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巅峰剑王 > 第5章 长安遇害
    “快来看呀!我是华山弟子,我,我将给你们,耍一套华山剑法让大家开开眼界!”说着,风无恨将一把未出鞘的破剑,挥起。

    可是,却只有几个过客围过来看热闹。

    风无恨冲着仅仅五个观众感激的点点头,看了眼与他衣着相当,同样破烂肮脏的衣服的两个男子,零乱的长发下,一双充满锐利的目光正饶有兴趣的看着风无恨,正等待着风无恨表演舞剑。

    “唉,这么一点观众能拿到赏钱么?”风无恨吃力的舞出华山十三式的招式,由于饥饿,舞得笨拙而无力。五个观众看得兴味索然,都同时摇了摇头。

    “什么华山剑,这样难看!”说话间,已经有三个观众离开,只剩下两个叫花子。

    “兄弟,你连剑都没有拨出来,怎么耍得好看呢?怎么吸引人过来看呢?”脸上有一条深深的刀疤的叫花子双手抱胸,认真的对风无恨说。

    “俺大哥说的对!”另一个叫花子冲风无恨真诚一笑,道:“你应该把剑一拨,指天长啸,然后用寒光闪闪的长剑迎着阳光而舞。第一要快,第二要好看,这样才能够把街上这些凡夫俗子吸引过来呢!有了热闹,才能有人给赏钱呀!”

    “可是!”风无恨止住剑,捂住肚皮,蹲下身子,皱着眉:“我,我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那能舞什么剑呀。。。。。。。”正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话,却听到了马蹄声。抬头一看,却见十几匹高头大马从街角上拐出,正在向这里奔驰而来。

    滚滚尘埃,马队如遇而至。

    风无恨唯一能做的,却是本能的伸出双手,用尽力气一把推开了面前两个叫花子。再抬头时,马队已经来到了面前。

    一个马蹄正好向肚皮上踢去,风无恨只觉丹田一紧,整个丹田中涌出排山倒海的痛,整个人被当头的俊马一脚便跳飞了出去。

    心中一紧,吸气,提气,心念随之一动,借着被踢飞的惯性,跃上了屋顶之上。风无恨定眼一看,我的天哪,我居然被踢飞到了屋顶!风无恨顿时慌张了起来,赶快在滚下来的瞬间,抓住了屋檐。一个人,就这样抓着屋檐晃来晃去。

    一队快马就这样奔驰而过,马队中间骑着一匹白马的红衣少女看见被头马踢飞上屋顶的乞丐,不禁怜悯的看了眼挂在屋檐上的他,叫了一声:“可怜的乞丐,小心!”

    马队很快从长安南门而出,向南边的山林奔去。

    “兄弟,你没事吧?”刀疤乞丐从地上爬起,惊魂未定的举目四望,却看见自己的伙伴正呆呆的从地上爬起,这才想起那个一把将他俩推开的少年,抬头一看,却是一惊。

    “这孩子也是怪可怜的,居然被踢飞到了屋顶,现在却挂在屋檐上了。''街上的行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我没事!”风无恨看着两个乞丐都爬了起来,才放心的说。可看了眼脚下,离地面差不多有四五米的距离,不禁又担心了起来。这样摔下去,不知道有多痛?

    看到一个叫花子挂在街边的屋檐上,行人纷纷的围了上来,站在下面指指点点。

    看着下面黑压压一群人,风无恨顿时,更慌了。“该怎么办?我下不来了!”

    “兄弟,别慌,我接你下来!”刀疤乞丐和另外一个乞丐来到风无恨脚下,两人立成人梯,然后把风无恨抱着,将他从屋檐底下放下。

    “多谢两位兄弟出手相救,要不,我不知道怎么才能下来呢!''风无恨向刀疤乞丐抱拳道。说着,又转身去寻剑。“我的剑呢?”风无恨站到地上,抚了抚胸脯,低头,去寻那把旧破剑。

    “小叫花子,你的剑在这呢!”一位行人指了指他脚下的剑。铁锈斑斑,在阳光下,暗淡无光,奇丑无比。

    “呵!这剑?”乞丐抓起破剑,却感到沉重无比,不禁愣在那里。“比我的剑不知重了多少,看上去也没啥特别呀?”

    刀疤男和风无恨来到了他身边,刀疤男看着这剑,也随手抓起,也跟着一愣。“兄弟,怪不得你舞得不好看,这剑实在太重了吧!”

    “重一点好呀!”风无恨赶快把剑抓在手中,抱在怀里。“重一点好呀,卖给收破烂的,也能多值几个钱呢!”风无恨打趣的说。

    “也是,我们的剑都押给当铺,那可是陪伴了我二十多年了,在边疆,还杀过鞑子呢!”刀疤男拍了拍风无恨的肩,叹了口气。

    “兄弟,你这剑?”另一个叫花子冲他摇了摇头:“兄弟,你这剑怕是老祖宗传的吧,卖出去,怕是拿不回了!”

    “我?才不会出卖这剑呢!”风无恨气喘吁吁的一笑,把剑抱紧。

    “看来兄弟你是饿坏了吧?”刀疤男一把扶住风无恨,道:“跟我走吧,我们到郊外的关帝庙里找点吃的!”说着,扶着风无恨向城外走去。

    三人走入南边的森林,来到了一间破庙里。

    风无恨喝了一碗稀饭和几个馒头,终于缓过劲来。三人走出破庙,躺在一处草地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聊天。

    三人互报了名字,刀疤男自称云飞,另一个自称云二,两人为亲兄弟。

    原来,刀疤男和他伙伴从山东过来的,到了长安也是打算卖艺为生,但却赚不到钱,只好把自己随身的剑当了,换了几个钱买了点食粮在这破庙中用破锅头煮来吃。现在,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当云飞问起风无恨来自何方时,风无恨只是淡淡的回答说,来自华山,一个华山剑派的弟子。“我就是想打算闯荡江湖,增加一些历练!”风无恨伤感的说。

    “第一次离家吧?”云飞抚了抚风无恨那脏乱的长发。“放心,你跟着我云飞闯荡江湖,有我云飞吃的,绝不会少你无恨兄的!”

    “好!”三人把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风无恨抬头看着空中飞翔的老鹰,灵机一动,道:“咱们明天就去打猎,把猎物拿到长安城里卖钱,先活下去再做下一步打算!”

    “呵,我正打算养好精神,明天到城里****一票呢!呵,呵!”云飞红着脸讪讪的一笑:“还是无恨兄说得对!不愧是名门正派,谋生手段也是以走正路为主呢!”

    “可是?”云二看着天上的老鹰,忧心忡忡的说:“我们连弓箭都没有,怎么去打猎呢?

    “这?也是个难题呀!”风无恨顿时失望了起来。微眯着眼,看着天上的老鹰。“要是有把弓就好了,我准能把这个老鹰射下!”

    正说话间,却见那边山头上射出一道光芒,一支银箭刺入老鹰的肚子上。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天空,老鹰一头栽了下去。

    滴血的老鹰掉在了三人面前的草丛上,那支银箭还在一抖一抖的。

    三人面面相觑,赶快爬起来,凑近老鹰身边,仔细观看起来。只见老鹰翅膀一米有余,一支箭穿入老鹰的肚子,正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风无恨伸手把银箭一拨,拨在手中,高兴的叫:“咱们现在不是有一支箭了么?

    云飞和云二却抓起老鹰,开心的大叫:“咱们终于有肉吃了!”

    三人很快就把老鹰拨了毛,撕成几块,放进锅里煮熟,吃了起来。

    刚吃完,却听到庙外传来了狗叫声。

    一条黄毛的大狗正凶巴巴的朝他们三人吠个不停。“哈,哈!又有猎物送上门来!”云飞抹着嘴看着黄毛大狗笑了。

    风无恨打着饱嗝,抚着肚皮,手中拿着那支银箭走出来,一看,也跟着乐了。“看来,有了好的开头,好运连连来了呢!”风无恨笑了。

    黄毛狗看见了他手中的银箭,双眼盯着那箭,吠得更凶了。“哈!难道这狗能把我吃了不成?”风无恨扬了扬手中的银箭。

    可是,箭一晃动,黄狗就一声大吼,就向风无恨扑去。

    风无恨本能的把手中的银箭一抬,正好刺入了扑上来的黄狗的咽喉上。云飞也跟着握拳,重重的向黄狗的脑袋砸去,黄狗被重重的摔倒在地,抽搐了几下,双腿一伸,就断了气。

    三人围着这条大黄狗,哈哈大笑。

    “云二,快烧水去,宰了这条大狗,这几天就不用饿肚子了!”云飞把狗拖到一棵树底下,挂在木杈上,准备宰狗。

    此时,十几匹马从大黄狗刚才走来的地方冲了过来,来到了关帝庙前,看见这三个叫花子,便团团的围了上去。

    风无恨抬头一看,只见十几个穿着银晃晃的铁甲,手中执着长剑的铁甲卫兵骑着高头大马,正警惕的盯着他们三人。

    中间的一匹白马上,坐着个身穿红色猎装的少女,背上背着一盒银箭,手中拿着把精巧的长弓。她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泛出一股焦急的目光。目光从云飞脸上扫过,目光落在风无恨手中还带着血迹的银箭上。

    “喂,你们几个叫花子,见着我的大黄狗么?”红衣少女急急的问。

    “喂!问你们话呢!”红衣少女身边,骑着一匹血汗大马,一身紫色锦衣,同样手中拿着一把刻着龙凤花纹的长弓,摸约十八岁左右的少年,正傲然的问。

    少女看见风无恨脚下有血迹,目光寻着血迹望去,只见前面的大树的木杈上,一条大黄狗被挂在上面,咽喉上的伤口还在滴着血。

    “旺财!”少女一声惊叫,双眸满是泪水,纵身从马上跳下,冲到树底下,抱着大黄狗放声大哭了起来。“旺财,你死得很惨呀!姐我来迟了!”

    “你们居然敢杀我们二小姐的狗?不想活了么?”少年弓上搭上支银箭,指向了风无恨的脑袋。“把这三个叫花子给我抓起来!”少年喝道。

    十几个铁甲卫兵迅速将三人团团围住,云飞自觉不妙,刚拿起那把沉重的破剑,便被一把利剑挂在脖子上。

    三人被绳子绑着双手,用马拉在后面,押回了长安的州府大牢里,听后发落。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