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 第486章 结局篇(十四)
    黑色揽胜在大道上极速行驶,朝着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万芊双手紧紧攥着胸前的安全带,神情一片慌张,她不知道谁需要急救,单立渊,还是苏又菱?

    车子刚停下,万芊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单傅瑾扶着万芊的腰,两人朝急诊大楼走去。

    来到咨询台,单傅瑾问:“请问一个小时前有没有一个叫单立渊的人送过来急救?”

    “请稍等。”护士在电脑上查询,片刻后摇摇头,“没有。”

    万芊压下心底不知名的恐惧,颤声问:“苏又菱呢?”

    “我找找……苏又菱有,早上七点二十左右送过来的。”

    万芊脸色霎时一片苍白,急忙问:“她现在怎么样了?人在哪里?”

    护士摇摇头,“不知道,这里只登记病人是吃安眠药自杀送过来急救,至于现在的情况你可以去3号诊室问问徐医生,这个病人是他负责的。”

    万芊听见安眠药自杀几个字,两腿一软,若不是身后单傅瑾扶着她的腰,恐怕现在早已坐到地上去了。

    单傅瑾说了一声“谢谢”便扶着万芊去了3号诊室,来到门口,因为才八点多,比较早,诊室里还没有病人,只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洗手池旁洗手。

    “徐医生吗?”单傅瑾开口问。

    “嗯。”徐医生回头看了万芊他们一眼,“哪里不舒服?”

    单傅瑾扶着万芊走进诊室,“我们是苏又菱的家属,想问一下她现在怎么样了?”

    徐医生洗手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急忙三两下将手洗干净,脸色沉重的走了过来,“病人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心跳,你们这些做儿女的怎么才过来?病人的丈夫在医院好一通大闹,非让我们救人,已经失去生命特征,我们如何救……”

    万芊听见医生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人一懵,浑身血气上涌,一阵头晕发热,眼泪哗哗的往下掉,腿脚发软,身子往下滑。

    单傅瑾扶着万芊的腰都扶不住,只能打横将她抱在怀里,脸色冷峻的打断医生的话,“人呢,现在在哪儿?”

    “病人丈夫受了刺激晕过去了,现在急诊部的临时病房里,他们身上没有手机,我们联系不上家属,便将死者送去了停尸间……”

    医生还没说完单傅瑾就抱着万芊出了诊室,一边疾步往外走一边对怀里捂着嘴嘶哭的万芊说:“我送你去病房休息一下,二婶的事我来处理?”

    万芊摇头,扬起泪水四溢的脸看向单傅瑾,手紧紧攥着他胸前的衣襟,纤细的指关节根根泛白,浑身都在发抖,呜咽出声,“不要……我要去看她……我要去看她……”

    单傅瑾俊朗的眉眼间尽是心疼和凝重,“好好好,去看她。”

    还想说让她放松心情,医生说了她现在情绪不能紧张,但是单傅瑾说不出口,这种时候,她如何能放松心情?

    单傅瑾眉间的沟壑越蹙越紧,削薄的唇紧抿成一条白线,从内心里涌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单傅瑾抱着万芊刚出了急诊大楼,在怀里隐忍嘶哭的女人没了动静,低头轻喊了一声,“芊芊……”

    “……”万芊的头埋在单傅瑾胸口,没有任何回应。

    单傅瑾横在万芊背部的手微微使力,万芊的脸便仰了过来,苍白满是泪痕的小脸上一双眼睛无力的轻阖着,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单傅瑾调转脚尖抱着万芊朝妇产科疾步走去,一番检查下来,没有大碍,只是悲伤过度导致情绪紧张晕了过去,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医院没人照顾万芊,单傅瑾便打算将她送回家,苏妈可以照顾她。

    半路上的时候万芊醒了,哭着闹着要回医院。

    单傅瑾压下心中的悲伤,轻声哄她,“你身体太虚弱,医生说了你情绪不能太过紧张和激动,医院那边需要我去处理,我没时间照顾你,听话,好不好?”

    万芊用力咬着唇瓣,悲伤的眼泪顺着素净苍白的小脸流进嘴里,咸咸的,很涩,万芊用手背胡乱擦了一把,满脸乞求的看着单傅瑾,“我不哭,不激动,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你带我回医院好不好?”

    单傅瑾何尝不明白万芊此时的心情,好不容易找回了妈妈,可她们都来不及相认,连一声妈妈都没叫出口,苏又菱就这样离开了,这份痛,何止锥心刺骨?

    就是因为这样,单傅瑾更不能让万芊去,看见苏又菱的尸体,万芊只会更伤心,到时候再来几次晕倒,她的身体如何承受的住?

    单傅瑾脸色沉静如水,隽黑眸子直直的看着前方认真开车。

    万芊见单傅瑾沉默不语,伸手拉住他西装一角,染了哭腔的嗓音无助而脆弱,“傅瑾……求求你了……”

    单傅瑾腾出一只手握住万芊拉他衣角的小手,裹在温热的掌心轻轻捏了一下,不容置喙的口吻:“听话。”

    万芊知道单傅瑾不会带她回医院了,委屈的不行,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她好,但此时她满心想着见自己母亲最后一面,对于他的做法完全不领情,用力想将自己的手抽回,但他握的很紧,她根本无法抽出来。

    万芊将头转向窗外,眼泪如开闸的洪水争先恐后的往外流。

    单傅瑾墨眸中满是疼惜,“我给瞿朝阳打了电话,回家她陪着你我放心。”

    万芊向着窗外抹眼泪,没理会他。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的时候,站在门口等待的瞿朝阳连忙走到车边,挽住从车里下来的万芊。

    单傅瑾从驾驶座上下来,站在车门边,对瞿朝阳说:“芊芊交给你了,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

    瞿朝阳递给单傅瑾一个放心的眼神,“你去忙吧。”

    单傅瑾看着两人进了别墅才驱车离开。

    瞿朝阳扶着万芊直接上了二楼卧室,“睡会儿吧?”

    万芊摇摇头,她现在哪里睡得着。

    两人在床沿坐下,万芊抱住瞿朝阳,泪如雨下,“阳阳……你说是不是我上辈子做多了坏事……这辈子老天爷才会这样折磨我……让我从小被人抛弃……领养了被养父嫌弃……好不容易找到了亲生父母……昨天父亲生死未卜……今天母亲……自杀去世……”

    瞿朝阳也红了眼眶,轻轻的拍着万芊的后背,“你要往好的方面想,你有一个爱你如命的哥哥,还有一个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袁大哥,现在又有一个爱你胜过爱自己的丈夫,肚子里还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人生就是这样,有舍有得,有苦有甜,咬牙挺一挺,一切都会过去的。”

    “阳阳……我咬牙了……还是好难过……”

    “嗯,我知道。”瞿朝阳放开万芊,心疼的替她擦眼泪,自己的眼泪却又忍不住流了出来,“睡吧,睡一觉起来心情或许能好点,睡不着也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你得为你肚子里的宝宝着想,我在这里陪着你,好不好?”

    万芊低头看着自己隆起的小腹,手轻轻的一下一下抚摸着,眼泪顺着长长的睫毛滴落在小腹的针织线衣上,瞬间晕开一层更深的颜色,小声哽咽,“宝宝……你见不到外婆了……”

    “芊芊,你别这样。”瞿朝阳将万芊垂在两颊的长发别到耳后,“你这样……我心疼……”

    万芊抬眸,瞿朝阳泪水盈然的眼中尽是担忧和心疼,她怎么能拉着阳阳一起难过呢?伸手给瞿朝阳擦眼泪,“你别哭,我睡觉。”

    瞿朝阳急忙将眼泪擦了,扶着万芊躺下,给她盖好被子,坐在床沿陪着她,“睡吧。”

    万芊正准备闭上眼睛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上面似乎还压了什么东西,“阳阳,那是什么?”

    瞿朝阳顺着万芊的视线起身将床头柜上的东西拿过来,看见纸上的内容,眼睛瞬间又红了,“你……妈妈留给你的……”

    妈妈?

    万芊有那么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哧溜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接过瞿朝阳递过来的纸,上面写了几行字,字迹和如苏又菱的人一样整洁素雅漂亮。

    纸上有水滴滴在上面晕开后干了褶皱的痕迹,应该是她写的时候流下的眼泪。

    【芊芊,我的女儿,也只有用这种方式我才敢这么叫你。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没有陪着你一起长大,让你受了很多苦,还好,老天爷有眼,让你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虽然妈妈做了错事,愧对立渊和又琪,但是只要一想到你和瑾儿没有亲缘关系,我瞬间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即便我被人唾骂,只要我的女儿能幸福,我无怨无悔。

    但是妈妈是个胆小的人,我不敢面对他们,所以妈妈想离开,去一个他们找不到我的地方。

    卡里有一笔钱,都是我养花赚的,很干净。

    妈妈留给你不是为了让你感激我,而是为了让我自己的良心不那么痛。

    对我来说离开是一种解脱,你不要伤心,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在远方祝福你。】

    万芊看完这段话早已哭的泣不成声,可是即便泪水早就模糊了视线,她还是直直的看着纸上的字,舍不得移开视线。

    瞿朝阳将卡放进万芊手心,然后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肩上,给她安慰的同时,陪着她一起哭泣。

    万芊将卡攥的紧紧的,卡的边缘仿佛掐进肉里,掌心传来尖锐的疼痛,却不及心上那痛的万分之一。

    良久,万芊缓缓开腔,嗓音嘶哑的几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阳阳,送我去医院好不好?”

    “可是你的身体……”

    “我想见她最后一面。”万芊从瞿朝阳肩上起来,眼睛里尽是心碎的泪水和血丝,“她是我的……妈妈,我想见妈妈最后一面,求你了。”

    瞿朝阳咬住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哭出声,泪水涟涟的看着万芊,好半响才点头,“但是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多想想肚子里的孩子……”

    万芊擦掉眼泪,说:“好,我一定好好照顾自己。”

    车上,万芊一直静静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绿化带,没说话,也没哭,整个人安静的仿佛不存在。

    这样的万芊反而让瞿朝阳更担心,让她控制情绪,不是要她将所有的情绪都压在心里,这样憋着会出事的。

    “芊芊。”

    万芊转过头看向瞿朝阳,“我没事,你好好开车,别分心。”

    瞿朝阳还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说:“不然我们还是别去了……”

    “我真的没事,刚才大哭了一场,心里舒服了很多。”万芊强扯出一抹浅笑,“道理我都懂,逝者已逝,我们活着的人还得继续好好活着。”

    瞿朝阳点点头,“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

    梁鹤九点多彻底清醒了,医生给他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一切情况恢复都不错。

    警察局接到梁鹤凌晨醒来过的消息后就派了一个人来医院,守在重症监护室外,希望能在他身体允许的情况下,交代一下与案件有关的事。

    这会儿见医生检查完出来,警察连忙上去问:“医生,他现在可以说话吗?”

    医生,“病人已经渡过了危险期,一会儿就会转入普通病房,但是病人身体还是很虚弱,需要多卧床静养,你们沟通最多不能超过五分钟,而且尽量让他少说话。”

    警察连连点头,“好的。”

    梁鹤转入普通病房后,警察便开始询问他。

    梁鹤将单立渊做过的事都简单交代了一下,没有说具体过程,只交代了一个结果。

    警察考虑梁鹤身体虚弱,便没问详细过程,打算等他进一步恢复后再来详细询问,收集证据等后续的事。

    但是梁鹤交代的这些,加上单傅瑾昨天去警局给出的那些证据,已经足够警方逮捕单立渊了。

    警察走了后,梁鹤看向双眼通红站在床边的妻子,眉眼焦虑的问:“你姐呢?”

    昨晚苏又菱在床边说的那些话,梁鹤全都听见了,只是他当时眼皮异常沉重,他试了好几次都睁不开眼,但是他的思维却是很清晰的。

    苏又菱说的那些话……有种……告别的意思……

    虽然梁鹤醒来第一个问的是苏又菱,让苏又琪心里有些难过,但是她看得出来梁鹤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加上今天早上她打苏又菱和单立渊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心里那点难过瞬间被担心取代,拿出手机,一边打开通讯录一边说:“我问一下瑾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