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 第323章 眼中火星四溅,刀光横飞
    “能,如果你愿意,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洗。”

    声音从头顶飘下来,万芊抬头,单傅瑾已经来到了她面前,他身子已经擦干了,只是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凌乱的铺洒在额前,不时还有水滴从发梢滴下来。

    顺着他高挺的英鼻滑落至性感果露的胸膛上,然后慢慢往下淌,经过紧致的小腹,性感的人鱼线,再往下……

    万芊看见那处坚挺时,感觉眼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般,火辣辣的,急忙转开视线,身子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后背直接贴到了门板上。

    单傅瑾往前逼近几步,嗓音邪肆,“又不是没见过,都深入体会过了,你还躲什么?”

    万芊用睡袍挡着自己的脸,“流氓……快将裤子穿上。”

    有低低的笑声在狭仄的卫浴间里染开。

    单傅瑾将平角裤穿上,扯过万芊手里的睡袍套在身上。

    眼前的遮挡物被拿走,万芊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单傅瑾连睡袍都没抄在一起,直接将腰带随意打了个结,然后双手撑在万芊肩后的磨砂玻璃门上,将万芊禁锢在他的胸膛和门之间,“穿好了,可以睁开了。”

    万芊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单傅瑾性感的锁骨和果露的胸膛。

    往下……紧致的腹肌,撩人的人鱼线,平角裤里明显的紧绷,修长匀称的腿……

    一样都没遮住,这就是他所谓的穿好了?

    万芊伸手去解他的腰带,打算将他的睡袍穿好。

    单傅瑾伸手挑起万芊的下颌,目光灼灼,嗓音低沉有些微嘶哑,“既然嫌碍事,刚才为什么还让我穿上睡袍?”

    万芊被他问得有些懵,正准备问他什么意思,就看见那张俊朗的脸朝她压了下来,下一秒,唇上一重,两片微凉的唇覆在她的唇上。

    万芊怔了两秒,想到外面的单熙儿,忙用力推开身前的男人,“别闹,我怀着孕呢。”

    “我知道,我不做,就亲热一下。”单傅瑾说着又要吻她。

    万芊忙用手挡住单傅瑾的唇,“不要,一会儿你又没完没了。”

    单傅瑾拉开万芊的手,薄唇凑到她耳边低语,“你进来难道不是想要了?”

    万芊进来的时候,只是想和单傅瑾调调情,你侬我侬一下,然后说些暧昧的话,气气单熙儿,别的她真的没想,她还没有在明知道外面有人的情况下还和单傅瑾在里面恩爱这种癖好。

    万芊没想到单傅瑾会这么想,急忙解释,“我没想。”

    单傅瑾薄唇贴在万芊的红唇上,“你不想我想。”

    说完不由分说的攫住了万芊的唇。

    万芊双手用力推着单傅瑾的胸膛。

    单傅瑾抓住她的两只小手举过头顶,压在磨砂玻璃门上,另一只大手撩开万芊宽松的睡衣下摆,探了进去。

    万芊没有穿胸衣睡觉的习惯。

    单傅瑾轻而易举的便...

    他的大掌上有轻微的薄茧,触在肌肤上,引来阵阵酥麻。

    万芊浑身轻颤了一下,想挣扎,手又被单傅瑾禁锢在头顶,动弹不得,只能从嘴角发出“唔唔……”的反抗声。

    单傅瑾没有放开她的打算,她越挣扎,他反而吻得越带劲,越深入。

    万芊只觉得舌根一阵发麻,大脑仿佛有些缺氧,开始晕晕乎乎起来。

    鼻息弥漫着单傅瑾沐浴后清冽劲爽的沐浴香味和独属于他淡淡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混合在一起,味道沉醉,容易让人迷失心智。

    没多久,万芊整个人便软如一滩水,早就将外面还有人在听墙脚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只记得他的炙热和索取。

    两人相处这么久,单傅瑾知道万芊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

    而此刻,他像故意般,大手,薄唇……抚过,吻过……她的每一处敏感地带……

    引得万芊娇喘连连……

    加上他大手和薄唇的撩拨……

    万芊频频达到了极致巅峰……

    最后,万芊只能哭着求饶,“傅瑾……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了……”

    只能接触,对单傅瑾来说无异于在火上煎熬。

    单傅瑾额头和身上都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俊脸更是因为竭力的压制变得异常紧绷。

    单傅瑾拉住万芊的小手,意思不言而喻。

    万芊浑身软得没有一丝力气,但她知道,她若不帮他,他一定还会继续‘折磨’她。

    手心的滚烫让万芊砰砰乱跳的心跳得快要飞起来……

    外面,站在床边的单熙儿看着磨砂玻璃门上那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眼中火星四溅,刀光横飞,红唇更是因为被牙齿咬得太用力而泛着点点血丝。

    身侧的手紧攥成拳,修长的指甲掐入掌心,传来一阵阵刺痛,但是和心底深处那撕心裂肺的痛楚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单熙儿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精致俊俏的脸蛋更是一片惨白。

    强忍着想过去撕碎万芊的举动,大步跑出了房间。

    单熙儿来到自己的房间,倒了一杯凉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心中的怒火却一点也没将下去,反而烧得更旺,五脏六腑里像裹了一个火球,快要将她燃烧殆尽。

    她需要发泄,却又不敢发泄。

    她的房间有什么响动,大家都能听见。

    单熙儿只能在心里将万芊翻来覆去的谩骂:贱人!不知廉耻的银妇!敢勾引我的瑾哥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然而……这样根本无法泄她的心头之火。

    女人娇媚的低吟声……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像挥之不去的魔咒萦绕在单熙儿耳边。

    单熙儿忍无可忍,手中的水杯落在地毯上,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耳朵,指尖插入发间,大声尖叫,“啊……!!!”

    苏又菱正脱衣服准备睡觉,听见楼上传来隐约的尖叫声,看向坐在床上看手机的单立渊,问:“立渊,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单立渊微微蹙眉,没说话。

    “我好像听见熙儿的叫声。”苏又菱将脱到一半的衣服又穿了上去,“不行我得上楼去看看。”

    单立渊沉静的眸中隐藏着难以捉摸的墨色,见苏又菱出了房门,便将单熙儿的电话拨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