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巅峰剑王 > 第202章 兵不厌诈
    夜色下,风无恨带着穿着铁甲军装的大小姐,二小姐,云大,云二,李一刀,许三刀,李光等人,正站在济南府城外,对着济南城指指点点。

    背后,是一支黑压压的骑兵。磨刀霍霍,虎视眈眈的盯着济南城。

    风无恨和大小姐并肩而立,看着夜色中的济南城,目光中充满了踌躇满志。

    “大家说一说,济南城怎么打?”风无恨扫了眼众人道。

    “是呀,大家可以说说嘛!”大小姐接着说。

    “济南城守备兵力一定不少,除开驻防的八旗兵不算,光是绿营就得有几千,这还不算济南府的衙役。”云大说。

    “八旗兵不会太多,绝对不超过五百,绿营兵的战斗力大家都清楚得很,咱们一个能对付三个,汉人吃粮当兵哪能会为鞑子拚命啊,最主要是济南城高墙厚,难以逾越啊。”

    许三刀跟着说。

    “我早就计划好了,事不宜迟,咱们先打开南门,然后冲进城内放弃一把火,令军士大声鼓噪说明军夺城了,清军不明就里,定然出北门败走,那时候咱们就可以下手了。”李光双眸注视着城头,

    说着他拿出一张手绘的济南地图给大家讲解起来。

    “绿营兵驻扎在城门附近,八旗兵和家眷住在内城,总督衙门和知府衙门

    距离很近,都在泉城大街上,再往北是制钱局和山东府库。咱们破南门而入,一路人马控制绿营,一路人马对付八旗,剩下的直扑府库,衙门那里不必管他。”

    “济南城墙那么高,外面那么宽的护城河,里面是瓮城,城上日夜有兵卒巡逻,发现情况立刻示警,咱们云梯都没带怎么攻?老李你咋计划的啊?”李一刀一直很相信李岩,现在也不免挠头。

    “当然是智取了,多尔衮的盔甲就是咱们诈开城门的关键。”李光故作神秘状。

    又要玩明军冒充清军那一套了。风无恨看着李光,不禁笑了笑。

    风无恨心说李光肯定是见到我那身多尔衮的龙纹盔甲才下定决心要实施这个计划的。王爷的专用盔甲加上几百名正白旗士兵夜叩济南府,饶是疑心再大的人也得给开门啊。

    王爷是清国至高无上的人物,又有谁敢拦截呢!

    想到这,风无恨不禁对这个小军师李光竖了竖大拇指。“妙!果然是妙计!”风无恨冲着李光笑了笑,赞扬着说。

    话已经说明,剩下的就是实施了。

    一声令下,部队马上开始行动起来。

    风无恨再次套上多尔衮的盔甲,割了几绺马尾巴粘在脸上当胡子,带血的纱布罩住半张脸,装作受伤的样子。

    敢死营士兵身上的正白旗盔甲还没脱下,上面沾着灰尘和血迹,再把各色清军旗帜打起来,真是不用化妆也很象连夜赶路的败兵。

    打扮完毕,风无恨带着二百多人从山上下来,催马直奔济南城。

    山东绿营的把总张五常是去年春天开始吃粮当兵的,一年的时间就当了把总,这倒不是他能力有多强,实在是比他强的人不多了,先是顺治爷发动南征不幸失败,然后是睿王爷力挽狂澜,阻明军于兖州,这两次用兵都调集了大批的山东绿营,剩下防守济南府的只剩下一些十六岁以下,六十岁以上的老弱残兵了。

    张五常虽然体弱,总算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个城门把总就当的理所当然了。

    今晚正好是张五常带队值夜,上面有令说要加紧防范,泰安州那边已经有明军在攻城了,随时都可能有泰安的败兵过来。

    为了怕明军渗透,规定夜晚绝对不许开门,不论什么人过来都得等到天明总督大人鉴定了以后再放进城里。

    没有命令,得不到允许,谁也不许进城。

    城楼上点着油灯,微弱的灯光在城头上闪动。

    十几个老军敲着梆子巡逻,如果发现敌人袭击则立刻点火示警,城下藏兵洞里的绿营兵马上能登城防御,守上一阵子之后,八旗兵也会过来支援。

    此刻,张五常正站在城头上,没精打采的巡视。

    想到藏兵洞里正在酣睡的老弱绿营兵和内城里那些脑满肠肥的八旗老爷,张五常就觉得丧气,指望他们只能对付一下南面群山里的盗匪,如果大明朝的军队打过来还是赶紧投降的好,听说南方没有旱灾,好歹大家都是汉人,投降了应该能给顿饱饭吃吧。

    说到汉人,张五不禁有些愤愤了,去年家里给他说了一个媳妇,聘礼都送过去了,八字也换了,可是那没过门的媳妇被旗人老爷看中了,硬生生的抢去了做小妾,告到官府也没用,谁让汉人低人一等呢。

    我们这些汉人,在满清旗人眼里,就如同奴隶一般,猪狗不如!

    “唉!谁叫我们的国土被清狗侵占了呢!这辈子只能做清狗的牛马了!”张五常憋屈的想。

    想着自家俊秀的媳妇被那个肥猪一样的满人老爷压在身下蹂躏,张五常把刀柄捏紧了,要不是惦记着高堂老母,早就一刀宰了那个胖子了,哼,最好明军打过来,杀光满人报我的夺妻之恨。

    正在胡思乱想中,寂静的夜突然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蹄铁敲击着南门外的石板地面,盔甲叶片和兵器摩擦的铿锵声,还有满语的喝斥和咒骂以及旗帜在夜风中的猎猎风响瞬间充斥着耳朵。

    一个老军慌里慌张跑进张五常休息的城楼报告道:“小五子,哦不,总爷,城下来了一队兵马,叫嚷着让俺们开城门呢。”

    老军是张五常的族叔,六十岁的人了还被抓了壮丁,扛了一辈子锄头的人扛起大枪也不象那么回事。

    张五常从地方爬起来,拍拍屁股不紧不慢的朝着城头走去。

    只见一支身穿盔甲的骑兵挤在城门外,大喊大叫着开门。

    莫非是多厼衮王爷的骑兵?

    对!肯定是泰安那边跑回来的败兵,就让他们在下面呆着吧,总督大人的命令不能违抗啊。

    可是,城门下吼叫声震耳欲聋,战马嘶鸣。

    张五常实在忍不住了,只有从城楼中走出来。

    张五常扒着垛口往外面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城下是二百多名身穿正白旗服色的八旗兵,个个身上带血,为首一人的盔甲尤其精致,高高的金盔上插着红樱,身上的金丝绣纹在火把的照耀下光彩夺目,是团龙啊!

    能在盔甲上绣龙的肯定是皇族,这位爷不是个王爷也是个贝勒,那可是总督大人也惹不起的角色啊。

    果然是王爷的直属部队啊!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