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 第281章 “我是瑾儿的爷爷。”单擎苍说着人已经进了别墅。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第281章 “我是瑾儿的爷爷。”单擎苍说着人已经进了别墅。

    陆邵东没想到单擎苍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微微怔了一下,想到什么,不答反问:“单爷爷,是不是我爸让您来套我的话?”

    “套你什么话?”单擎苍一脸茫然,“难不成你有心上人了?”

    陆邵东摇摇头,有些无奈道:“我正为这事头疼,我爸命令我明年春节前让他抱上孙子……”

    “好啊。”单擎苍一脸激动的打断陆邵东,“别说明年春节,现在就可以让他抱啊……”

    “爷爷。”单若南从卫生间出来,打断了单擎苍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陆邵东有些意外,“南南在病房啊?”

    单若南有些尴尬的笑笑,“嗯。”

    单擎苍像突然想到什么,“邵东,南南光顾着照顾我还没吃饭呢,你帮我带南南出去吃饭吧?”

    单若南蹙眉,“爷爷,我得在这里照顾你。”

    “我要午睡了,不需要人照顾,再说了,你二伯和二婶出去吃饭也快回来了,这里有他们,你放心去吧。”

    陆邵东起身,“走吧,正好我也没吃,我记得你以前喜欢吃湘菜,我们医院附近有一家湘菜馆味道不错,我带你去尝尝。”

    单擎苍铁了心的想撮合他们,干脆往床上一躺,拉上被子,“去吧去吧,别妨碍我睡觉。”

    话说到这个份上,单若南不好再拒绝,只好和陆邵东出了病房。

    来到湘菜馆,两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笑着和陆邵东打招呼,“陆院长,第一次见你带女孩子来这里吃饭,女朋友吗?”

    陆邵东看了单若南一眼,浅浅勾了一下唇角,“不是,我妹妹,菜单给她,她点菜。”

    单若南放在腿上的手微微蜷缩了一下,才伸手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

    点好菜,服务员下去了,只剩他们两人,单若南觉得非常不自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陆邵东率先挑开了话题,“小唯去学校了?”

    单若南怔了一下,点点头,从他嘴里听见小唯的名字,她的心控制不住的颤动了一下。

    “这五年你一个人独自抚养他,过得很辛苦吧?”

    单若南眼帘微颤,有些艰辛难熬的画面迅速在脑中掠过,用力将手攥紧,利用指甲掐入掌心的疼痛压下心口突然翻涌起来的酸涩,抿了抿唇,似有些艰难的吐出两个字,“还好。”

    陆邵东似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浅笑,“上次小唯在我办公室的时候,我助理说小唯和我眉眼有些相像。”

    单若南脸色蓦然一白,垂眸,眼底千重情绪起起落落。

    陆邵东以为他的话让她想起了万继明,有些懊恼的蹙了蹙眉,转移话题,“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嗯?”单若南不知道他说的哪方面。

    “一个人带孩子太辛苦,你应该找个依靠,替你分担一下。”

    单若南看了陆邵东一瞬,垂眸笑笑,眼底泪光点点,“我已经习惯了,就这样挺好的。”

    **

    翌日

    单氏集团会议室

    蔡董事指着桌上的报纸,满脸气愤的看着坐在真皮座椅上神情沉静的单傅瑾,“单总,事情非但没压下去,反而愈演愈烈,你还说三天之内让股票回归正常,我看一会儿股市开盘,单氏集团的股票肯定会跌得惨不忍睹。”

    有人开始附和,“是啊,你找什么样的女人不好,偏偏找了个强奸犯的女儿当女人,还混过夜总会。”

    “这样的负面新闻对公司的损害非常大。”

    “你这样让我们怎么相信你能将单氏打理好?”

    “就是,就是。”

    单傅瑾缓缓掀眸,嗓音寡淡无温,“说好的三天,才过了一天,你们急什么?”

    “可是这样下去……”

    单傅瑾冷冷打断蔡董事的话,“都回吧,三天后股票没回升你们再来找我。”

    贺晨打心底里佩服单傅瑾,他几个小时搞不定的人,单傅瑾几句话就搞定了。

    虽然那些股东走的时候一脸气愤,但还是走了不是。

    单傅瑾吩咐贺晨,“你将我们公司和KF集团合作的事公布出去,股市开盘之前我要在今天的报纸头条和网上的热搜榜上看见这样一条新闻。”

    贺晨立刻两眼放光,一脸激动,“小爷真厉害,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

    现在是信息的时代,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扔出去,肯定能将之前的新闻都压下去。

    而且能和跨国企业KF集团合作,不仅说明了单氏集团的实力强大,更证明了小爷能力超强,那股票肯定蹭蹭的往上涨。”

    **

    东方医院

    单擎苍趁着单若南去卫生间的工夫打开了电视。

    这几天单若南几乎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刚开始是不让他出病房,现在连电视都不让他看了。

    他觉得她在隐瞒什么,而且肯定是大事,隐隐猜到应该和单傅瑾或者公司有关。

    单若南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单擎苍神情痛苦的捂着胸口,弯腰坐在床上直喘粗气。

    单若南吓坏了急忙跑过去,“爷爷,你怎么了?”

    单擎苍眼底快速划过一抹狡黠的精光,“南南,你快去喊医生,我胸口疼。”

    单若南不疑有他,脚步急促的出了病房。

    单擎苍看见单若南走了,脸上痛苦的表情瞬间消褪,急忙下床出了病房。

    万芊打开门看见门口的人时,没来由的一阵心慌。

    来人一身病号服,一脸的刚毅,眉宇间散发着经年久居上位的威严,虽然神情有些病态的憔悴,但那双深邃的眼眸却透着岁月磨砺沉淀下来的世故和精明。

    “请问您是?”

    单擎苍将万芊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最后视线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不答反问:“你就是万芊?”

    万芊点点头。

    “我是瑾儿的爷爷。”单擎苍说着人已经进了别墅。

    单擎苍的话如一枚炸弹,在万芊心湖里炸起了千层浪花,她惊慌失措的站在门口,不知该如何面对单擎苍。

    单擎苍在沙发上坐下,却见万芊还呆呆的站在门口没动,发白的眉毛瞬间拧在一起,“杵在门口干什么?还不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