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天神话公寓 > 第91章 尾山秋陆
    开阔的平台上酒香飘散,上百名妖狐欢宴不休,男者束冠博带,女者艳妆羽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推杯换盏间促狭相笑。

    狐族老祖把婴宁拉在身边,压低声音问:“宁丫头,那个吴公子就是你带回来的朋友么?”

    婴宁点头嗯了一声:“太奶奶,人我带回来了,要怎么恢复原来的样子?”

    老太太又看了吴明一眼:“重阳是我族重要的日子,是你恢复狐身的唯一机会。只要在重阳夜头戴骷髅参拜北斗,就可解除掉你这半狐半狗的模样。”

    “可是我已经能化形了啊。”婴宁脸上浮现出一片迷茫,“就算再进行一次仪式也没什么用吧。”

    老太太笑了下:“一般的仪式对你没用,需要用当场摘取的骷髅头才可以。”

    婴宁脸色顿时大变:“当场摘取,你是说要用活人的……难道你打算用吴明的?!”

    老太太嗯了一声,隐去脸上笑容:“看好那个人,不然错过了参拜的时辰,就要耽误一年时光!”

    婴宁心中顿时大乱,她带吴明来本以为是一般的帮忙,没想到需要用吴明的头盖骨!

    婴宁虽然是妖,但还是讲点义气的,这么坑吴明可不太好。

    “太奶奶,这个吴明平时傻里傻气的,他的头盖骨估计不好用,不然我现在下山去抓一个机灵的回来?”

    老太太摇了摇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你是因为他变成这样,自然也要由他来解掉你的问题。”

    婴宁微微皱了下眉,看来太奶奶不会改变主意,还是找机会带着吴明开溜吧。

    “那我去看着他,免得他跑了。”婴宁随口说了一句,就离开太奶奶的位置,来到席间寻找吴明。

    等她找到吴明时,吴明一手一个包子,正吃得开心,边上的老狐涂已经不胜酒力,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这老家伙,又来混酒喝!”婴宁抬手把老狐涂推到一边,之后坐在了吴明边上。

    “你们好像都不太喜欢这个老糊涂?”吴明忍不住开口问。

    “这只老狐狸年纪不小,但连自己的族人都骗,四处讨嫌,所以涂山上所有狐狸都不容他。”婴宁皱了皱眉:“不说他,吃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此刻场地中央正有十余名美艳的狐女翩翩起舞,伴随着忽快忽慢的鼓点满场飞舞,看得人眼花缭乱。

    吴明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含糊不清的说:“刚坐下就要走?我还没吃饱呢!”

    “吃吃吃,小心把命都吃没了!”婴宁还想再说,突然发现高处的太奶奶正在望向自己和吴明,顿时闭嘴收声。

    吴明边嚼边继续说:“说起来第一次见面时,你也是在黑山古刹偷东西,偷东西是狐妖的传统么?”

    “差不多吧。”婴宁伸手从桌上抓起一把花生,一颗颗扔进嘴里:“狐妖虽然外貌模仿人类,但没有人类那么多规矩道理,想要的东西就直接拿,随心所欲。”

    吴明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桌上,盘子里的蒸包依旧堆得像小山一样,足有三四十个。

    “这个蒸包不错,我看你们也不怎么吃,能不能打包带走?”

    婴宁瞪了吴明一眼,嘴一撇:“吃白食还要打包,脸皮真是厚的可以!”

    “不能浪费粮食。”吴明满不在乎,“带回去给暮雨和小倩尝尝,酒就不带了,小倩那丫头是个酒鬼。”

    婴宁哼了一声:“想的倒挺多,能不能回去还不知道呢……”

    吴明愣了下,“这话什么意思?”

    婴宁闭嘴不言,抬头四下张望,开始寻找溜走的机会。

    此刻突然中央广场上响起一阵嘈杂的乐声,把原本伴舞的鼓点搅的七零八乱,那十余名狐女不明所以,只有悻悻然退下。

    吴明和婴宁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只见一群人从东北角走进广场,为首的是一名身材略显臃肿的白面书生,手执摇扇缓步前行,时不时还和左右的狐妖打个招呼,在这人身后跟着十余名仆人打扮的随从。

    这些随从们拿着锣鼓乐器,一路走一路敲打,后面几个人还赶着一辆牛车,车上鼓鼓囊囊的堆了老高,被蒙布盖着,看不到里面是什么。

    “糟了!他怎么来了!”婴宁脸色一变,顿时整个人往后缩去,大半个身子躲在了吴明身后。

    吴明诧异的望向婴宁,“那个人是谁,你这么怕他?”

    “谁怕他!”婴宁不敢抬头,音调却高了八度:“这个人太烦,不想被他看到而已!”

    吴明越来越感兴趣了,追问:“这个胖子到底是谁?”

    “他不是涂山氏一族,而是京畿一带的尾山族妖狐,尾山一族自持高人一等,这家伙更是讨厌到极点,早知道他要来,我就不回来了!”

    婴宁显得越发坐立不安,左右瞄了几眼:“我看你吃的也差不多了,趁着他吸引大家注意,咱们偷偷回去吧。”

    “不着急,时间不是还早呢吗。”婴宁态度如此不自然,越发引发了吴明的好奇心,非要留下来看看这胖子是什么来头。

    “你自己要留下来的,可别后悔!”婴宁盯着吴明狠狠说了一句,随后把头埋到桌子下面不再作声。

    那白面胖子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迈着步子神色倨傲的走到主桌前,对着居中的涂山氏太奶奶行了一礼,文绉绉的拿腔作调。

    “京畿尾山秋陆,给涂山氏老祖宗,请安了!”

    座位上方的老太太脸上现出一丝喜色:“秋陆,你来给我请安可真是意外之喜,你爷爷如今还安好么?”

    “爷爷他身体安康。”名叫秋陆的胖子再度行了一礼:“他经常念起老祖您,说涂山地处荒僻,风寒雾重易得风疾,想请您去尾山住一段时间呢。”

    坐在下面的吴明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还好声音不大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想不到妖狐也有鄙视链,城市户口鄙视农村户口,这小子说话这么冲,不怕挨打么?”

    “我三年前打断过他一条腿,可惜了,当时下手太轻。”婴宁抬头说了一句,随后又迅速把头埋下桌子,就像一只沙漠里的鸵鸟。

    高处的老太太听到秋陆的话,脸色变了变,但随即发出一阵轻笑掩饰了过去。

    “替我谢过你爷爷的好意,我这一身老骨头走不动了。等将来你和婴宁把婚事办了,让那个丫头去尾山享福就好了。”

    “哦——!”

    坐在下方的吴明恍然大悟:“原来他是你的……”

    吴明话说到一半,就被婴宁在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啊——!”

    吴明一声惨叫,引来左右侧目,他连忙用手捂嘴,和婴宁一样把头埋在桌子下面,变成了两只鸵鸟。

    “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挖了你的头盖骨!”婴宁侧头冷冷的看了吴明一眼,顿时让吴明出了一身冷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