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臣闲妻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时冲动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一夜都没能睡好的温屿就被请进了陆离的帐篷。温屿快步进去,看到坐在里面的人时却忍不住停住了脚步,跟在他身后的人险些直接撞到了他背上。温屿瞪着坐在陆离身边的女子,半晌方才道:“睿王世子妃?”

    谢安澜点头,有些歉意地笑道:“不请自来,还请温将军见谅。”

    温屿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云麾军的军纪已经差到可以让人随便进出的地步了吗?

    见温屿如此,谢安澜倒是更加不好意思了。笑道:“昨天临时一些事情要处理,就没有通告给温将军,是我们失礼了。我带了一个人来,就当是向温将军赔罪了。不知道温将军意下如何?”说话间,叶无情拉着一个孩子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温屿又是一愣,复又狂喜。

    “云儿!”

    “爹!”那孩子正是温家二公子温子云,他被睿王府埋在边城里的探子救出之后,立刻就送出了城。如今百里修只怕还以为是柳浮云救走了他,正在全城搜捕呢。却不知道这孩子早就被谢安澜带着远离边城了。到底是小孩子,虽然温家的两个男孩都表现的很是坚韧,但那是在外人面前。现在见到了父亲,温子云还是扑到了父亲怀中大哭起来。

    “爹,大哥和妹妹……”温子云这段时间一直强忍着不肯苦恼,现在看到了自己敬仰的父亲,终于忍不住了。

    看到儿子,温屿又惊又喜。又想到尚且下落不明的长子和爱女,心中也是五味杂陈。谢安澜笑吟吟地道:“温将军不必担心,大公子和令爱我们已经找到了,之前觉得这边不安全,便让人带着往西戎腹地走了。我们已经派人去传信,说不定就是这两天他们也该到了。

    温屿大喜,“多谢世子妃!多谢两位!”再怎么样声名显赫战功累累,温屿也还是一个父亲。这些天一边要操心战事,一边还要担心儿女,温屿早已经心力憔悴。乍然听到这个喜讯,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谢安澜笑道:“温将军不必客气,咱们既然已经结盟,力所能及的事情咱们自然会全力以赴。”

    “不管怎么说,多谢。”温屿道:“以后若有什么用得着温某的地方,两位尽管吩咐。”说起来,温屿还有些不好意思。要知道,当初他们在肃州还不大不小地打了一仗。没想到人家现在却完全不计前嫌地帮自己找回了三个孩子。若是三个孩子出了什么意外,就算最后他们赢了,温屿也必定要抱憾终身的。

    更甚至,陆离和谢安澜都没有趁机提出什么要求。足见对方胸怀坦荡。

    谢安澜笑道:“温将军父子刚刚团聚,另公子只怕也受了不小的惊吓。还是先带他回去歇歇吧。”

    温屿也确实想要跟儿子谈谈,再三谢过之后带着温子云走了。

    成功的让温将军忘记了自己擅闯云麾军军营这件小事,谢安澜也很是满意。

    送走了温家父子,谢安澜靠在椅子边上看着陆离,“没趁机向温屿要点好处,是不是难受啊?”

    陆离摇摇头道:“温屿这样的人,就算是救了他的儿子,他也不会替你做违背原则的事情的。眼下我们也没有什么需要他本人亲自去做或者需要温家帮忙的事情。等以后有了再去找他,他不会赖账的。”温屿的人品还是不错的。

    谢安澜点点头,从旁边翻出了一些卷宗递给陆离道:“你这些玩意儿我看完了,如果宇文静真的同意了咱们的计划的话,我建议她选这个人。”

    陆离接过了谢安澜手中的卷宗扫了一遍,点头道:“确实很合适,只有一个问题。”

    谢安澜点头,“苍龙营。”

    陆离道:“不错,苍龙营是宇文策的心腹,宇文策的掌控力可不会像西戎皇那么松散。一旦宇文策出了什么事,谁都控制不了苍龙营。所以……”谢安澜轻叹了口气,道:“只能让苍龙营随着宇文策一起覆灭。”

    虽然跟苍龙营交过手,但是谢安澜对这支兵马并没有什么恶感。必须得承认,苍龙营确实是足够优秀的精锐之师。不仅精锐,而且忠诚。但是很可惜,苍龙营跟他们是敌人。战场之上,不分对错,只有敌我。

    陆离点头,“不错。”

    谢安澜道:“要全歼苍龙营,只怕比杀了宇文策还要难。”

    陆离道:“这个我考虑过很长时间了,所以…必须得胤安人自己动手。”

    谢安澜垂眸思索了一会儿,道:“还是我去吧。”

    陆离看着她不说话,谢安澜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道:“宇文静没那么容易糊弄,要么我去,要么你去。我觉得还不如我去。你说呢?”

    过了好一会儿,陆离方才微微点头道:“叶盛阳和薛铁衣陪你一起去。”

    谢安澜摇头,道:“薛先生陪我去就可以了。”

    陆离皱眉,谢安澜笑道:“难道我能光明正大的带着人往宇文策军中跑?人多了反而容易引人注意。我离开之后,你们……”陆离道:“这两天云麾军会主动出击,牵制宇文策的注意。”谢安澜点头,“好。”

    自从送走了谢安澜,宇文静就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即便是心中知道她其实并没有什么选择,却还是忍不住有些迟疑。毕竟…宇文策是她的父亲啊。

    “清河?清河!”宇文策不悦地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宇文静心中一震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宇文策面前出神,连忙抬起头来道:“父王。”

    宇文策有些不悦地扫了一眼宇文静,道:“本王说的话,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有?”

    宇文静道:“儿臣知错,儿臣…身体有些不适,一时没听到父王的吩咐。”

    宇文策微微挑眉打量着她,见她果然脸色苍白,眉宇间也带着几分憔悴这才点了下头道:“既然不舒服,就先歇着。正好,你手里的事情移交一部分给宇文岚。”坐在宇文静下首的年轻人对宇文静笑了笑道:“妹妹放心,二哥一定好好替你将差事办妥。”

    宇文静想要拒绝,宇文策淡淡道:“就这么定了。”

    宇文静只得咽下了口中的话,低声问道:“是,父王。不知父王方才还有什么吩咐?”

    叫宇文岚的年轻人笑道:“清河,父王刚刚说的就是这件事。”

    宇文静点了点头,轻声道:“原来是这样。”

    从大帐中出来,宇文岚和宇文静并肩而行,毕竟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交接。宇文岚打量着宇文静有些不太好看的脸色道:“看来,清河是真的病得很厉害。父王体谅你,这些日子你就好好休息吧。”宇文静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宇文岚,好一会儿方才道:“多谢二哥关心,二哥能替父王分忧,清河自然也是高兴的。”

    闻言,宇文岚眼眸微沉。宇文策的一众子女其实都是不太喜欢宇文静。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宇文静不过是个一个东陵女人生的罢了。在东陵这叫外室女,在胤安虽然没有这个说法,但是地位也差不多了。但是偏偏宇文静回到摄政王府之后就一直深受宇文策重用。甚至比他们这些嫡系子女还要有权势得多。如此,怎么能让人心里舒服呢?

    只是之前兰阳郡主贸然对宇文静出手却被她阴了一记,让他们这些人都冷静下来了。父王最讨厌的就是他们暗地里勾心斗角,不被发现还好说,若是被发现了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完全的失宠了。看看,现在不就让他等到机会了么?宇文岚对自己昨天向父王告的那一状十分满意。

    “清河,别怪二哥不提醒你。你平时还是不要跟宇文纯走得太近得好。毕竟…父王对宇文纯是什么态度你应该知道。早晚都是要…呵呵。”

    宇文静眼底闪过一丝冷光,咬牙道:“你阴我!是父王让我看着宇文纯的。”

    宇文岚笑道:“但是父王没让你跟宇文纯来往那么密切,更何况…难道父王忘了么?”

    宇文静默然,父王不会因为她跟宇文纯来往密切而打压她,因为那是他自己吩咐的。所以,要么父王知道了她跟宇文纯暗地里的事情,要么父王只是想要找个借口打压她而已。如果是前者,现在等待她的只怕就不只是夺权,而是苍龙营的利刃了。那么……

    大帐里,宇文策看着从外面进来的苍三问道:“怎么样了?”

    苍三恭敬地道:“二公子和郡主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郡主好像…不太高兴。”

    宇文策微微挑眉,苍三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道:“王爷,这样突然让郡主将手中的事情转给二公子,会不会……不太妥当?”

    宇文策问道:“哪里不妥?”

    苍三道:“郡主做事一向尽心尽力,如此一来,难免心中不满。”宇文策微微眯眼,道:“心中不满…可不是心中不满了么。本王也是刚刚发现,这丫头竟然颇有几分野心。”

    “清王爷示下。”苍三道。

    宇文策轻哼一声道:“她不愿意嫁给尚家老三,本王也不会勉强她。但是本王没想到…她竟然忍下来了。明明不愿意,却还是忍耐,你觉得她想要做什么?”苍三道:“或许,郡主只是不愿忤逆王爷的意思。”

    宇文策把玩着手中的剑道:“或许吧。不过…本王却觉得她会对尚家老三出手。这好像…不是第一次谈他的婚事了吧?之前本王记得是谁也提过这事儿,后来怎么就无疾而终了?”宇文策自然不会在这方面花费太多的心思。内院的事情都是交给总管和侧妃处置。不过宇文静毕竟是他看重的女儿,这些事情还是会禀告他一声的。

    苍三默然,他也记起来的。当时侧妃想要为宇文静选的一个夫婿并不怎么让人满意。不仅清河郡主不满意,就连王爷都不怎么满意。只是还没等到王爷开口,那人却出了事根本没法娶妻了。于是这事儿也就这么算了。

    “王爷是想要…给郡主一个教训么?”

    宇文策但笑不语。

    宇文静回到自己大帐中,依然心潮起伏难以抑制。她没想到,父王竟然现在就开始打压她了。她做错了什么?肯定不会是因为她跟宇文纯走得近,难道是因为昨天父王提出尚家的婚事她没有立刻答应?只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尚家那个三公子是那种德行,就算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儿家,她难道还不能犹豫排斥一下么?!

    “郡主心情不好?”一声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宇文静从床上一个翻身,手中的匕首已经指向了声音的出处。却见到谢安澜穿着一身胤安女子的服饰站在床边不远处含笑看着她。因为宇文静是女子,身边若全是男子自然十分不便。所以宇文静身边还带着几个侍女和女侍卫的。此时,谢安澜穿着的就是一个女侍卫的衣裳,但是让宇文静担心的是,这个女侍卫是宇文策给她的,而且是苍龙营的人!

    “你怎么进来的?!”

    谢安澜耸耸肩,“走进来的啊。”

    宇文静咬牙道:“我是说你怎么顶替她的身份的!你知不知道,她是苍龙营的人!”

    谢安澜微笑道:“知道,苍七十一,十九岁,孤儿,擅长长鞭,十一岁被选入苍龙营,一年半前才跟在你身边的。”

    宇文静道:“既然你知道……”

    谢安澜伸出一根手指遮住嘴唇,做了个嘘的动作。轻声笑道:“郡主以为你做事当真如此缜密到连苍龙营时时刻刻盯着你都发现不了破绽?那是因为有人替你打掩护啊。”

    “你的意思是……”宇文静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谢安澜道:“你根本没见过七十一,没人见过真正的她,明白么?”

    怎么不明白?那只能说苍七十一早就死了或者根本没有七十一这个人,自然没有人见过。如果谢安澜顶替的是一个本就被顶替了很久的人的身份,那么自然知道这个人的全部,“你们花费了多少时间……”谢安澜叹气,“从这世上有苍龙营开始,睿王府就从未停止过研究渗透它。就像是,摄政王府对亲卫营一样。”谁都不能保证自己身边没有敌人的探子,那就只能保证不让敌人知道自己身边有哪些是他们的探子。

    七十一这个身份其实有些鸡肋,女子在苍龙营本就不如男子得宇文策重用。基本上是无法接触到宇文策也无法接触到太多的机密的。但是因为陆离制造了宇文静这颗棋子,这个身份才有了大用。若不是“七十一”一路替宇文静保驾护航,宇文静在胤安摄政王府岂会过得那么顺利?

    宇文静仔细看了看谢安澜,倒是真的跟七十一有些相像。她认识的“七十一”是一个纤细清秀的沉默寡言的女子,平时总是隐藏在暗处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模样。若不是谢安澜的声音没变,说不定她还要好些时候才会发现自己身边的人被换掉了。

    谢安澜对自己的脸也很满意,这张脸可是她按照“七十一”的脸画出来了,虽然不能说一模一样,也有个六七成的模样了。

    宇文静沉默了良久方才道:“世子妃的胆识,让我佩服。”

    谢安澜偏着头打量她,“郡主考虑好了么?”

    宇文静咬牙道:“我考虑好了!”

    谢安澜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方才摇了摇头。宇文静不悦,“世子妃这是什么意思?”谢安澜道:“我摇头,是因为我觉得郡主现在的决定并不是靠理性决定的。简言之,就是一时冲动。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事情说了一遍。

    谢安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当局者迷,郡主,难道你没发现,摄政王是在试探你么?”

    “试探我?”宇文静皱眉道:“父王为什么要试探我?”谢安澜耸耸肩道:“自然是看看你是不是起了什么别的心思。”宇文静心中一惊,“你是说……父王已经开始怀疑我们……”谢安澜连忙打断她的猜测,无奈地道:“郡主想得太多了,我敢肯定摄政王肯定没有怀疑到这方面来。只是……觉得郡主有可能不那么听话了而已。”要是宇文策有了这方面的怀疑,她现在看到的就是宇文静的尸体了。

    “就因为我不愿意嫁给尚家三公子?”宇文静道。

    谢安澜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郡主如果只是王府里一个寻常的郡主,摄政王自然不会在意你愿不愿意嫁给谁。但你掌握着摄政王府那么多秘密,一旦你有了什么别的心思,摄政王岂能容你?不过这次应该只是对你的一个试探和警告而已。如果你什么都不做,依然安分顺从,或许这事儿很快就会过去了。”

    宇文静垂眸,低声喃喃道:“安分,顺从?”

    谢安澜点头,“不错,摄政王未必会真的将你嫁给尚家三公子。毕竟尚家权势显赫,要联姻也该找个容易控制的对象。而且,我觉得尚家有很大的可能不会同意与郡主你联姻,比起郡主我相信尚家更愿意要一个不那么厉害的郡主当儿媳妇。”

    宇文静看着她,“我以为世子妃是来劝我的。”

    谢安澜道:“这种事情,若是郡主自己不能下定决心,现在勉强答应了,也是害人害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