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 第465章 脑中不自觉臆想出陆邵东不穿衣服站在花洒下洗澡的画面……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第465章 脑中不自觉臆想出陆邵东不穿衣服站在花洒下洗澡的画面……

    陆荣轩伸手在开着的门上敲了敲。

    陆邵东正和单唯一坐在沙发上嬉戏,听见声响,抬头朝门口望去,“爷爷,有事吗?”

    陆荣轩站在门口,并没进去,视线将卧室打量了一圈,“南南呢?”

    “妈妈在卫浴间帮我洗衣服。”回话的是小唯。

    陆荣轩看着陆邵东,责备他,“家里不是有洗衣机吗?再不行还有保姆呢,你怎么让南南干这种粗活?”

    陆荣轩刚说完正好单若南洗好衣服从卫浴间出来,她唇角微弯,娴静的笑笑,眼底荡漾着暖意,“爷爷,我没那么娇贵,给小唯洗完澡就将衣服洗了,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陆荣轩老脸染上愧疚,软声软语的说:“以前让你受苦了,独自一个人将小唯养大一定很辛苦,现在你既然回到了陆家,就好好养着,什么都别干,知道吗?”

    “爷爷,都过去了,你别放在心上,小唯是……我的孩子,不管为他做什么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单若南知道陆荣轩心里难过,如是安慰他。

    陆荣轩连连点头,“东儿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陆家的福气。”说着转头看向陆邵东,“你还坐着干什么?”

    陆邵东有些懵,“不坐着,我干什么?”

    陆荣轩瞪了陆邵东一眼,“没点眼力见,快将南南手里的衣服拿去晾了。”

    “哦。”陆邵东起身朝单若南走去。

    单若南急忙说:“不用,我来就行。”

    陆邵东笑笑,不由分说的端走单若南手里装着衣服的盆,“还是我来吧。”

    陆荣轩见陆邵东出去了,朝单唯一招招手,“来,去陆太爷爷房间,我陪你玩。”

    “好。”单唯一挪动小屁股滑下沙发朝陆荣轩跑去。

    陆荣轩弯腰摸了摸单唯一的头发,“小唯今晚和陆太爷爷睡好不好?”

    单唯一一听要和陆荣轩睡,不乐意了,仰着小脑袋,嘟着小嘴说:“不要,我要和妈妈睡。”

    陆荣轩轻哄,“这段时间你在医院妈妈没日没夜的照顾你,很辛苦的,你看,她是不是瘦了?”

    单唯一转过小身板,看了一眼单薄的单若南,小小的脸上布满了心疼,然后又看向陆荣轩,“我会乖乖的,不吵妈妈睡觉。”

    “那你晚上小便呢,要不要喊妈妈?”

    “我……”

    “你看这样好不好?陆太爷爷晚上陪你玩游戏,明天带你去游乐场玩,你和陆太爷爷睡,行不行?”陆荣轩诱哄。

    听见游乐场三个字,单唯一黑葡萄般的眼睛亮了亮,纠结的咬了咬小唇瓣。

    单若南走了过来,“爷爷,没事,我……”

    陆荣轩笑着打断单若南的话,“小唯五岁了,男孩子迟早是要和妈妈分开睡的,你说呢?”

    单若南想了想点点头。

    陆荣轩见单唯一还在纠结,开始用激将法,“小唯是男子汉吗?”

    单唯一急忙点头,“我是男子汉。”

    “男子汉是不能一直缠着妈妈的哦。”

    单唯一垂着小眼帘沉默了几秒,“好吧,我和陆太爷爷睡。”

    陆荣轩牵着单唯一出了卧室,在走廊里遇见了晾完衣服回来的陆邵东,弯腰对单唯一说:“小唯,陆太爷爷给你买了新玩具,放在我房间的茶几上,你先去玩,我和你爸……陆叔叔说几句话,一会儿就来好不好?”

    “好。”单唯一听见有新玩具小短腿兴奋的跑开了。

    陆邵东蹙眉,“爷爷,这么晚了小唯该睡觉了,你怎么还让他去你房间玩?”

    “我还不是为了你。”

    陆邵东一脸茫然,“什么为了我?”

    陆荣轩朝陆邵东靠近了几分,压低嗓子说:“给你和南南创造机会啊,我知道你们一直没在一起,有小唯在,你们终归不方便,今晚小唯和我睡,你好好把握机会。”

    陆邵东听着这话耳根不自觉红了,眼底泛上浅浅的光泽和点点紧张之色,“谢谢爷爷。”

    卧室,陆荣轩和单唯一走后,单若南才想到一个尴尬的问题,晚上这张大床上不就只有她和陆邵东了么?

    人一瞬间紧张起来。

    上次她和小唯刚搬进陆家,当晚小唯就出事了,之后她一直在医院照顾小唯,自然不可能有机会和陆邵东同床共枕。

    脑中不自觉就浮现五年前她和陆邵东翻云覆雨的画面。

    心跳猛然间加快,脸也迅速开始升温。

    不行,不行,她得去将小唯叫回来。

    单若南心里这样想着双腿已经付诸了行动,可才刚走了几步就见陆邵东出现门口,脚步蓦然停住,“你……回来了。”

    “嗯。”陆邵东很自然的将门关上,朝房间走,视线一直落在单若南面上。

    单若南不敢看他,视线闪躲,“我去喊小唯回来睡觉。”

    单若南从陆邵东身旁擦身而过的瞬间,陆邵东抓住了她的手腕,转过身看着她,“爷爷说今晚小唯和他睡。”

    他的掌心干燥温热,被他握住的那一片肌肤,隐隐开始发烫,单若南抽了抽手,他没放,反而握紧了几分。

    只听他又说:“别去了,睡吧。”

    单若南心如擂鼓,“……哦。”

    陆邵东见她答应了才放开她的手,去衣帽间拿了睡袍,然后进卫浴间洗澡去了。

    单若南听见卫浴间的关门声才敢抬起头来,站在原地脸红心跳了半晌才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坐了进去。

    冷静,冷静,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她在这里瞎害羞个什么劲。

    不就是一起睡觉吗?有什么好怕的。

    单若南在心里这样自我催眠,然后拿出手机刷微博,她得表现得和平常无异。

    可是……

    十分钟过去了,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思维和心跳完全不受她控制怎么办?

    明明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脑海里却想着五年前和陆邵东颠鸾倒凤的画面。

    那次陆邵东是醉着的,她却是清醒的。

    她清楚的记得陆邵东的身材是那种完美的倒三角……

    耳边是卫浴间传来的哗哗流水声……

    脑中不自觉臆想出陆邵东不穿衣服站在花洒下洗澡的画面……

    啊……疯了,疯了,她一定是疯了!

    单若南放下手机,羞赧的双手掩面,嘴里不停的嘀咕:“不许想,不许想……”

    “南南……”

    “嗯?”耳边突然传来熟悉低沉的嗓音,单若南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就见陆邵东不知什么时候从卫浴间出来了,已经来到了床边,正歪头看着她。

    一身白色浴袍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头发湿漉漉的,正用干毛巾擦着,额前掉下了几缕碎发,显得凌乱不羁。

    女人脸颊绯红,如皑皑白雪上蒙了一层红纱,眼如清泉,漾着一圈圈潋滟的清波,正仰头看着他,脸上有微微诧异的神色。

    陆邵东看见这样的单若南竟有些口干舌燥,咽了一下喉管,压下突然撺掇起的燥热,继续擦头发,“你捂着脸干什么?”

    “我……做眼保健操呢……那个不早了……我睡了……”单若南说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不再看陆邵东的神色,一拉被子,躺在床上,将自己整个盖住,停了两秒,又翻了个身,侧着身子紧挨着床沿睡觉。

    陆邵东被单若南一连串的动作逗笑了,嗓音揶揄,“你不怕半夜摔下去么?”

    “不会,我睡觉很老实。”单若南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那你闷在被子里能透得过气来吗?”

    “……”这次单若南没回答他。

    陆邵东在床边站了几秒后转身去了衣帽间,将头发吹干了才出来,在床边又站了几秒才掀被上床。

    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平躺着望着天花板出了会儿神,转过头,入眼的是女人黑色的长发,轻声喊:“南南。”

    “……”单若南没回答,装睡。

    “我知道你没睡,我们聊会儿天吧?”

    “……”单若南身子僵了一下,还是没说话。

    陆邵东又转回头看着天花板,自顾自的开始说起话来,“谢谢你给我生了一个这么可爱又聪明的儿子,看见他我觉得我的生活充满了活力,那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

    单若南早在陆邵东去衣帽间吹头发的时候就将头伸出了被子外,此时她睁眼看着窗外的夜色,静静的听陆邵东说话,嘴角不自觉勾起浅浅的弧度,心里一片柔软。

    夜深人静,倾听他的声音,也是一种幸福。

    陆邵东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头,单若南还是背对着他,没有动静,转过身,头压在手肘处,另一只手撩起单若南一束头发在手里把玩,“五年前,你爷爷让你打掉孩子,你为什么宁愿选择离开单家也要将小唯生下来?”

    “因为我爱你。”单若南想也没想的说出这句话,当然她只是在心里说说。

    陆邵东等了几秒见单若南仍旧沉默,放开手中柔顺的长发,大手握住单若南的肩膀,轻轻将她扳了过来,两人间空出来的空间瞬间填满,“没睡为什么不说话?”

    单若南直直的躺着,目不斜视,手臂挨着陆邵东的胸膛,浑身紧绷,“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邵东笑笑,“你别紧张,你不愿意做的事我不会勉强你。”

    单若南不是三岁小孩,自然知道陆邵东口中说的不愿意做的事是什么事,脸哧溜一下就红了。

    “人们说女人只会给自己心爱的人生孩子,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对我也是有感情的?”

    单若南能感觉到陆邵东的视线胶着在她脸上,被子里的手紧张的蜷缩在一起,手心不知何时早已密集了一层细汗,垂下眼帘,掩住眼底的神色,“我……不知道。”

    “我知道。”

    单若南吃惊的转头看向陆邵东,瞬间撞进他湛黑泛着光泽的眼睛里,他的眼睛似乎有魔力,让她看了一眼就舍不得移开,“你知道……什么?”

    “知道我对你的感情。”陆邵东眸光一瞬间变得炙热起来,“五年前的那晚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我喝醉了不知道和我在一起的是谁,可是你身上的香味,哭着喊疼的声音,却刻进了我的骨子里。

    说出来也许你不会相信,我爱上了那晚的你,所以这五年来我身边一直没有女人。”

    爱这个字让单若南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可心里却没有因为他的话高兴,反而闷闷的,“如果那晚换成别的女人,你是不是一样也会爱上?”

    “不知道。”陆邵东回答得很坦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而且我也很喜欢现在的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想和你组建一个家庭,想每天早晨睁开眼就能看见你。”

    单若南心里发疯般的高兴,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说喜欢她,这种感觉比中彩票还让人兴奋,心里热浪翻滚,眼睛瞬间就湿了。

    “南南,你怎么哭了?”陆邵东俊朗的眉眼染上焦急,“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单若南摇头。

    陆邵东伸手温热的指腹轻柔的给她擦眼泪,“你别哭,你一哭,我……心都乱了……”

    单若南感觉她体内的幸福感多的快要爆炸,不知该如何来表达自己此时兴奋的心情,一头扎进陆邵东怀里,任由幸福的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满她的脸,浸染他的睡袍。

    这下陆邵东真的被单若南吓坏了,眼中尽是心疼之色,“南南,你别哭,若是我吓着你了,我可以走,我不睡这里,我让小唯来陪着你,好不好?”

    单若南之前以为陆邵东娶她是因为单擎苍设计的那场捉奸。

    她虽然爱陆邵东,但她也有她的骄傲。

    不然她完全可以用小唯做筹码来逼迫陆邵东娶她。

    但是她没有,因为她想要的是两情相悦的感情,而不是一厢情愿。

    五年前那晚是因为她不懂事,所以她为她的冲动买了单——离开单家,独自生下并抚养小唯。

    现在的她已经成熟了,所以即便他们已经领证了,是合法夫妻了,她也不想和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做情人间最亲密的事。

    但是就在刚才陆邵东说爱五年前的她,也喜欢现在的她,她很高兴,现在她愿意将自己交给陆邵东。

    单若南猛然从陆邵东怀里抬起头来,扬着那泪水四溢的眸与他对视,“不好,就要你陪。”

    陆邵东一时没反应过来,“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