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巅峰剑王 > 第231章 江湖险恶
    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杀人?风无恨顿时大惊。看来,什么灵龙境,五重,六重,都比不上石灰毒。

    江湖险恶,想不到官场更险恶!

    可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唯有保命要紧。

    当危险临近的时候人总是习惯瞪大眼睛观察,风无恨也不例外,恰恰就着了道儿,一茶杯的石灰洒得满脸都是,眼睛里也进了许多,登时就不能视物了,他随即抽剑砍过去,那个瘦小的家丁身手甚是利索,出手之后就疾步闪开了。

    风无恨只觉得眼睛火辣辣的疼,睁也睁不开,怒极之下挥刀向石彦先前坐的位置砍过去,一张黄花梨的太师椅被砍成了两段,可是人早就躲开了,一声唿哨,嘈杂的脚步声从后堂传来,兵器出鞘的声音和铁链子晃动的声音响成一片。

    “姓风的,就算你是万人敌又如何?到了老子的地盘是龙的盘着,是虎也得卧着,今天你是别想站着出去了!”远远传来的是石彦的声音。

    风无恨也不答话,从怀里摸出弓弩冲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就射了过去,一连六声清脆的“当啷”声,然后是众人的狂笑,原来他们早有防备,拿盾牌挡住了风无恨的暗器。

    “弟兄们,拿咱们团练的绝活给他看看!”随着石彦的一声招呼,噼里啪啦的破空声响起,风无恨挥刀抵挡。

    可是飞过来的都是装着石灰的纸包,被长剑打破之后溅得漫天都是,转眼之间风无恨就变成了雪人一般,浑身上下都是白的了,自从身体被改造以来他哪受过这样的屈辱,大吼一声猛扑上去,靠着耳力分辨着哪里有人就砍向哪里,那帮人虽然躲避得很远,但是没料到风无恨的速度如此惊人,被他连盾牌带人劈死了两个,众人大骇之下躲避得更远了,只听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正堂上已然是没有人了。

    眼睛突然不能视物,风无恨还是有点惊慌的,眼下最重要的是从这里逃出去,到了外边谁不认识他大帅啊,只要有老百姓看见那就算得救了,所以第一选择是向大门外冲。

    石彦与其说是四品武官,还不如还是江湖混混,下三滥的手段一个接一个,风无恨刚窜出大堂就被两根粗大的铁链绊住了,离得老远的一帮人迅速把铁链拉起来,围着风无恨想把他锁起来,寻常铁链又怎么能困得住风无恨,青铜剑削铁如泥,轻轻两剑就把铁链削断了,那些拉着铁链的人摔了个四仰八叉。

    “好剑!待会这把剑就姓石了,啊哈哈哈。”远远的听见石彦在狂笑。

    风无恨依然向着门口冲,把剑伸在前面探着路,防止再有什么机关陷阱,可是后面的机关却来自天上,一声轻轻的响动,似乎有什么暗器从天而降,风无恨急忙挥刀在头顶一阵乱搅,感觉把什么轻柔的东西搅得乱七八糟,但就是割不断!是渔网!这帮人真是费尽了心机啊,第一张渔网没有罩住刘子光,但是第二张、第三张接踵而至,风无恨正忙于对付渔网的时候,脚下一动,居然被一张大网从地下把他兜了起来,原来地下也有机关啊,风无恨身体悬空,没有借力的地方,心中一慌,被几张渔网套个正着,拿着青铜剑的手也被缠住了,动弹不得,网子很柔韧,根本崩不开,风无恨束手就擒。

    “你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风无恨怒极反笑,这帮杂碎简直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等脱身以后一定要把他们斩草除根。

    “当然知道,无非是贵和楼成了我的产业,你的队伍被兵备道收编,难道你还指望有人为了你一个小小九品官找我的麻烦?实话告诉你,比你横的角色我也弄死过好几个,什么狗屁万人敌的好汉,到了爷们这里全歇菜!”石彦远远的说话,看来还是有些忌惮风无恨。

    “大人,乱箭射死他吧。”这个声音好像是那天被打断腿的家伙的。

    “不行,听说这小子是十三太保横练的金钟罩功夫,寻常兵刃奈何不得。”这个声音是那个瘦小家丁的。

    “当然不用刀枪弓箭这样的寻常兵刃,对付刘把总的玩意早就准备好了,来人,把后院那锅好东西抬过来。”石彦狞笑着说,虽然看不见他的嘴脸,但是刘子光也能想象出这会他得意的模样。

    随着一阵吃力的脚步声,一股热气夹杂着油味传来过来,是滚油!这帮家伙居然要拿滚油对付我!刘子光心头一紧,再次挣扎了几次,渔网却越收越紧。

    “别白费劲了~~这叫天罗地网,是西域天蝉丝编织而成,就是宝剑也割不断,为了对付你,咱们可是把看家的宝贝都拿出来了,说说吧,你是想当油淋鱼还是想当炸鸡腿吧。”是那个瘦家丁的声音,看来这小子还是个江湖中人。

    “什么是油淋鱼?什么是炸鸡腿?”风无恨冷冷的问,脑子里却在迅速地盘算着脱身之法,今天太大意了,居然被这帮小人算计到,以后出门一定要带卫队!如果还有以后的话。

    “死到临头你还有兴致问这个,有种!老三你告诉他。”石彦吩咐那个断腿的家伙。

    “所谓油淋鱼,就是拿水舀子把滚油一瓢一瓢的从你脑袋瓜子上浇下去,一瓢下去你的头发就焦了,两瓢下去你就皮开肉绽,三瓢就能看见你的头盖骨。所谓炸鸡腿就是把你整个人放进油锅里炸,只露出头来喘气,全身皮肉尽落,骨头都能炸得焦酥,偏偏一时半会还死不了,真是世间难得的极品享受啊。”断腿汉子介绍起来头头是道,显然用这酷刑害人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就是看中贵和楼了吗,我让出了就是,何必用这样的招数来害我,各位未免太狠了些吧。”风无恨紧闭双眼,一边拖延着时间,一边用缚在身后的左手悄悄把腰后皮囊里的随身匕首拔了出来去割那渔网。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