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37章 关键时刻被打断
    长生诀,长生诀,顾名思义,是长生之诀。

    这个世上,谁最想长生,谁最不想死?没错,皇帝!当然,不想死的其实很多,但皇帝绝对是当中拥有最大资源的一位。看看当年的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孙权甚至可以想象,秦始皇在死之前没准也尝试修炼过长生诀。不仅秦始皇,在后来,隋炀帝杨广派宇文化及去寻找长生诀,不也是个鲜明的例子。

    所以,在正常情况下,《长生诀》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在皇宫了。大汉传承了这么多年,总会有一些怕死的皇帝,寻求长生之法,得到了长生诀。只是,练了之后没练出个所以然来,最终这长生诀遗落在宫中角落,成为一个藏品。如果,某一天又有一个怕死的皇帝,就又会翻出来练练,如此循环。是以,这长生诀虽然没用,但也势必会被好好保存。

    总之,长生诀出现在皇宫中,是最符合逻辑的可能,但那也只是可能而已。秦川竟然斩钉截铁的说长生诀就在皇宫,说明他不是道听途说,更不是胡猜乱道,而是有确切的情报来源!能够知晓这种宫中隐秘,这个秦川果然身份不凡!

    “那秦哥哥可知这《长生诀》具体放在宫中哪里?”孙权突然发问。这个问题非常敏感,绝对会引来秦川的猜疑,毕竟你知道了又怎么样,难道还打算闯入皇宫?可孙权已经没时间拐弯抹角了。按照孙权刚才的分析,长生诀必然有被好好保存,但这又不像玉玺之类随时会用的贵重物品,更不是装饰品,具体存放在哪里,非常不好判断。哪怕孙权有机会进入皇宫,给他三天三夜,他也不一定能找到,所以孙权必须要取得确切的情报。

    这个秦川既然知道这么多内幕,没准他就在宫里见过《长生诀》也说不定。如此敏感的问题,孙权不敢放在现实当中去问,也只能在三思幻境当中说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秦川果然是对孙权产生了怀疑。

    “自然是想学啊。”孙权不做隐瞒。

    不过,这让秦川更是难以理解了。

    好吧,长生诀确实是四大奇书之一,但四大奇书可有四个啊,为什么偏偏痴迷长生诀?要知道长生诀从来没有人练成过,冲着武功而来这个理由,完全不合逻辑。那,孙权的目的是长生?拜托,一个八岁小儿,怎么可能会产生这种想法。那些执拗于长生诀的,从来都是将死的老头,哪怕只是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他们都想试一试。

    所以,孙权为什么想要长生诀?

    “你难道有自信一定能学会长生诀?”秦川猜测道,“莫非你从哪里得到了能正确修炼长生诀的方法?”

    “你可以这么想。”孙权直接道,反正在幻境当中,他也不怕怀璧其罪,“秦哥哥,你最好了,你就告诉我嘛!”

    秦川摇头,

    “我并不清楚长生诀具体存放在哪里。况且,我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你,你这家伙,摆明了是想乱来!不过。。。。。。”

    “不过?”原本失望的孙权突然眼睛一亮。

    却在这时,

    “怎么回事!”

    “你们做了什么!”

    终于是有人发现了这边的问题,而看见其他人痛苦的倒着,只有孙权跟秦川站着,来人自然也下意识认定孙权二人是伤人者。

    靠!

    孙权大怒,关键时刻,怎么能被人打断。

    “秦哥哥,快告诉我!”孙权无视来人,拉着秦川说道。

    可惜,秦川并不清楚孙权‘时间有限’,而且,在他看来,接下来要跟孙权说的事,也不适合当着别人的面讲。所以,还是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再找孙权详谈。

    “原来是杨公子。”秦川开口道,来人正是四小才子之一的杨修。

    “哦?竟是秦公子还有孙公子!”杨修显然也很意外,不过,不管是谁,躺在地上的人,多少跟他有些交情,“还请两位给我一个交代!”杨修黑着脸道。

    “杨兄!杨兄救我!是他们,是他们主动先出的手!”地上一人见到救兵,连忙爬到杨修脚边告状。

    “陈兄,哪里伤着了?没大碍吧?”杨修赶紧蹲下,把人扶了起来。

    “哼!清者自清!”孙权冷哼一声,如果是现实世界,他绝对会好好跟人讲讲理,可现在,孙权真的不愿意耽搁时间,“秦哥哥,我们走。今天的事,日后自会有公道。”

    秦川还没说话,那边的杨修直接大怒,

    “打了人就想走?”

    如果这里只是孙权一个,那不管谁输谁赢,杨修都能猜出前因后果,自然也不会为难孙权。但现在孙权跟秦川一起,以秦川现在袁隗准弟子的身份(他们自认为),杨修相信,他这几个朋友,再傻也不会主动招惹秦川的。所以,只能是秦川仗着身份欺负人了!甚至杨修怀疑,他这些朋友是不是因为不敢对秦川出手,才会是现场这种一边倒的局面。

    杨修是个相当自傲的人,今天的选拔赛,他非常不服,不服孙权,同样也不服秦川。如今逮到这么一个机会,杨修自认站在道德面,他怎么可能放过秦川跟孙权!

    “秦公子,你不会以为,攀上了袁家,这京城就能随你乱来了吧!”杨修盯着秦川道,孙权一个小屁孩儿,始终都没被杨修当成是主角。

    “杨公子误会了,是我碰见这几位正联手欺负孙公子,以防事大,这才出手解围。”秦川解释道。

    “哦?”

    杨修一愣,如果是这样,那倒也合情合理。

    “此事当真?”杨修低头问道。

    “不!不是的!是孙权先动的手,我们完全是被动反抗。”陈公子连忙叫道,“杨兄,你别被他的年龄给骗了,孙权是兵家人,武功高强,我们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秦川的加入,根本就是助纣为虐!我说的全是真的,我敢发誓!”

    杨修脸色一沉,重新抬头望向秦川跟孙权,

    “秦公子,还有孙公子,请问你们作何解释。”

    秦川苦笑,看来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了。也怪孙权,秦川忍不住瞪了孙权一眼,你说你明明是被欺负的一方,干嘛要先动手呀。而且,你明明已经被匕首伤到了,干嘛恢复的这么快?如今已经结疤,被人认定是老伤,还如何作为证据?至于血迹,要知道刚才的打斗,现场可不止你孙权留了血啊,如何能证明你手上的血不是别人的?当然,这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目前的情况看,不用他秦川加入,继续打下去,最后赢的还真会是孙权。。。对面的说辞让秦川无话可说,他的贸然介入,把事情变得更复杂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