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 第276章 你就是那个勾引单傅瑾的狐狸精?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第276章 你就是那个勾引单傅瑾的狐狸精?

    单立渊将轮椅推到单若南面前,将密封袋递给她,“南南是不是找这个?”

    单若南急忙接过,神情紧张的看向封口,封口还是用绳子绕着,似乎没被打开过,“这个……怎么在二伯手里?”

    单立渊脸上是惯有的温润浅笑,“刚才人多,乱哄哄的,许是被谁不小心弄到地上了,我见冯管家拿进来的,想必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便捡起来暂时保管着。”

    单若南心有余悸的说了一声:“谢谢二伯。”

    她以为单立渊会问这里面装的什么,那时她都不知该如何回答,然而他只是勾唇笑笑,什么都没说,也没问。

    **

    单立鸿从外科处理伤口出来,满脸愤怒,“太过分了,上次他将我从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我念着亲情,没和他计较,这次他竟然敢动手打我,真当我好欺负么?”

    蔡尔岚也在一旁愤愤不平,“你将他当亲人,他却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单立鸿转过头怒瞪着蔡尔岚,“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非让我问什么遗嘱,我能遭这一顿打?”

    蔡尔岚皱眉,一副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模样看着单立鸿,“我为了谁呀?还不是希望咱们以后日子能好过一点?”

    顿了一下,又疑惑的问:“你有没有发现这次傅瑾回国后,好像对你敌意很大,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他?”

    “我能做什么……”单立鸿突然想起那次单傅瑾和他的对话,“傅瑾好像对我有很深的误会。”

    蔡尔岚一脸好奇,“什么误会?”

    “他说是我杀害了三弟和三弟妹。”

    “什么?!”蔡尔岚满脸震惊,嗓音染了不可思议的讽刺,“就你?胆小如鼠,还敢杀人?”

    单立鸿不悦的皱眉,“你说谁胆小如鼠呢?”

    “不是,他凭什么认为是你杀害了三弟和三弟妹?”

    单立鸿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随即一脸气愤的说:“不管怎样,他这次这般对我,我绝不会轻易罢休的,让着他,还真当我怕了他不成。”

    “对,是该挫挫他的锐气,怎么说你也是他的长辈,他太目无尊长了。”

    **

    黑色揽胜驶进吾悦首府,在单傅瑾家的别墅前停下。

    万芊下车望着别墅突然红了眼眶。

    单傅瑾走过去揽着她的腰,“怎么了?不想住这里?”

    万芊将头靠在单傅瑾肩上,嗓音微微有些哽咽,“那天我和奶奶说等你事情处理好了,我就和她一起搬到你这儿来住,她说她太无聊了……”

    万芊说到这里有些泣不成声,“是我不好……我没能……多陪……陪她……”

    单傅瑾将万芊揽进他怀里,“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要学着放下,奶奶泉下有知,你这个样子她会难过的。”

    万芊将头闷在单傅瑾怀里嘤嘤嘶哭,良久,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

    单傅瑾带着万芊上楼进了主卧,“要洗个澡吗?”

    万芊点点头,在医院住了两晚,只是擦了身子,没洗澡,浑身不舒服。

    单傅瑾进衣帽间拿了一套全新的纯棉女士睡衣给万芊,“都是按照你的尺码添置的。”

    万芊接过睡衣朝卫浴间走去,洗好澡出来,单傅瑾已经拿着吹风机坐在床边等她。

    单傅瑾给万芊吹干头发后在她身旁坐下,拉住她的手,“过段时间我爷爷出院后就不需要二伯二婶照顾,那时我们搬去他们家住吧?你身体虚弱需要好好调养,二婶心细她照顾你,我放心。”

    “我没事,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单傅瑾大手轻轻覆上万芊平坦的小腹,“别逞强,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不是咬咬牙就可以挺过去的,你得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嗯?”

    万芊静静的看了单傅瑾一瞬,点点头,“我听你的。”

    **

    “叮咚……”

    万芊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陌生女人,“请问你找谁?”

    柳香寒眼神倨傲的将万芊上下打量了一遍,不答反问,“你就是万芊?”

    “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云醉蓝的妈妈”柳香寒推开万芊,踩着高跟鞋直接进屋了。

    万芊关上门,来到大厅,柳香寒已经一副主人般的姿态坐在了沙发上,嗓音轻蔑,“你就是那个勾引单傅瑾的狐狸精?”

    万芊秀眉微蹙,嗓音不悦,“这位太太,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你也配和我谈尊重?”柳香寒冷嗤一声,嘴角挽起一抹哂笑,起身,缓缓走到万芊面前,扬起手掌毫无征兆的扇了万芊一巴掌。

    速度快如闪电,万芊完全没反应过来,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然后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你怎么动手打人?”

    柳香寒满脸愤怒的看着万芊,“打的就是你这种抢人未婚夫的狐狸精,蓝蓝是我从小捧在手心里疼的宝贝,你竟然让她受这种委屈,我说她这段时间怎么一直郁郁寡欢,整个人眼看着瘦了一圈,原来是被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给欺负了……”

    柳香寒越说越心疼,越说越气愤,扬起手又要打万芊,万芊轻易的避开了。

    “你还敢躲?”柳香寒心里的火气更甚,伸手就要去撕扯万芊的头发。

    万芊一把握住柳香寒的手,她一再忍让,这个人却越发的得寸进尺,骂人、打人、现在是想掐架吗?

    看着端庄秀丽、气质优雅,却不想这般泼辣蛮横。

    万芊脸上染了薄怒,“我敬重您是长辈,不和你动手,但你也别当我好欺负。

    爱情讲究你情我愿,如果你女儿和傅瑾情投意合,我拆散他们是我不对,你打我也是我该受的,可问题不是。

    何况退一万步讲,你女儿和傅瑾并未领证结婚,连订婚都没有,我有权利追求我的幸福。”

    “你……强词夺理,恬不知耻!”柳香寒一把甩开万芊的手,眼中翻滚着噬人的怒火,“你敢欺负我的女儿,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一边说一边发疯般朝着万芊扑了上去,攥着她的长发胡乱撕扯,拳头也毫不客气的朝着万芊身上招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