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150章 如履薄冰
    孙权的话来得突然,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玉儿出手的也很突然,因为她压根也没去质疑孙权的话,换成其他人,哪怕不问孙权为什么,确定般问一下“真的?”,也已经足够让人反应了。

    不得不说,孙权跟玉儿这队组合是个奇葩,同样也是敌人的噩梦,玉儿飞身下马,手起刀落,刚刚那两个说话不好听的士兵,就已经死在了玉儿掌下。这就是所谓的性情中人了,孙权并没有刻意去吩咐,玉儿按照她自己的意愿,选择优先杀了出言不逊的家伙。

    见状,戏志才惊怒不已,但他真不愧是军队出身,完全没浪费时间去质问孙权为何如此,直接大喝一声“撤”,接着骑马奔逃。

    这边,孙权不慌不忙的拿出麒麟弓,对着戏志才就是一下,因为逃命的原因,戏志才根本就是背对着孙权,没有防范,也没有阻截,以麒麟弓的特性,岂会射偏?人仰马翻,戏志才这一下可摔得不轻。与此同时,就在孙权搭弓射箭的时候,玉儿已经把原地反应不及的士兵全部毙命!

    “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下此狠手?!”悲痛交加的戏志才在地上终于怒吼出声,他自认就算有算计孙权,但绝无加害之心,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彼此连对方是谁都还不知道,没有新仇也没旧恨,正常人有什么理由下杀手?!

    孙权没有作这种无谓的回答,迎接戏志才的,还是孙权的弓箭。麒麟弓射马有加成,射人可没加成,所以,这是孙权对玉儿的信号,一个活口不留!他不需要留这么一个将官下来问话!

    这一下,连玉儿都有些古怪了。玉儿本以为,孙权是确定了这几个是他孙家的敌人,于是才出的手,但以玉儿对孙权的了解,孙权怎么也会最大价值的利用此人来套取情报的。因此,玉儿才故意把戏志才留到了最后,先杀几个士兵,不过是杀鸡儆猴,夺人胆魄而已。结果现在呢,孙权竟然一个活口不留,莫非两人真有什么仇怨?

    带着疑惑,玉儿上前,戏志才哪里是玉儿的对手,很快就被追到。

    嘣!

    情急之下,戏志才跟玉儿对上一掌,接着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噫?这个是?”

    玉儿愣了愣,原来戏志才并没有跟她硬拼,而是假借用尽全力,实则卸力,趁着玉儿一掌之力,远远飞开,接着继续转身逃命。不得不说,戏志才此举非常成功,但也非常冒险,首先,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玉儿以为他是临死一击,必定不敢轻视,戏志才毫无抵抗的一击,完全可能直接毙命当场;其次,就算这一下没死,玉儿一开始都能追上去,难道现在会追不上一个伤员?

    “垂死挣扎。”玉儿冷哼一声,就要追击过去。

    结果,

    “不用追了。”孙权开口制止了玉儿,眼睁睁的看着戏志才窜逃进山林。

    玉儿回到孙权身边,问道,

    “怎么?小弟弟你是想故意留他一命?”

    孙权摇了摇头,

    “没空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形势急迫,我们边走边说。”

    说着,孙权让玉儿上马,两人快速驱马前行。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赶?”马背上,玉儿问道。

    “这几个人明显是敌人,我担心我父亲他们有危险。”孙权回道,更多细节,他没法详说。

    “可如果鲁阳真的被围了,我们现在赶过去也已经太迟了呀。”玉儿忍不住道。

    “万一现在两边还没打起来,而我爹偏偏在城外等我呢?”孙权说道。

    玉儿更加不解,

    “你爹要是在城外,那更应该打起来好吧?”

    “敌人若是很多疑,那他见我爹在城外,反而不敢打了。据我猜测,这几个人之所以出现在这边,就是来确定我爹为什么会等在城门外的原因。他们想确定看看,这到底是不是诈,到底有谁值得让我爹亲自出城相候。”孙权说出了他刚刚在三思幻境当中知晓到的真相。

    “。。。。。。”玉儿听完一阵无语,看向孙权道,“小弟弟,你的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点?”

    孙权也知道,这种事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的没有任何证据能让人信服,但这就是玉儿,哪怕没有理由,她都能按照孙权说的去做。这一刻,孙权决定要把玉儿留在身边,不管他父亲那边该如何去说服,孙权现在都缺不了玉儿这个强力帮手!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不是吗?”说着,孙权脸色一沉,“而且,我的直觉一向都很准。”

    这一刻,孙权浑身上下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

    怕!

    害怕!

    如履薄冰般害怕!

    以前,孙权只想着阻止历史事件,改变他父亲大哥的死亡,可孙权还从来没想过,在那之前,在其他地方,在这种不经意的时刻,人也可能会丧命!蝴蝶效应,竟然已经大到这般地步了吗!人的生命非常脆弱,带兵打仗更会面临无数次意外,孙权,凭借他每天只有三次的容我三思技能,真的可以拯救一切?

    远的不说,就谈这次,孙权真的能成功拯救孙坚?亦或者,他还可能把他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虽然非常肉疼,但孙权还是毫不犹豫的把那张珍贵的‘无中生有’用掉,再换了一次容我三思技能来模拟。自此,孙权手上只剩下:桃,顺手牵羊,决斗,万箭齐发,这四张牌。顿时变得捉襟见肘起来。

    一秒过后,

    呼~~

    孙权总算松了口气,他目前的行为,是能够有惊无险度过难关的。一放松,身子一软,孙权直接靠在了玉儿身上。玉儿感受到孙权的状态,轻轻摸了摸孙权的肩膀,

    “别怕,小弟弟,姐姐一直都在呢。”

    虽然觉得孙权是在胡思乱想,但既然孙权真有那么去想,说明孙权真的有在害怕。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儿呢,就算孩子一见父亲离开,就生怕他们不回来了一样。不知不觉,玉儿突然想到了自己女儿,不知道她在步家过得还好不好?有没有想自己这个不称职的母亲?

    “玉儿姐姐,待会儿不论发生什么,听我的,不要慌乱。”孙权开口,提醒玉儿一句。

    “明白!你这个什么都想掌控的小男人~~”玉儿捏了捏孙权的脸蛋,“对了,刚刚那个将领,如果我不是有伤在身,他自作聪明,那一下估计就已经毙命了。不过就算如此,要是没名医相救,他应该也活不长的。”玉儿说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小人物罢了。”孙权不以为意,他从始至终,压根还不知道那是戏志才。

    小人物?

    玉儿没去多说什么,那种随机应变的反应能力,除了武功差了点,应该不会是无名之辈吧。不过,不管他是谁,都已经活不长了,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