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 第466章 东南结局(甜蜜蜜)
    单若南勾住陆邵东线条流畅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陆邵东睁大眼睛怔了一瞬,反应过来,隽黑眼眸一瞬间灿若琉璃,大手揽上单若南的细腰,瞬间化被动为主动,允住她柔软的唇瓣,蜷缩厮磨。

    熟悉的味道,入骨的体香,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让他沉寂在身体里多年的火苗瞬间开始复苏,燥热起来……

    陆邵东像个热恋中的愣头青一样,想马上将心爱的女人占为己有,但又怕自己的热情吓着单若南,只能忍着先从亲吻开始。

    只是浅浅的唇瓣相贴已经无法缓解他的渴望,撬开她牙关,探入她的口腔,横扫她口内的清甜,一寸一寸,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单若南除了五年前和陆邵东的那一晚,对男女情事方面再无体验。

    可以说连吻都不会接。

    只能被动的承受陆邵东狂风暴雨般的亲吻。

    片刻功夫,便被他吻得脸颊绯红,浑身发热,头也晕乎乎的。

    仿佛失去水的鱼儿,再吻下去有种会窒息的感觉。

    陆邵东适时放开了单若南,粗重的气息来到她耳畔,薄唇沿着她耳垂一点点往下亲吻,在她脸颊,下颌,脖子,锁骨上留下一个个火热暧昧的痕迹。

    没啥经验的单若南身体敏感得不像话,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缠绵的亲吻。

    心跳快的无法计算,浑身热的快要炸开,身子更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单若南觉得她的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悸动,酥麻,滚烫,心痒……诸多感触让她应接不暇,有些难以承受,但又渴望更进一步,不受控制的呢喃出声,“唔……不要这样……”

    陆邵东缓缓抬头,隽黑眼底尽是浓郁的琉璃之色,见单若南秀眉微蹙,眼波潋滟,却只是轻咬着唇瓣,目光迷离的看着他,不说话。

    陆邵东哑声问:“不喜欢,还是难受?”

    单若南点点头,又摇摇头。

    陆邵东急了,迷茫了,压制着体内想将她压在身下好好疼爱的冲动,轻抚她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颊,嗓音沉哑,“到底怎么了?”

    单若南羞的想钻地缝,将头埋进陆邵东宽阔的胸膛,细细柔柔的说:“喜欢,不难受。”

    陆邵东瞬间明白过来,都说女人在床第间说的话都是反话,不要就是要,慢一点就是快一点,轻一点就是重一点,看来是真的。

    嘴角撩开一抹魅惑人心的弧度,一个翻身将单若南压在身下,视线对上她水亮又温润的眸子,清冽又暧昧,身体紧贴着她,蓄势待发。

    但他还是不放心的哑声问她,“南南,我真的可以吗?”

    单若南波光潋滟的看了身上的男人一瞬,没说话,直接用肢体语言回答了他。

    纤细白葱般的手指来到他腰间,微微颤抖而笨拙的解着他的睡袍带子。

    陆邵东心中大喜,不再压制体内横冲直撞的血液和燥热,任由它淋漓尽致的散发出来。

    吻住单若南微肿的唇,大手急切的开始剥她的衣服……

    一瞬间似乎空气也变得炙热起来。

    他身上的男性气息无孔不入的将她包裹……

    在两人即将融为一体的紧要关头,陆邵东脑海里清晰的浮现五年前他和单若南第一次融为一体的画面。

    她疼得全身僵硬,泪水盈然的抱着他的脖子,带着哭腔在他耳边轻声说:“我爱你。”

    对,就是这三个字,他想起来了。

    陆邵东一瞬间的震撼后,猛然停了下来,望着身下身段白净玲珑的女人,眼中深情弥漫,哑声问:“你还没告诉我,五年前为什么宁愿离开单家也要将小唯生下来?”

    单若南从情谷欠中回神,纤细的手搭在他紧窄的腰上,迷离而潋滟的美眸中是浓得化不开的深爱,“因为……我爱你。”

    即便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那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忍不住热了眼眶。

    陆邵东亲亲吻了一下单若南微红的唇,仿佛她是一个稀世珍宝,舍不得用力。

    然后附在她耳边动情呢喃,“谢谢你爱了我这么多年,以后……换我来爱你。”

    话落,他将自己深深的融入了她的体内……

    单若南呜咽出声,不知道是太久没做,他撞得太深,弄疼了她,还是他的话融化了她。

    总之,单若南哭了,一瞬间流泪满面的那种。

    这次陆邵东没有停,只是亲吻着她的眼角,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哑声说:“南南别哭……南南别哭……”

    翌日

    单唯一起了个大早,因为陆荣轩说了今天要带他去游乐场,洗漱完趁着陆荣轩不注意溜出了房间。

    单唯一从小就没和单若南分开睡过,虽然陆太爷爷说了让他不要去打扰妈妈睡觉,但是他真的想妈妈,而且也想邀请妈妈和陆叔叔一起陪他去游乐场玩。

    单唯一拧开卧室的门,兴致高昂的来到床边,到口的那声“妈妈”却因为看见床上两人相拥而眠而咽了回去。

    牵着小手睡在一起就会怀宝宝,现在他们都这样抱在一起了,肯定也会怀宝宝。

    单唯一想到以后单若南会再生一个宝宝,然后陆叔叔和陆太爷爷都不喜欢他了,只宠着小宝宝,黑葡萄般的眼睛瞬间就蓄满了晶莹。

    随即金豆豆吧嗒吧嗒的就掉了出来。

    单唯一委屈的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泪,转过身,哽哽咽咽的跑出了卧室。

    陆荣轩正在找单唯一,见他哭着从卧室跑出来,拉着他的小手,心疼的问他,“我的心肝宝贝,你怎么哭了?”

    单唯一甩开陆荣轩的手,红得跟小白兔似的眼睛满是受伤的看着陆荣轩,“你骗人,你是个大骗子。”

    陆荣轩懵了,“陆太爷爷是军人,从不骗人。”

    单唯一染着哭腔委屈的控诉,“你说过不会让妈妈生小宝宝的……你说过只要我一个小曾孙的……现在妈妈和陆叔叔抱在一起睡了……肯定会生小宝宝……生了小宝宝就不会喜欢我了……呜呜……大人都是骗子……”

    呃……

    陆荣轩老脸满是尴尬,这个……让他如何解释?

    想了想,老眼中精光一闪,掏出手帕细细的给单唯一擦眼泪,“小唯不想妈妈怀宝宝是不是?”

    单唯一哭得小肩膀一抽一抽的,“不想。”

    “来,陆太爷爷教你一个好办法。”陆荣轩牵住单唯一的手朝楼下走去,免得小孩的哭声影响了那对年轻人睡觉。

    单唯一一听有办法,乖乖的跟着陆荣轩下楼。

    一老一小在沙发上坐下。

    陆荣轩摸摸单唯一毛茸茸的小脑袋,开始循序渐进的教导,并不动声色的将自己那点私心加进去,“并不是两个人抱一起睡觉就会怀宝宝的,怀宝宝还得有人愿意。”

    单唯一睁着湿漉漉的眼睛,一脸迷茫的看着陆荣轩。

    陆荣轩解释,“就是只要你妈妈或者陆叔叔两个人中有一个人愿意怀宝宝,这个宝宝才能怀得上,如果两个人都不愿意,那是怀不上的。”

    单唯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陆荣轩继续说:“你妈妈心疼你,肯定不会愿意再生宝宝对不对?”

    单唯一点点头,妈妈答应过不会给他生弟弟妹妹的。

    “那关键就在你陆叔叔那儿了,如果你陆叔叔也不想生宝宝,那这个宝宝就生不出来,对不对?”

    单唯一单纯的脑袋绕了半天才饶明白,“可是陆叔叔会不愿意生宝宝吗?”

    “这就得看你的表现了。”终于说到点子上来了,陆荣轩显得有些激动,“你给陆叔叔当儿子,亲儿子的那种哦,喊他爸爸,亲近他,喜欢他,孝顺他,他一高兴,有了儿子肯定就不会再生宝宝了。”

    单唯一低头戳着小手指,拧着小眉毛想了片刻,然后抬起头,睁着黑溜溜雾蒙蒙的眼睛,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这样真的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不信一会儿你试试?”

    单唯一又低头沉默了片刻,最后咬咬唇,低低地说:“好吧。”

    陆荣轩兴奋得一拍巴掌,然后双手握住单唯一的小肩膀,满脸期待的说:“那你先喊我一声太爷爷。”

    单唯一小眉毛拧在一起,想了一下,很认真的问:“不是给陆叔叔当儿子吗?为什么要喊你太爷爷?”

    陆荣轩眨巴了两下老眼,他这把老骨头了骗小曾孙喊句太爷爷容易吗?

    这小子咋就这么较真呢?

    想了想,继续骗,“你喊你陆叔叔爸爸,我是你陆叔叔的爷爷,那你当然要喊我太爷爷了,刚才我不是说了吗,亲儿子的那种,当然得全套都按亲儿子的标准来,不然你陆叔叔不会高兴的,不高兴了指不定就想和你妈妈生宝宝了。”

    单唯一小脸立刻漫上紧张的神色,急忙说:“我喊,我喊就是了。”

    陆荣轩老脸容光焕发,眼中精光闪闪,一瞬不瞬的盯着单唯一的小嘴巴,就等太爷爷三个字从那张可爱的小嘴里蹦出来。

    软软的,糯糯的,嗲嗲的,甜甜的……

    一定很好听,很好听!

    正在陆荣轩望穿秋水的等着那三个字时……

    “爸,我们回来了。”

    门口传来一道浑厚的嗓音,让单唯一刚准备启动的小唇又阖了上去。

    陆荣轩心里那个急啊……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眼神如刀子般甩向陆政衍,“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不是您打电话催我和悠蓝回来的吗?”陆政衍一脸疑惑的问。

    宋悠蓝将行李箱放在一旁,几步走到单唯一面前,微微弯腰,脸上绽开如冬日阳光般的笑容,“你就是小唯吧?”

    单唯一皱着小眉毛躲开了宋悠蓝亲昵伸过来想摸他脑袋的手。

    刚进来的这两个人单唯一在照片上见过,住院的这段时间,陆荣轩几乎形影不离的陪着他,给他讲童话故事,读十万个为什么,将家里的相册端给他看,一个一个仔细讲解让他认识。

    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叫陆政衍,是陆邵东的爸爸,接替陆荣轩的位置,如今是首都的首长。

    穿着米白色针织开衫风衣的也就是想摸他头的女人叫宋悠蓝,是陆邵东的妈妈,职务文工团团长。

    单唯一比较认生,对于不熟的人,不喜欢太亲近,但是想到陆荣轩刚才和他说的话——全套都得按亲儿子的标准来,不然陆叔叔会不高兴,不高兴了就想和妈妈生宝宝。

    抿了抿小嘴,有些怯生生的看着身前笑容和煦的女人,小声的喊了一句:“奶奶。”

    宋悠蓝怔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更浓,“嗳,真是我的小乖孙。”忙不迭的从口袋里将之前准备好的大红包拿出来,递给单唯一,“来,这是奶奶给你准备的见面礼。”

    单唯一摆摆手,“谢谢奶奶,我是小孩子不需要钱。”

    陆荣轩在旁开口,“拿着吧,这是你奶奶的一片心意。”

    单唯一这才伸出小手接过。

    陆政衍听见那声奶奶很是眼红,但是久居高位养出来的高冷性子,从不表露自己的喜好,面色沉静,但是往单唯一那边走的脚步却有些急促,然后硬邦邦的将自己的红包也塞了过去。

    单唯一乖巧的说了一声:“谢谢爷爷。”

    陆政衍威严的嘴角轻勾,点点头,轻“嗯”了一声。

    陆荣轩在一旁嫉妒得老眼发红,这都什么事儿?

    他苦口婆心的拐骗了半天,一句太爷爷还没听进耳,倒是让儿子儿媳妇捡了个便宜,抢了个先。

    正准备开口让单唯一喊他太爷爷。

    单唯一扭了扭小屁股滑下沙发,“我上楼将红包给妈妈看管。”

    陆荣轩看着那抹小身影蹬蹬的上楼,欲哭无泪,在心里呐喊:我呢,你还没喊我呢?

    之前小唯在走道里的哭声已经惊醒了单若南,单唯一来到卧室的时候,她已经洗漱好了,几步走过去,蹲下身子,摸了摸单唯一的小脸蛋,“刚才怎么哭了?”

    单唯一摇摇头,“没事,给。”

    单若南没接单唯一递过来的红包,而是蹙着秀眉问:“哪来的?”

    “爷爷奶奶给的。”

    爷爷奶奶?单若南怔住,她爸妈都去世了,哪来的爷爷奶奶?想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是不是你不听话,陆太爷爷用红包哄你?妈妈不是说过了吗不能……”

    “真的是爷爷奶奶给我的,我说不要,太爷爷要我接的。”

    太爷爷?单若南又怔了一瞬,试探性的问:“你说的是陆太爷爷?”

    单唯一点点小脑袋,可能对改变称呼也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捏着自己的小衣摆,小声说:“爷爷奶奶刚回来。”

    单若南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昨晚知道陆邵东喜欢她,现在单唯一又改了称呼。

    单若南有种一下子被幸福砸晕头的感觉,激动的抱住单唯一,忍不住热泪盈眶。

    陆邵东从卫浴间出来,看见的就是单若南抱着单唯一泪流满面的画面,吓了一大跳,几步走过去,轻抚着单唯一的背,眉梢眼底都是心疼,“是不是胸口疼?别怕,陆叔叔送你去医院。”

    单唯一咬了一下小唇瓣,小声说:“爸爸,我没事。”

    陆邵东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下似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定定的看着单唯一,内心狂喜,嗓音微颤,“你……叫我什么?”

    单若南有了之前爷爷奶奶太爷爷这一系列改变的称呼,这会儿倒是比陆邵东镇定多了,但还是忍不住心酸,放开单唯一,擦去眼角的泪,看着单唯一柔声说:“乖,再喊一次。”

    单唯一视线在单若南和陆邵东面上来回看了一次,最后低下头,将手里的衣摆捏得很紧,小唇轻启,“爸爸。”

    陆邵东眼阔猛地缩了一下,激动的握紧了单唯一的小手,“再叫一声。”

    单唯一小眉毛打结,嘟着小嘴说:“爸爸,疼。”

    “疼?哪里疼?”陆邵东神情紧张,“胸口疼吗?”

    “不是。”单唯一小脸憋得通红,很难受的模样,“手疼。”

    “手?”陆邵东低头,急忙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捧着单唯一被他捏红了的小手轻轻吹着气,“对不起,爸爸不是故意的。”

    单若南含泪笑了,脸上尽是幸福女人的风情,“瞧把你激动的。”

    陆邵东一手揽着单若南的肩头,一手搂着单唯一的小腰,俊美如斯的脸上尽是恣意和满足,“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因为有你们,我的生活才更精彩。”

    一家三口煽情了片刻。

    单若南突然想起正事来,“邵东,小唯说爸妈回来了。”

    陆邵东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然后一点点褪去,“爸……回来了?”

    “嗯。”单若南看陆邵东这反应,有些不明所以的问:“怎么了?”

    陆邵东一脸头疼的模样,“爸在电话里知道我五年前就有了儿子,竟然懵懂的不知情,气得不行,在电话里就将我好一通训斥,你是不知道,之前我俩一见面他就为了孙子的事和我吵,我经常被他关禁闭,这次他在电话里说我做事混账马虎,一定要将我逮回部队去好好操练,不行不行,我得躲躲。”

    陆邵东起身就往窗户那边走。

    单若南有些哭笑不得的问:“你不会想爬窗吧?”

    陆邵东以为单若南关心他的安慰,回头睇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这窗户我经常爬,很安全。”

    可不经常爬吗?每次他和陆政衍闹翻了,陆政衍要逮她去部队,他就从这里逃跑。

    陆邵东刚推开窗户,门口就传来陆政衍严厉的嗓音,“你再敢跳一次试试?”

    陆邵东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抬脚大长腿就往窗口上迈。

    “你儿子看着呢,你想给他树立一个什么样的形象?”陆政衍威严的嗓音再次响起。

    一句话将陆邵东定格在了窗口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