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98章 裂痕
    这个玉儿,不得不说是个十足的妖女,做事随意随性,不仅心狠手辣,因为年轻的原因,还总爱恶作剧。不然的话,她刚刚又怎么可能故意在蔡文姬身上做这样一个手脚。这样的小细节,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更何况还是男人,所以孙权直接就吃了一个哑巴亏。

    不过,让玉儿都没想到的是,蔡文姬在昏睡中被孙权“非礼”,竟然什么都没说,没有当场跟孙权翻脸,只是自己默默哭泣,这就很让人意外了。虽然在这个封建时代,女人的地位确实很低,一般奴婢哪怕受了委屈,也不敢出声,更不敢反抗,但蔡文姬不同!不是玉儿认出了蔡文姬的身份,她是从孙权对蔡文姬的态度上看出了端倪。孙权对蔡文姬的在意跟尊重,那是相当明显的,这样两个人,在身份上至少平等。所以,蔡文姬的忍气吞声,就显得很奇怪了。

    是这个女人,本身非常自卑呢?还是说她在心灵深处一直都惧怕着孙权?亦或者,她在孙权身上也别有所图?

    抱着这种猜忌,玉儿对蔡文姬产生了敌意。其实,自第一次见面,玉儿就对蔡文姬产生了敌意,因为蔡文姬是孙权“身边的女人”。这当然不是吃醋,也不可能是吃醋,但既然孙权现在修炼的是上清心经,既然玉儿已经把孙权当成了预定的鼎炉,她又怎么能容忍孙权身边有其他女人!上清心经是童子功,童子身修炼起来才事半功倍,也正是因此,孙权修炼上清心经的进度才这么快,而这还一直被孙权误以为是他自身的天赋。

    所以,当孙权身边有了女人,第一,他可能因为男女之情而荒废武功,第二,有朝一日,孙权一旦破了童子身,他修炼上清心经的速度就将变慢,这些都将导致孙权的修炼成果不及预期,那么在玉儿眼里,孙权作为鼎炉就是失败的。

    这是从武学的角度。另外,从未来控制孙权的角度,玉儿也不允许有其他可能影响到孙权的女人出现。不是说玉儿不允许孙权娶别的女人了,而是孙权身边的所有女人,都必须是她玉儿安排的女人!

    正是因此,刚才玉儿的恶作剧虽然是随性而为,但却也不是没有目的的。玉儿就是想借由此来破坏孙权跟蔡文姬之间的关系。

    有句话蔡邕说的很对,蔡文姬原本多舛的命运,因为刚刚孙权成功阻止了匈奴,确实已经被改变了。但这样的改变,到底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没有人知道。蔡文姬跟在孙权身边,可能会荣华富贵、无忧无虑一生;也可能终日愁苦,甚至早早死于勾心斗角之下!

    “玉儿姐姐,你说一个女人,无缘无故突然哭个不停,会是为什么呢?”孙权真心实意的请教。

    “难道不是你趁着别人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些非礼的事,然后被发现了?”玉儿以玩笑般的语气,以假乱真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像是那种人吗!”孙权当即大叫,虽然他刚刚确实有纠结过,但最后天使战胜了恶魔,难道不该表扬一下吗!

    “嘻嘻,好啦,姐姐也不开你玩笑了。”玉儿笑了笑回道,“不过女人嘛,心思太难猜,就算同样身为女人的我,也不是轻易就能看穿的。不过,如果你能把你们从认识到今天,所有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详细的跟我讲讲,或许我也是能猜出一些端倪的。”

    “这。。。。。不知道从何说起。”孙权微微皱眉,不是他不知道如何说,而是跟蔡文姬认识的经过,实在牵扯太多,孙权根本就信不过玉儿,一些隐秘之事自然不可能轻易跟人讲。

    “那就从那位姑娘的身份来历说起吧。”玉儿提议道。

    “哦哦,这个啊。”

    孙权点头,这倒没什么大不了的,孙权没打算隐瞒,当然,他也不可能隐瞒得了。于是,孙权把蔡文姬是蔡邕女儿,包括如今为什么跟孙权在一起的事,全部告诉了玉儿。

    孙权当然知道,一旦说出这话,玉儿的注意力必然会转到蔡邕的那些藏书之上,但现在玉儿已经赖上了孙权,孙权哪怕再是不愿意,玉儿很快也能自己发现真相。既然如此,还不如痛快点,主动说出来,让玉儿的注意力转移到书上,也总比她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好很多吧,孙权这样想着。

    果不其然,

    一听孙权把话说完,玉儿顿时双眼发光,

    “蔡邕的书!小弟弟你能不能带姐姐去看看?姐姐最喜欢读书学知识了。”

    “我说玉儿姐姐,书的事情能不能先放放?”孙权苦笑,“解决蔡姐姐的事,才是我们目前的重点!”

    “对对,你瞧我,真是太喜欢看书了,差点把正事给忘。”玉儿轻轻拍了拍脑袋,“这样好了,我帮你直接去问问。女儿家的事,没准只是不好当面跟你说,却愿意告诉我呢。”

    “这。。。。。说的也是。”孙权迟疑一下,“不过,玉儿姐姐跟蔡姐姐毕竟不相识,我担心蔡姐姐会怕生,还是先去知会她一声比较好。”

    “嘻嘻,小弟弟真是怜香惜玉哩!难道还怕姐姐我吃了她不成!”玉儿嘻嘻一笑,眼睛里却是闪过一道寒光,这个蔡文姬,果真是个威胁。只是,在知晓蔡文姬的身份后,玉儿暂时反而没了动蔡文姬的想法,因为玉儿认为,蔡文姬对她父亲的书应该非常了解,玉儿想要快速找到她想要的目标,甚至一些她不一定能发现的细节,这些都必须从蔡文姬身上入手。

    玉儿可从不打算跟孙权翻脸,所以把蔡文姬绑了直接胁迫她的这种玉儿眼里最容易的法子,她也只能是舍弃了。除非,蔡文姬离开孙权的身边,只要背着孙权,玉儿就不会有顾虑。

    跟玉儿告辞,孙权回到一开始的马车上,蔡文姬还在默默的抹着眼泪。

    “蔡姐姐,有什么真的不愿说吗?”孙权忍不住再一次发问。

    可惜,蔡文姬还是继续蹲在马车角落,把头埋在双腿之间,回答孙权的,只是沉默。

    孙权摇头一叹,

    “既然蔡姐姐不愿意告诉我,那我让另一位姐姐来劝劝你,你们女人之间应该能说些知心话吧。”说着,孙权立刻压低声线,

    “不过蔡姐姐,有句话我说在前头,对那个女人,我非常不信任。感情问题,你跟她但说无妨,但一些重要信息,还是稍作隐瞒为妙。当然,一切还看蔡姐姐你自己斟酌,要是蔡姐姐你不反对的话,我这就让那位玉儿姐姐过来。”

    说完,孙权见蔡文姬还是没反应,只能转身下马车。

    结果,孙权正要走下马车之时,蔡文姬突然发声了,

    “不必了!”

    “嗯?”孙权愣了愣。

    “孙公子,我说不必了。”蔡文姬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放心,我没事的,刚刚也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伤心事,跟公子无关,公子也请不要多想。我自己的情绪,我自己知道处理,还是不要麻烦外人了。”

    蔡文姬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她很清楚,不管来的是谁,她都不可能把真心话跟人说出来。为了避免越到后面越骑虎难下,蔡文姬只能是把委屈强行压下。只是,不管孙权表现得多么体贴,蔡文姬跟孙权的关系,已经产生了裂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