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74章 前夜
    城内,秦川住所,

    孙权对于秦川的答案,简直无法理喻。

    何太后为什么不杀陈留王?这个问题秦川根本就没回答他好吗,没回答就算了,还不准他孙权那么想?什么道理?凭什么连想都不能想了?他孙权想的又不是什么大逆不道之事。何太后做都做得,孙权想就想不得?

    “哼,不说就算了。”孙权嘀咕一声。这个秦哥哥,不是站少帝那边的吗?自己不过说了说陈留王,干嘛脸翻的比女人还快。到底哪根筋搭错了?

    “好了,不谈这个了。”秦川终止这个话题,他知道,跟孙权讲道理是没用的。规正孙权跟规正少帝一样有难度,直接去指正,他们会心生排斥,只能潜移默化去影响他们。

    “仲谋,我昨日让你去打听的事情,你可打听到了?”秦川转而问道。

    孙权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秦川希望孙权通过袁术去了解何进大将军剿灭董重的真相,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这件事压根就被孙权给忘了。

    秦川眼睛一眯,

    “你不会忘了吧?”

    答应的事情竟然忘了,而且这才刚刚过去一天而已。孙权这是完全没把他秦川的话放在心上,完全没把自己的承诺当回事啊!

    “没没没有!”孙权连忙摇头否定,“秦哥哥这说的什么话呢,我昨天才刚搬入袁府,发现袁术伯父一直都很忙,这不是始终没能找到机会吗!我总不能直接找上去,当面问他,袁伯父要是反问我为什么想知道这种事,难道我还能把秦哥哥你供出来?”

    秦川知道孙权绝对是在找借口撒谎,也没去揭穿他,

    “你说的对,这种事还是旁敲侧击为好,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我个人图个心安而已。”

    好家伙,秦川这话直接击穿了孙权的软肋。孙权此人,一向吃软不吃硬,特别是对自己好的人,孙权实在不忍心拒绝。

    于是,孙权当场拍胸口保证,

    “秦哥哥,你放心,今晚我就帮你打听。明后两天,我定能给你一个答复!”

    大不了等到了晚上,专门为此事用一次容我三思技能。反正技能留到了晚上,也就不值钱了。

    秦川一阵失笑,伸手戳了戳孙权的额头,

    “你这人啊,可不要认为我是在激你。”

    “才不是呢!”孙权摸了摸头,一脸正经,“说到做到,是我的忍道,咳咳,说到做到,才是男子汉!”

    秦川嘴角一勾,

    “那我就坐等我们的小男子汉的好消息了。”

    “秦哥哥你就安心吧,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孙权回道。

    听到这话,秦川的脸色却是突然一黯,

    “安心吗?如果真是一个能让我安心的答案,我反而不会安心了。。。。。。”

    孙权愣了愣,也安静下来,他明白秦川的意思。一旦证明确实是董卓在背后捣鬼,秦川是能心安了,因为现在的局面不是他造成的,但明知道董卓在搞什么阴谋诡计,秦川又如何能够真正安心?

    “哎,何必活得这么累呢。”孙权不由感叹。

    “累?”秦川轻轻摇头,“如果累我一个人,能换来天下太平,那真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对此,孙权无言以对,甚至心有惭愧,觉得有些难以面对眼前这个如同散发着神明光芒的秦川。天下太平?昨天夜里,孙权可在寄希望于天下大乱。而且,他让祖茂送回去的那封信,可已经收不回来了。

    孙权看着秦川,突然有些担心,有朝一日,他跟秦川,会成为敌人吗?

    ······

    当夜,

    孙权谨记秦川的吩咐,用容我三思技能从袁术口中探话,果然得到了他意料当中的答案。大将军何进之所以快刀斩乱麻的灭掉董重,果然是董卓偷偷在背后告的密。不仅如此,何进还准备召河东太守董卓,并州刺史丁原,带兵入京,一举灭掉十常侍。这就是为什么,袁术要让孙权搬到他家,因为近期洛阳大变,城中真可能出不少乱子。

    袁术能把这种隐秘告知孙权,孙权自然是无比感动,当然,孙权也知道,袁术故意把话说出来,目的也正是让孙权感激他。但不管袁术的动机如何,别人对他有恩,孙权都会牢记心中。

    那么,接下来孙权就该头疼一件事了:袁术的答案,孙权需不需要原封不动的告诉秦川?

    想了想,孙权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哎,顺其自然吧。

    这天,由于孙权已经把最后的技能用于之前的探话,于是早早入睡,为第二天的决斗养足精神。

    日月转换,

    孙权跟杨修决斗的日子终于来临!因为孙权每天早上都要进宫侍读,所以文斗的时间定在了午后。

    早上,孙权照例在入宫前使用了一次技能,情况跟昨天差不多,少帝还是浑浑噩噩,陈留王还是没有来上课,也不知道是不是陈留王以后都不会出现了。当初,孙权还想邀请少帝跟陈留王同往,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显然已经不可能,何太后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同意让少帝出宫的,至于陈留王,孙权更是连人都见不到。这日的帝王课上,唯一的区别,就是袁隗又考了一次孙权的诗词,被孙权随便背了一首糊弄过去。

    引少帝向学?拜托,至少最近几天,已经没有人会把心思放在这种事情上面了。

    离宫后,

    孙权又厚着脸皮,到秦川家去蹭饭,祖茂离开后,孙权跟秦川形影不离,简直把别人当成了免费保镖。

    “仲谋,我见你最近也没看什么书,真的那么有自信吗?”秦川问道。

    孙权摆了摆手指,一脸装逼样,

    “诗,考验的是底蕴,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

    秦川哑然失笑,摇头道,

    “有时候我总是在想,你真的只有八岁?不仅是学识才华,还是言谈举止,包括一些时事看法,很多成年人都比你不如。你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孙子的后代,都像你这样?”

    “大概我是天才吧。”孙权一边吃饭,一边不客气道。

    秦川眼睛一白,

    “从来就没见过你这种不懂谦虚之人。”

    “秦哥哥,你也别说我,在正常人眼里,你不也只是个小孩儿?我还想问你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的呢!”孙权回道。

    对此,秦川无言以答。

    在孙权眼里,秦川可能很厉害,但秦川自己比谁都清楚,他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大。简单的说,秦川不是一个决策者,他只是一个执行者,大的方针,该如何做,早就有人帮秦川定下了,秦川做的只是在细节方面的调整而已。结果,光是如此,秦川都觉得自己没有做好,近乎弄巧成拙,有损师门的期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