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97章 十年之赌
    正是不知道上清心经的这么一个“副作用”,孙坚才会同意孙权修炼这个功法,不然的话,不说孙坚,孙权自己都不可能练这坑爹心法。天下武学何其多,又何必执着于这么一本上清心经?

    当然,真实情况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孙权现在已经修炼了上清心经,重要的是,玉儿对孙权修炼上清心经的缘由产生了误解。在玉儿看来,孙权一个小屁孩儿,不可能再有其他渠道获取功法,也就是说,孙权修炼的上清心经,必然来自他的父亲孙坚。孙坚跟黄巾战斗多年,也确实有获取上清心经的可能。

    那么,孙坚让孙权修炼上清心经,这背后的意义就有些可疑了。孙坚到底是知道这么一个副作用呢?还是不知道这么一个副作用呢?

    若是不知道,那就有意思了,孙坚认为上清心经是上品功法,没准让几个儿子都修炼了,此举近乎会让他自己绝后!而如果孙坚知道有这么一个副作用,还刻意让孙权修炼这个功法,说明孙坚是为了防止孙权未来跟他大哥孙策争锋,故意要牺牲掉孙权这么一个儿子!

    在这样的背景下,玉儿就有了介入孙家核心的机会。

    第一步,在十年时间内,让孙权加紧修炼上清心经,孙权是童子身,修炼上清心经事半功倍,进度飞快,玉儿势要让孙权找不到回头路。

    第二步,在十年之后,让孙权成为孙家的继承人,甚至是唯一继承人!届时,不但孙权自己,估计整个孙家都会无比在乎孙权后代的问题,如此一来,孙权走投无路,也只有来求她玉儿了!

    没错,玉儿拥有能破解上清心经副作用的方法,甚至可能是当世唯一的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她特有的功法“姹女大法”,用男女交合的方式,采阳补阴,破掉上清心经的固精!恩,当然,用这种方法的话,破掉的可不仅仅是固精,还有孙权整个上清心经的境界。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玉儿会把孙权的一身功力完全吸光,孙权辛苦修来的功力最终会全部便宜了玉儿,做了他人嫁衣,孙权简直就成了玉儿练功的鼎炉!这也是为什么,玉儿坚信她这次不会赌输,因为再不济,她都能得到孙权的全身功力,为她的登峰造极添砖加瓦。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玉儿甚至能借由控制孙权,继而掌控整个孙家!

    至于说为什么会是十年之期,不是二十年三十年?毕竟时间越长,孙权的功力越深厚,玉儿最后夺取的也越多。不是玉儿不愿意等,实在是因为这由不得她。十年后,孙权差不多快十八岁了,在这个时代,也是时候生娃了,到那段时间,孙权自然就会发现上清心经的副作用,玉儿根本无法左右。这种事不能由玉儿来说,必须要孙权自己发现,不然的话,玉儿又如何能骗取孙权的信任。而一旦孙权走投无路,找上了玉儿,玉儿难道还能让孙权再等十年?另外,还有相当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孙策的年龄可不小,十年后,孙策二十四五岁,孙策的孩子多少还算年幼,一旦孙策早亡,他的儿子估计无法继承这么大一个家族。而要是再等十年,孙策的儿子长大,届时,继承的顺位可能就轮不到孙权了。

    所以,玉儿打算在孙权身上赌上十年,十年之后,她将会在暗地里“帮”孙权上位。不管成功与否,十年之后,孙权必会武功尽失!

    “嘻嘻,小弟弟,姐姐这么尽心尽力的帮你,你以后可要记得姐姐的好~~”

    ·······

    一个时辰后,马车上,蔡文姬才缓缓清醒过来。

    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蔡文姬还习惯性的以为自己睡在家里,直到发现孙权的身影,才连忙坐起,

    “孙公子,啊!对了!敌人呢?”

    清醒过后,蔡文姬这才想起刚才的一切。

    “蔡姐姐请放心,敌人已经全部解决了。”孙权微笑道。

    蔡文姬掀开旁边的窗帘,看到马车在官道上正常行驶,终于松了口气,重新看向孙权,

    “孙公子刚刚为何把我打晕?”

    “啊,这个啊,是因为,敌人嘛,战斗场面难免会有点血腥,我担心蔡姐姐看到会受不了,出于下策,采取了这种作为,还请蔡姐姐见谅。”孙权解释道。

    这个解释当然不是真相,但却跟蔡文姬猜测的差不多,所以蔡文姬也没有多想。

    “不碍事的,孙公子也是为我着想,我怎么可能怪罪公子。”蔡文姬摇了摇头,“不过我虽说是个弱女子,但还不至于胆小怕事,要是下次再遇到类似的事,孙公子没必要再把我打晕了。万一真遇到了紧急情况,我自己跑也总比成为累赘强吧。”蔡文姬道。

    “蔡姐姐说的是,倒是我小看姐姐了。”孙权笑了笑,“不过蔡姐姐大可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一般的宵小,会是那个妖女的对手?除非遇到一整支军队还差不多。

    两人说着说着,本来还好好的,蔡文姬却不知怎么了,突然脸色一变,犹豫了一阵,才轻轻对孙权开口,

    “孙公子,请问刚刚除了你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上过马车?”

    “没有啊,一直就我一个人。”孙权下意识回道,见蔡文姬脸色好像有些不对,连忙又道,“哦,对了,还有一人上来过,这事我正要跟蔡姐姐你说起呢,但我始终都在一旁看着,应该没什么呀,难道蔡姐姐丢了什么东西?”

    蔡文姬脸色几经变化,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摇头。

    “真丢了东西?”孙权大怒,当即起身,“我这就去质问她去!”

    “不是!”蔡文姬连忙喝住孙权。

    孙权满脸疑惑,

    “那又是为什么?”

    蔡文姬应该还不至于是故意不说,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结果,让孙权措手不及的,蔡文姬竟突然掩面哭了起来。孙权一下子就慌了,

    “蔡姐姐,你怎么了?有什么好好说嘛。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我哪里做错了?”

    可惜,不管孙权如何说,如何劝,蔡文姬都始终不发一言,只顾着低头哭泣。孙权的劝说当然没用,因为蔡文姬哭泣的根源就在孙权身上。

    孙权绝对想不到,蔡文姬之所以会掩面痛哭,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的私密部位上一纽扣被人解开了。本来蔡文姬是不想怀疑孙权的,因为孙权还那么小,所以蔡文姬才问刚刚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到马车上来过,结果。。。。。。

    发现这一切竟然就是孙权做的,你说蔡文姬还能怎么办?难道她还敢质问孙权不成?这件事蔡文姬越想越委屈,自然忍不住哭了出来。

    可怜孙权,完全摸不着头脑。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让周泰暂时停下队伍休整,然后去找这里除开蔡文姬外唯一的女人,也是罪魁祸首的玉儿请教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