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天神话公寓 > 第82章 市井隐神医
    “失明!”

    林师傅听了许仙一席话,顿时神色大变,他前几年和人比斗时头部受过伤,自那之后就有黄昏难以视物的毛病,近来越发严重,不过他一直以为是夜盲症,没往心里去,也没有去诊治。

    眼睛对武师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如果真的失明,那对他可是致命的打击。

    后面的吴明走到暮雨身边,小声说:“这个许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看那个棒槌已经被他忽悠住了。”

    暮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许仙是药铺掌柜,肯定要有点真本事才行。”

    吴明恩了一声,点头赞同:“放到现在起码也是副主任医师,高级职业人才。”

    那边许仙对着有些惊慌的林师傅摆摆手,从腰间取出一个檀木盒。

    “阁下的病因应该是头部遭受过打击,导致眼部经脉损伤,再加上气血压抑,才会如此。虽然凶险,但也不是无法可解,万幸发现的还算及时,用针灸辅佐药石,可令经脉恢复正常。”

    许仙说着打开檀木盒,里面是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擦拭的晶莹雪亮,光泽闪闪。

    许仙挑出一根三寸长短的银针,凑前一步望向林师傅:“在下常年行医,在针灸上略有心得,只需在左眼一针,便可初见成效。”

    “这个……”林师傅看着眼前这根亮晶晶的银针,脸色有些发白,用银针插眼睛,简直想一下就让人感到痛。

    许仙捏着银针,轻笑了下:“看阁下身姿威武,难道还怕这根细如纤毫的银针?”

    林师傅听到许仙的话顿时面色一变:“有什么怕的,来吧!”

    吴明和暮雨也有些好奇,纷纷围上来观看。

    许仙上前一步,举起手中银针如蜻蜓点水般在林师傅左右眼上各轻轻一刺。

    林师傅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即一股泪水止不住的流出眼眶,瞳孔深处却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真的清楚了许多!”

    林师傅拭去泪水,眨了眨眼,脸上满是惊讶和激动。

    “想不到在此地竟然得遇神医,实在失礼!”

    林师傅抱拳对许仙深鞠一躬,脸上已经满是心悦诚服。

    “吾辈悬壶济世,此乃应为之事。”许仙又走到林师傅面前,观察了一会:“针灸只是缓解症状,根治还需药石之力。我一会给你写个方子,你拿去前堂抓药,用百草霜加黄芪煮水,毛巾热敷,每隔三十天来针灸一次,三个月之后便可恢复如初。”

    “药方,抓药?”林师傅一脸茫然,抬头四下看了一圈,难道这老宅是一处药房?

    吴明暗中叫糟,看来许仙是把这里当成他的保安堂了,他连忙上前一步。

    “是这样的,你这个病要分四个疗程,每个疗程一次针灸,再加中药调理,一个疗程的费用……”

    吴明转头望向暮雨:“……三百?”

    “五百。”暮雨迅速做出纠正。

    “原来这里是神医的住处,之前唐突冒犯,实在是太过失礼,惭愧之极!”

    林师傅二话不说掏出钱包,拿出一沓钞票:“这里是三千元钱,两千诊费,另外一千是作为唐突高人的赔礼。”

    许仙尴尬的笑了两下:“这个……就不必了吧。”

    暮雨快步走过来伸手把钱收下:“看在你的诚意上,我替先生原谅你了,一会先生开了药方,你自己去找药店抓药,一个月后再来复诊。”

    林师傅连声称是,一副诚恳,和之前的傲气凌人判若两人。

    随后由许仙口述,吴明将药方写下交给林师傅,林师傅拿到药方后千恩万谢,离去的时候已经全然忘记了之前来此的目的。

    暮雨掂了掂手里的一沓钞票,满意的点了点头:“想不到开武馆的人还这么有钱。”

    吴明关上大门,颠颠的跑回来:“可以分钱了!”

    暮雨看了吴明一眼:“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因为你闹上门来了!要不是许仙在,还不知道怎么收场,这钱是许仙的,你别凑热闹。”

    吴明脸色一苦,看来这黑心房东真不是盖的,钱到了她手里,真真是一分也别想要出来。

    暮雨又转头望向许仙:“你昨天把我家里搞得一塌糊涂,这钱就当做赔偿了。”

    “在下正有此意。”许仙微笑点头,毫无气恼之色。

    “你这也太过分了吧,一个人独吞!”吴明实在忍不住了。

    暮雨看了吴明一眼:“这样吧,我再免掉你两个月房租,不过钱不能给你,我马上要出远门,需要用现金。”

    吴明的心情这才算缓和了一些,两个月房租虽然不多,但多少也是肉,不过他很好奇成天宅在家里的暮雨要去哪。

    “你要出远门去哪里?”

    “去爬雪山。”暮雨随口回了一句,却把吴明惊得不轻。

    “爬雪山?就你这个宅女?”

    暮雨没再回答,扭头望向许仙:“给我们说一下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仙点头称是,三个人走进客厅落座,许仙开始讲述。

    “我本是杭州人士,自幼跟随保安堂掌柜学习医术,掌柜去世后无儿无女,将宝安堂交给我打理,如今我和姐姐姐夫相依为命。”

    “一月前,在下与白姑娘在西湖断桥偶遇,同舟渡河。白姑娘温柔可人,冰雪聪慧。当日丝雨绵绵,我将随身油纸伞赠与白姑娘,并约定十日后去她府上取回。”

    吴明、暮雨侧耳倾听,到目前为止都是正常的故事线。

    “前日我去白姑娘府上取伞,却始终未能得见她一面,被她的丫鬟小青百般阻挠,最终小青告知我纸伞已被白姑娘转赠他人,要我勿要再念。我离开白府时,又听到下人们议论,说白姑娘最近和一位姓宁的公子多有往来,两个人游山玩水,吟诗作画……哎……”

    许仙说到伤心处,双目再度泪光闪现。

    吴明舔了舔嘴唇,看了暮雨一眼,想不到要怎么劝许仙。

    宁采臣果然厉害,他本就是风流才子,比许仙这种经济适用男的女人缘要强的多。

    而且以许仙的性格,让他去竞争,估计他也磨不开脸皮。

    但是许仙不是对白素贞有恩吗?白素贞是为了报还许仙的因果才嫁给他的,这其中难道还有其他的问题?

    “那个姓宁的公子,你有没有去探一下底细?”吴明先询问情况。

    许仙点点头:“我请姐夫帮忙去打听了一下,那位公子名叫宁采臣,似乎是上京赶考途中路过杭州,写的一手好字,文采非凡。”

    吴明哦了一声,点点头说:“其实他就是一个穷书生,根本没办法和你比。”

    许仙愣了:“此话何解?”

    “你是保安堂的神医,家境殷实,而且救死扶伤,身受相亲爱戴。”吴明找到了突破口,开始滔滔不绝。

    “再说那个姓宁的书生,一无功名二无家业,根本就没有经济实力成家立业。像这种读了几年书之后宅在家里啃老,偶尔吟诗作画附庸风雅的人,我们都叫他们……”

    吴明咂了咂嘴,想了半天没想到合适的词,转头望向暮雨:“叫他们什么来着?”

    “作家。”暮雨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吴明站起来拍了拍许仙的肩膀:“不要气馁,白姑娘冰雪聪慧,对终身大事不会草率行事,你回去之后就请媒人正式登门提亲,有情人一定会终成眷属的。”

    许仙脸上闪过一丝迷惑神色:“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么做有点强人所难的感觉?”

    吴明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绝对不会,你仔细回忆一下当日和白姑娘同舟共度的情景,白姑娘心中对你有意,在没有当面见到她之前,绝对不要气馁!”

    许仙思索了一下,脸上现出恍然之色,他这次去白府一直被小青挡住,根本没见到白素贞,这一切都是道听途说,似乎有庸人自扰之意。

    “之前叨扰了一夜,非常不好意思。”许仙站起身来,精神已经好了很多,对着吴明和暮雨鞠了一躬:“今日听公子一席话,令我茅塞顿开。我回家后就去金山寺上香求姻缘,之后就找媒人去白府提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