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单傅瑾嘴角若隐若现勾了勾,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哪有半分睡意,“你不是想睡觉么?”

    “你装睡,讨厌。”万芊睨了单傅瑾一眼,又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单傅瑾靠了过去,搂着万芊,眉梢眼底噙着薄薄的笑意,“我只是想让你尝尝不理人是什么感觉?”

    万芊哼唧一声,没说话。

    单傅瑾大手在万芊小腹上摸了摸,“好了,不生气了,生气对孩子不好。”

    “你就担心孩子。”

    “没有,我更担心孩子的妈。”

    万芊嘴角有浅淡的笑意,却被她用力抿着唇绷住了。

    单傅瑾扳了扳万芊的肩膀,想将她扳过来面向着她,可是她用力倔着,他怕伤着她,没敢使劲,想了想,撑着手从她身上翻了过去。

    她不向着他,那他翻过去看她好了。

    万芊没想到单傅瑾来这招,又准备转身背对着他,却被他大手抱住了腰转不动,挣了挣,“放开我。”

    单傅瑾眉目深邃的看着万芊,“不理人的感觉不好受对不对?”顿了一下,“今晚为什么不高兴?告诉我。”

    万芊抿唇看了单傅瑾一瞬,“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你不知道?”

    单傅瑾微微蹙眉,和万芊对视了几秒,“熙儿告诉你的?”

    “是不是她不说你就不打算告诉我?”

    “白天和你通电话的时候本来想告诉你的,但你说相信我,我想着既然你相信我,就不说出来让你心里不舒服了。”单傅瑾说话的时候隽黑眼眸眨也不眨的看着万芊,“这样看来,你是不相信我了?”

    万芊觉得她被这个男人打败了,他当时什么都没告诉她,莫名其妙就问她相不相信他,无缘无故的她干嘛不相信他?

    谁能猜到是这么一档子事呢?

    虽然下午万芊想了很久后决定相信单傅瑾,但发生这么大的事,他想就这样不生不息的过去,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有些事,他还是必须和她解释清楚的。

    “这是相不相信的问题吗?你不是说夫妻之间要坦诚吗?你瞒着我就是不对。”

    单傅瑾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聪明,老是拿他说过的话来堵他,嘴角勾起一抹宠溺又无奈的弧度,“嗯,瞒着你是我不对。”

    万芊等了一瞬,也没听见下文,拧眉,“光承认不对就可以了吗?”

    单傅瑾一脸狭促,“那应该怎么做?难不成你还让我跪搓衣板?”

    万芊睇给单傅瑾一个鄙视的眼神,“既然瞒着我不对,那你是不是应该将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我交代清楚?”

    单傅瑾微微挑眉,“熙儿不是都告诉你了?”

    “她是她,你是你,能一样吗?”

    单傅瑾有种被审犯人的感觉,只是他竟然并不反感,反而觉得和万芊这样你来我往的逗趣交流其乐无穷,“嗯,确实不一样,熙儿是女的,我是男的,自然是不一样的。”

    “单傅瑾!”万芊俏脸一沉,“我在和你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你能不能别嬉皮笑脸?”

    单傅瑾知道万芊真的生气了,因为只有在真的生气的时候她才会喊他的全名,敛去眼底的笑意,一本正经的说:“你想知道什么?你问,我都告诉你。”

    “昨晚上楼后你为什么还要和熙儿喝酒?你明知道她喝醉了,孤男寡女的,你就不怕酒后乱性?还有,你为什么要抱她,亲她?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她的唇印?”

    万芊问的这一系列的问题散发着浓浓的酸味,她没有不相信他,而是在吃醋。

    单傅瑾感受到这一点,嘴角又忍不住勾了起来,连带着嗓音也染了一丝玩味,“我以为你会问我到底有没有和她睡?”

    “单傅瑾!”万芊有些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三个字,“我在生气,在生气,你看不出来吗?”

    单傅瑾绷着嘴角,一脸沉静的说:“看出来了,让老婆大人生气是我的错……”

    “说重点。”万芊不耐烦的打断单傅瑾的阿谀奉承的话,别以为她这么好糊弄,哼,今天必须给她说出个丁丑寅卯来,不然别想睡觉。

    单傅瑾想了想万芊问的那些问题,开始按顺序回答,“我没打算和熙儿喝酒,但她太闹,不陪她喝一杯她不睡……”

    “所以你顺着她了?”

    “嗯。”

    “熙儿说得没错,你真的很宠她。”

    “你生气了?”

    万芊不答反问:“一杯酒你怎么会喝醉?”

    单傅瑾突然想起今天早晨的一幕。

    他早早的准备去公司,拉开门,正好看见从隔壁套房出来的陆邵东,下意识问他:“南南呢?”

    陆邵东神情有些闪躲,“昨晚就回去了。”过了两秒又加了一句,“小唯打电话过来哭着要妈妈。”

    “嗯。”单傅瑾抬脚准备下楼,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回身,“有没有一种药服了之后会让人头脑混沌,甚至产生幻觉,而且视线也会变得模糊?”

    陆邵东俊眉微蹙,“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想用在谁身上?”

    “你就告诉我有没有这样的药?别的你别问。”

    “有,而且很多,比如迷幻蘑菇,它又叫……”

    “我去公司了。”单傅瑾打断陆邵东打算给他普及医学知识的想法,转身下楼了。

    “怎么不说话?心虚了?”万芊的话拉回了单傅瑾的思绪。

    单傅瑾垂眸想了两秒,有些事他不想让万芊知道,她在他心中是纯洁无瑕的,他不想她被世俗丑陋的东西浸染。

    抬眸看向万芊的时候,眼底噙了细碎的笑意,“喝的白酒,你知道的,白酒我一沾就醉。”

    “那你前几次醉了也没见你抱别人亲别人啊?这次为什么不一样?”

    单傅瑾俊眉紧蹙,这个女人不好应付,想了想,“我将熙儿当成你了,你怀孕了,我们太久没亲热了,我喝了点酒,自然就……”

    单傅瑾说到这里,嘴角的笑意加深,嗓音雅痞,“就像你说的酒后容易乱性,所以我就将她当成你抱了亲了。”

    万芊神情变得紧张起来,眉梢眼底噙了浓浓的醋意,赌气问他,“那你怎么没将她当成我给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