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剑侠客
    明亮的星光下,镖局右侧的深巷里,站着一名一袭青衣的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他的脸上写着无言的沧桑,他的眼中深沉着无声的淡漠,他手中一把翠绿的长剑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龙吟。

    “剑侠客!”逍遥生的脸上融出了浓浓的微笑。

    “快跑!”召唤过强盗精灵的蒙面人一声如同见鬼也似地大叫,话音未落,人已转身纵跃而去。

    三名同志见状,又是一惊,先是急速互看一眼,已不敢询问这突然冒出来的青年男子的来历,当即转身,惊鱼状纵跃而去。

    然而尚未移寸步,忽听得身后一声清凌脆响,那突然出现的青年左手一挥,道了一声:“缚妖索!”声落处,一道金光自袖口激射而出,召唤过乌色巨妖精灵的蒙面人尚无任何反应,周身已被一条拇指般粗细的金色绳索困缚。

    “不过区区一条缚妖索,能耐吾何?”召唤过乌色巨妖精灵的蒙面人满心暴怒,啊啊大叫,法力暴提,欲以蛮力撑断此宝,岂料自己愈是用力,此宝缚得愈紧,如一条紧紧缚住猎物的蛇;自己每增加一分力道,此宝便金光一闪,粗大一分,周身硬骨,竟被缚得格格作响,不断传来骨头碎裂之声;不过片刻,暴怒已变为惨叫,法力一泄,放弃抵抗。

    就在其挣扎之时,两名同志已各自纵跃而去。

    亦是这时,神秘青年额心图腾一亮而灭,一道青影一闪而出。

    紧接着神秘青年将那大唐女修一抱,只是几个闪动,便出现在了逍遥生旁边,将大唐女修一放,道:“此地便交由兄弟处理!”话罢身影一闪,人已消逝不见。几个呼吸之后,钱庄方向的虚空出现了几个法力波动,并很快平静下来。

    逍遥生也不去管,将悦盈盘坐,双手法力一运,一团暖暖黄芒聚出,将已有些意识模糊的悦盈整个包住。应时悦盈身上黄红两色金丝蜿蜒急窜,不断修复其受创之躯。

    几个呼吸之后,悦盈伤体已修复过半,意识也缓缓清醒如常,睁开一双秀目,有些如梦初醒也似地悠悠话道:“冥冥之中,好似听得道友唤我同门师兄弟剑侠客之名?”

    逍遥生一脸温暖笑意,点了点头道:“多亏剑侠客及时,在下方与仙子免此一难!”

    “是啊!”悦盈先是一脸感慨,随即颇有些自我调侃地继续说道:“万没想到剑侠客会精进如此之快,想数年前剑侠客还是小女子的师弟,与长安酒店首次偶遇,不过五十级上下修为;再见时却是在江州衙门,已能与逍遥生道友、舞天姬仙子、巨魔王道友、狐美人仙子,以精锐境修为对抗神威境前辈;而今又同样以精锐境修为瞬间秒杀勇武境修士!小女子纵使再修炼百十年恐也是望尘莫及。看来这次英雄比武大会过后,我这个曾经的师姐就要变成师妹了,而我这位曾经的师弟就要摇身一变成为师兄,再继续扶摇直上,突破众所仰望的神威境亦当不在话下。”悦盈说的神往,说到这里似乎才回归现实,安然无波的眼神看着逍遥生问道:“你说是不是逍遥道友?”

    逍遥生看着悦盈笑了笑,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运转法力,帮悦盈疗复伤体。

    悦盈也不在多话,双眼微微一闭,享受着这份无法捕捉的温暖。

    又过了半字之久,悦盈伤体已经完全疗复,与逍遥生看了看那名被缚妖索捆缚的蒙面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眼惊慌不安地看着二人。悦盈突然身一弯,猛地一把扯下蒙面巾,乃是一个满脸胡子,脸形有一些消瘦的青年修士,三十五六岁模样;露出面容,此刻愈发惊恐不安,竟不由地发起抖来,求告道:“二位少侠饶命,此事皆因那紫衣盗所起,说是少侠能以天下拍下千年保心丹,定然有些身价,说不定会来长安钱庄取钱,以赴其他拍卖会场;便邀在下与另外三位道友,来此巷先设了隔空禁制,来谋取少侠身上财物!都怪在下一时贪婪,有眼无珠得罪少侠,请少侠饶命!此后少侠如有任何需要,只要一声呼唤,在下必为少侠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逍遥生听罢,想了想道:“依此说来,汝等与那拍卖会上的神秘黑衣蒙面修士并非同路?”

    “不曾相识!”脸形削瘦的男子赶忙回道。

    逍遥生想着点了点头,随转首向悦盈道:“此人无碍,我们去看看那名女修!”

    “嗯!”悦盈点头一应,与逍遥生转身向那名蒙面女修而去。

    身后,脸形消瘦的男子又接连求告了几声:“少侠饶命!少侠饶命!两位少侠饶命啊!”声音中竟隐隐有啜泣的味儿。

    蒙面女修自剑侠客一闪而过,始终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捂着伤口的左手覆满了浓稠的血液,仍有鲜血在指缝间缓缓淌出结成一个大大的血滴,落在地上的血滩中,嘀嗒一声,四下飞溅。她仍有意识,只是眼神极度萎靡,右手无力地垂着,华光刺早已掉在了地上。

    “好生了得的一剑!”看着女修模样,悦盈不由得一声惊赞。

    逍遥生点了点头,随右手食中两指在蒙面女修伤口处一闪而过,已点了伤口附近几大要穴止血,随又以雌黄帮其疗复伤体,恢复精神。

    几个呼吸之后,蒙面女修神志已复,悦盈一把扯下其遮容黑布,乃一二十七八岁模样的青年女子,略有几分姿色,一脸惨然疲惫。

    悦盈看了片刻,不禁一声惊道:“索命娘子鬼见愁!”

    女修被人一语道破身份,先是一惊,随即脸现无奈苦笑,有声无力地开口话道:“不想阴沟里翻船,当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啊!”想想这一生杀人无数,早已恶贯满盈,神佛不能救赎,不觉双目一闭,一脸平静,不再言语。

    倒是悦盈猛地看向面容削瘦的男子,眼神中满是不言而喻的警惕,心道:“此人既与朝廷通缉重犯有关,绝非善类!”

    面容削瘦男子见大唐女修道出同志身份,蓦然一声叹息。

    不久,剑侠客押着另外三名蒙面人自钱庄方向缓步而来;逍遥生和悦盈亦押着两名迎面而去。

    “这四人便交由悦仙子和兄弟发落,此紫衣盗剑侠客另有使命!先行而去!”言罢押了紫衣盗,转身而去。

    悦盈一脸莫名。

    逍遥生却是一脸欢喜,对着剑侠客的背影叫道:“剑兄安心,所需之物已得!”

    剑侠客脚步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而去。

    深夜里,星空下,长安城大街的一条深巷里,飘过了一抹孤独,却也升腾着阵阵浓烈的热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