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174章 自求多福
    “二弟!错了!不是那边!”

    孙策惊叫一声,还以为孙权慌乱之下,选错了方向。

    之前因为运粮,所以孙策孙权等人走的是官道,如果说把这条官道看作东西水平方向的话,那吕布军队就是从东南方而来,孙策现在往回逃的方向是正西方,也就是程普部队所在的一方,结果孙权现在呢,却是偏离了官道,往西南方逃了过去。

    若是此刻孙权真是为了逃跑,那他抛弃官道,选择小道,也不是没错,就像当初第一次见吕布的时候,走山林小道,才能最大限度的限制赤兔马的发挥。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要把吕布引去陷阱呀!这个时候,不管吕布往东南西北哪一方,都有江东军等着他,但在包围圈彻底形成之前,却存在两个缺口,没错,西南方跟西北方。

    可巧不巧,孙权“慌不择路”,现在跑去的方向,正是西北方!一旦吕布朝着孙权追过去,那吕布军队很可能会在被包围之前就直接跑到外围去,自此,江东军的计划将功亏一篑。而且,功亏一篑也就罢了,孙权此举,影响了计划不说,同时也对他自身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危险。逃跑的方向没有援军,以吕布的速度,早晚会把孙权追上,这次,孙权还能像上次那般运气好吗?

    所以,一向大心脏的孙策才吓到了,他不知道这次吕布没有骑赤兔马,他更不知道孙权到底哪根筋搭错了,就算一开始没有交代清楚,跟着大部队跑都不会吗?

    这边,

    “小弟弟,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马背上,玉儿对孙权说道。这次,孙权在前方驱马,玉儿坐在后方,以阻挡吕布随时可能射过来的箭矢。虽然一匹马上坐了两个人,但孙权跟玉儿体重都很轻,跟吕布一个人骑马差不多,如今吕布又没有赤兔,射箭这个选择又会被玉儿给阻止,他想要追到孙权,还是很有点难度的。

    其实玉儿身为一个女人,对江东军的计划安排不是很清楚,方向感也不是很强,加之一向信任孙权,孙权不管做什么,玉儿都没有多问。可现在,孙权明显偏离了大部队,玉儿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如果事先就是这样的安排,为什么不提前跟她说一下?

    “放心,我是故意往这边跑的。玉儿姐姐,待会儿可能有点辛苦,你要多多担待啊。”孙权立刻回道,表明自己不是搞错了,以安玉儿的心。

    “辛苦一点没什么,只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玉儿道,说实话,只有他们两个人,面对吕布一整支军队,玉儿心里可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底气。

    “没问题的,吕布今天骑的不是赤兔马,他追不上我们的。”孙权说道。

    “啊?”

    玉儿眨了眨眼睛,盯着后方不远处狂奔而来的吕布,好吧,她以前是没有看过传说中的赤兔马,认不出来很正常,但如今天都还没亮,光线这么差,孙权真没有看错?

    难道说赤兔马其实是一匹白马,很特别很明显的那种?所以孙权才一眼就认出了不是赤兔?可不对呀,赤兔听名字,也应该是红色的呀!

    不管玉儿心中的疑惑,既然孙权这么说,她也只能这么去想了。

    “好像所有人都朝我们这边追了过来。后方有火光,应该是粮草已经被他们烧了。”玉儿对孙权描述着后方的情况。

    “意料之中。”

    孙权淡淡道。

    这次的设计之所以能成功,吕布根本就不是为了粮草,目的是他孙权,烧粮草只是顺便。所以,不论孙权往哪儿跑,吕布势必都会追逐孙权而去,其他人就如同那粮草一样,根本不重要。

    “我选择小路逃跑,吕布更不会认为我们有陷阱,肯定会满脑热血的冲过来。至于烧粮草,一来是顺便,二来也是一种误导,吕布以为我们江东军的援军会被引到火光所在之处去。”孙权为玉儿讲道。

    “然后呢?”

    玉儿问道,虽然后方随时可能射来弓箭,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听到孙权老神在在的分析,玉儿都会觉得莫名的安心。孙权那镇定自若的样子,就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当中,他们完全不会遇到任何危险。

    “然后?然后就是吕布被我们带出了包围圈,接着他发现我们江东军的动向,知道这是针对他的陷阱,最后一边后怕,一边侥幸,一边绕路逃回他们的大本营。”孙权应道。

    “啊?”

    玉儿一度傻眼,如果不是要随时提防后方,玉儿都忍不住想回头看一下孙权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你这是,为了什么?故意把吕布放走?”玉儿感觉自己头脑有些不够用,孙权是孙坚的儿子,怎么也不会是卧底呀。最关键的是,吕布现在是跟你孙权有仇,按理说孙权才应该是最想吕布死的那一个才对!

    “我也正在为此头疼呢。”孙权苦笑。

    孙权现在头疼的,不是放走吕布,前面就说过,吕布早晚得死,而且从历史的角度,吕布现在不死对孙权还更加有利,孙权才更能把握未来历史的走向。所以,孙权真正头疼的,是事后该如何向孙坚交代的问题。

    就算最后结果是好的,那也是阴差阳错,并不代表你孙权做的是对的!就像上次孙策被官降三级一样,根本就还在最低级呆着的孙权,会遭遇什么样的惩罚?

    “小弟弟,我真是有些看不懂你了。”玉儿微微蹙眉,“你向来聪明,做任何事之前就算没深思熟虑过,至少也该是有目的的。这次你的目的是什么?还是说,你不愿意告诉我?”

    “玉儿姐姐你不要多想。”孙权连忙开动脑筋,找理由去解释,开玩笑,玉儿可是他孙权的救命稻草,两人的关系一旦出现裂痕,万一玉儿一怒之下,抛弃孙权不管了,孙权找谁哭去?

    “其实就是这件事情有些难言罢了。我昨夜做了个梦,梦里面吕布没有骑赤兔马,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所以刚才,我见吕布骑的不是赤兔,立刻跟梦境联系起来了,下意识做了反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次的事我还真是毫无根据,但既然已经这么做了,我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交代吧。”孙权苦笑道。

    这家伙,简直是把死神来了的桥段都搬了出来。其实这种说法,放到现代,绝对是无厘头,但偏偏这里是封建时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封建迷信思想真的很常见。

    “。。。。。。”玉儿无语,“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姐姐这次可帮不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