厥过去又醒来,虽气弱如游丝,却死命地抓住了马的缰绳,硬是没有让自己被摔下马来。

    如此,一个逃一个追,居然跑了一个多时辰,直至,天空有了一丝破晓之色,晓色已由朦胧至月白,他们居然追到了一个危险的峭壁悬崖上。

    “哈哈哈!陆司瀚,你果然是死期到了!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鬼头面具”仰天长笑,突然就勒紧了马匹,看着前面已经前无去路,后有他这个追兵,又已经受了重伤,连一个守护都不知道他在此的陆司瀚。

    他狂笑着抽出一支冷箭,拉弓,搭箭,瞄准了陆司瀚!

    “嗖!”的一声,冷箭射出!但见一缕曙光相映,那匹马乍惊之下,“嘶!”的一声长鸣,四蹄扬起,竟然直直的向悬崖峭壁下连人带马扑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