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奉天承运 > 第五百三十章 先天演卦
    孟萱看着我,慢慢的说着:“太乙卜算算是什么,这个东西才是厉害,算卦最厉害的。当属于先天演卦。周文王你知道吗?先天演卦就是他的独门秘籍那一类的东西,我一开始还不知道你会遇见这个东西,现在你遇见了,我只能是告诉你了。”

    我点了点头,“周文王,我读书少,我不清楚啊。孟萱你的跟我好好的说说。”我对于这些历史知识我真是有点的不明白。

    “你知道那个太乙卜算是吧,但是这个先天演卦可是比太乙卜算要厉害的多了,太乙卜算是从先天演卦那边衍生出来的。你现在拿到的这枚铜钱就是周文王算卦的时候用的八枚铜钱当中的一枚,你要继续找寻,还有一个先天龟甲,你一定要找到这些,这个对你以后,对清儿以后都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孟萱慢慢的说着。

    “帮助?到底是什么帮助啊?”我抱着孟萱问着。

    “小寻,你的历史知识这么差啊,你可以问问清儿,记住我的话,一定是要找到八枚铜钱还有先天龟甲。”孟萱趴在我的怀中低声的说着。

    “恩,好吧,我明天问问清儿吧。孟萱,是不是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听见孟萱这么说,我感觉既然孟萱这么重视这先天演卦,那么,这个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而且,既然这个先天演卦好像是很厉害的,孟萱是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让我找一个没用的东西吧,这个也不符合孟萱的性格啊。

    孟萱看着我,摇了摇头:“小寻,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你手上现在拿着的是属于‘阴’的是枚铜钱当中的一个。这个也叫‘阴钱’,与之相对应的还有‘阳钱’,‘阳钱’跟‘阴钱’分别有四枚,你手上现在只有一枚,这些铜钱之间是有联系的,就算你自己不去找,他们也会来找你的,等你聚集了八枚铜钱,便是可以找到那先天龟甲的下落。”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就是凑齐八个就能召唤龟甲了是吧?”我笑着说着。孟萱也是笑了笑。“是的,好了,我就先走了。”

    孟萱从我的腿上站起来,一时间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孟萱才走,书房的门竟然被打开了,进来的是清儿。“清儿,你怎么还不睡觉?明天不是要上课的吗?”

    清儿看着我,还到处的看了看:“爹,我感觉娘上来了,娘是不是走了?”

    这个小子还真是敏锐啊,“恩,娘的确是上来过了,找爹有事的,对了,清儿,你知道那个什么周文王吗?”

    清儿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知道啊,爹,你好端端的问我这个是干什么?”。“没什么,我就是随便的问问,你要是知道的话,你告诉我,我听听。”我倒是没有觉得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就不相信了,难道每个人就全知全能的吗?我看也不一定,我这个说好听了,就是不耻下问啊,是值得肯定的。

    清儿大概的跟我说了一下,我才知道这个先天演卦这么的厉害,要是我学会了这个,吉凶祸福什么的完全是不在话下啊。

    跟清儿说了一会,我便是回去睡觉了,第二天一早,我才是起床,就接到了沈天的电话,“你有空吗?来省城一趟。”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啊?”我问着沈天,沈天在那边也是有点的无奈,“我们这边有一个小子,你来帮忙劝劝。”

    “不是那阴阳事?”我有点小心的问着。沈天在电话那边很是肯定的对我说着:“不是阴阳事,你人来就行了,到时候,我再跟你说。”

    这个沈天还真是有点的心急,我话还没有说完呢,这个老家伙竟然是已经将电话给挂断了,我看着这个电话,我的这个心里面还真是有点的七上八下的,我才不相信这个老东西说的呢,依旧是第二天去,今天我还是在家里面准备着东西,到了那边之后,我再准备东西也是来不及。

    我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师父,师父在家里好像也像是闲不住的样子了,“小寻,我跟你一起去吧,天天在你家吃吃喝喝的,再不走动走动,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要死在这边了。”

    我跟林木森的目光随即甩到了师父的身上,师父看着我们两个:“看什么看,我说错了。”我的鼻子一酸,想起上次我在新福村遇见师父的事情,“师父,你说的是什么话,清儿还没有孩子呢。等清儿以后有孩子了,那个林大哥跟我有孙子了,你还要跟我们的孙子起名字,批八字呢。”

    师父看着我,笑了笑:“你小子,说话总是这么一套一套的,好好好。师父说错了,你们两个,恩,我算是带出来两个好徒弟了。不错。不错啊。”

    师父一边说着,一边便是向着外面走出去。我看了一眼林木森,林木森跟我在这边抽着香烟慢慢的说着:“师父这个是在家里面闲得无聊了,想的有点的多,唉,师父就这样,一天到晚的在外面奔走,现在好不容易安稳下来了,师父还一时没有调整过来。”

    “我也明白,上次你不知道,我跟师父在新福村的时候,师父吃的都是那些发霉的大饼,唉,我问师父,我们给他的钱呢,你知道师父的说什么吗?说是在外面的时候,有一户挖矿的人家,因为矿塌方,人没出来,家里面只剩下孤儿寡母,师父便是将钱全都是给别人了,反正,现在无论师父要说什么,我都不会让师父离开。

    无论师父怎么说,我也不同意让师父一个人再出去了,想要出去晃晃,我们两个人带他出去。反正我就是不让师父出去。”我很是固执的说着。

    林木森看着我这样,也是笑了笑,“小寻,我知道了,不让师父出去就不出去吧,你说说,你都是孩子的爹了,怎么还给人感觉是在耍小孩子的脾气啊?”

    “林大哥,你说说,我们也赚了不少的钱了,师父就一个,我不愿意师父出事。”我很是笃定的说着。

    “恩,这样也好,反正我们下次出去的时候,我们就带着师父出去,对了,沈天这次说就让你一个人去?”林木森问着我。

    我点了点头,“沈天在电话里面也没有说的清楚,好像是说这一次的事情跟阴阳事没有什么牵扯的。”

    “没有牵扯?哦,那就当是出去散散心吧。”林木森淡淡的说着。

    第二天一早,林木森便是送我跟师父去县城了,我跟师父直接上车去省城,我上车之前打了一个电话给沈天,沈天说他会在车站那边接我们。

    我们中午的时候到的省城,一下车就看见沈天在那边等着我们了,“李师父、小寻,走吧,我们车上说。”

    看见沈天这样,我跟师父对视了一眼,看来,虽然找我们来,虽然不是什么阴阳事,但是,这个事情也是一定的不简单的。

    “唉,小寻,这次找你来,是想要你给我劝说一个人的。”沈天坐在车上,直接开门见山的说着。

    “劝说一个人?什么情况?沈大爷,这个劝说这样的事情,你自己不能搞定吗?还要我来劝说?”我很是疑问的问着。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着:“还听不出来吗?这个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而且,肯定是什么棘手的事情。”

    沈天在前面笑了笑,也是点了点头,“这个小子,高先生的儿子,叫高胜飞。怎么说呢,他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杀了人,但是,这个人,也不是他杀的。这个怎么说呢,在前几天,省城发现了一个女子被杀案。

    这个案子,一开始就是高胜飞去投案自首的,警方一开始还不知道,是由高胜飞去公安局自首的时候说的,说他杀了人,时间、地点、杀人的方式都说的清清楚楚的,就这样,警察便是将高胜飞给控制起来了。

    按照高胜飞的口供描述,警方呢马上就是找到了那个案发现场,案发现场跟高胜飞说的一模一样,但是,警方在现场还发现了一个摄像头,按照这样来说,现在人犯也是自首了,警方呢也不能光是这样就要给高胜飞定罪吧。

    所以,便是看了一下摄像头,但是,呵呵,令人感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监控摄像头下面的那个凶手竟然不是高胜飞,而是另外一个人,叫金柱,呵呵,在金柱住的那个地方,发现了作案的工具,就是普通的菜刀,上面的血迹跟被害人的血迹是吻合的,而且,那边还是有血衣什么的,凶手就是这个金柱无疑了。

    高长胜现在还只是一个大学生,案发的时候,他安安稳稳的在学校上着学呢,学校里面的各种摄像头都没有见到高长胜离开学校。他的那些同学也是能够证明这一点,但是,高长胜坚持的说人是他杀的。就赖在警察局不肯走了,那些的警察也没有办法,所以,高先生就找到了我。

    高长胜是高先生的儿子,那些警察也不敢将人给弄走,我也是劝了他好几天了,这个小子完全的就不听。我没有办法,只能是过来麻烦你了。”沈天也是很无奈的说着。

    “这个,倒是有意思啊?一个孩子竟然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全附身了?”师父很是很奇怪的说着。

    “不,没有,我在他的身上检测过了,没有被人施法。身上也没有黄符使用过的痕迹。”沈天很是肯定的说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