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晴晴挺了一下她那裹着着修身小西装的腰,一脸孤傲的说,“好,蓝小姐,既然如此,我也不想跟你废话,我就转达冰晶夫人一句话,张晴晴,你是我任命的帝王集团总裁秘书,除了我,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让你离职。所以蓝小姐,请你不要在夜总面前嚼舌根说我坏话,怂恿他辞退我,因为你没有这个权利。”

    闻言,夜殇暗自腹诽。

    原来张晴晴有范冰晶这个后台,难怪她会厚着脸皮回来当夜殇的秘书。

    张晴晴认真的观察了一下蓝草的神色,发现她表情并无异常,反而多了一份讥诮,于是继续说道,“蓝小姐,这次我为什么回来当夜总的秘书,原因你已经很清楚了,在这里我表明我的态度,我是对夜总有好感,但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冰晶夫人跟我透露,她已经有中意的儿媳妇,夜总不久就会大婚,不过很可惜,冰晶夫人中意的儿媳妇并不是你。”

    “那又怎样?”蓝草不以为然的撩了撩唇。

    “那又怎样?”张晴晴有种幸灾乐祸的表情,“蓝小姐,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你还能淡定的说出这几个字,可见你对夜总并没有多大的感情,否则也不会怀着夜总的孩子听到夜总将来要娶的女人不是你时,你还会这么的淡定。”

    蓝草嗤笑,“你这是在夸奖我吗?”

    张晴晴耸耸肩,‘夸奖算不上,应该是佩服吧。因为换做我是你,我绝对做不到你这么泰然。当然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既然冰晶夫人已经亲口说有了中意的儿媳妇人选,那我就会处理好我对夜总的感情,恪守我总裁秘书的本分,不会做逾越本职工作的事,所以请蓝小姐正常看待我和夜总的相处,不要无中生有到处传播我和夜总有不正常的关系。”

    说完,张晴晴也不等蓝草是什么反应,就弯腰冲着她鞠了一个躬,说了一声,“谢谢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然后,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

    蓝草只觉得脑子胀痛得厉害,于是背靠着座椅闭上了眼睛休息。

    脑海里总回响着张晴晴说的那些话,特别是那句冰晶夫人早有中意的儿媳妇,夜殇不久就要完婚……

    呵呵,典型的他要结婚了,但新娘不是自己。

    她很好奇,这一回夜殇要用哪个名字跟范冰晶中意的那个儿媳妇人选结婚呢?

    忽然之间,蓝草发现自己关心夜殇的婚事多过关心刚刚结束的那场股东会议。

    小手情不自禁的抚摸上了微隆的小腹,心里惆怅万千。

    也许自己更关心的还是孩子他爹吧。

    会议上,夜殇说都听她的,他真的会都听自己的吗?

    自己是他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让他听自己的话?

    他的决定经过他母亲范冰晶了吗?

    如果没有,他凭什么当着股东们的面说些有可能误导股东们以为蓝星集团有帝王集团在背后撑腰倒不了的话?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有节奏的敲响。

    蓝草从半梦半醒中睁开眼,就看到关颖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蓝小姐,下班了,夜总在外面等你一起回家。”关颖恭敬的说道。

    蓝草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懒懒的问,“今天的会议开得怎样?”

    关颖微笑,“比我想象中的好。”

    “怎么说?”

    “我以为我出现在章国雄他们几个股东面前,会被他们赶走,结果他们没有。”

    蓝草讥诮,“那是你脸皮厚,赶都赶不走。”

    关颖不以为然,“也许吧,我现在已经下决心回来帮蓝老爷子了,谁都赶不走。”

    看着她一副胸怀壮志的样子,蓝草就忍不住泼她冷水,“我可看不出你有什么本事帮我外公,刚刚会议上你被人怼得连话都不敢说,如此懦弱的你,能干什么大事?”

    “我懦弱?”关颖苦涩一笑,‘蓝小姐,你不理解一个被误会多年的女人重回职场的艰辛。凡事都有个过程,当年我的做法的确会让人误会我自私自利,抛下出车祸的董事长,丢下公司一摊子事跑到美国去,就是做贼心虚,说我参与了谋杀董事长一家……呵呵,总之我关颖在公司股东和公司老员工心中形象早就崩塌了,不过不要紧,我有信心让他们重新信任我,不过我需要蓝小姐你的帮助。’

    不得不说,关颖在外公身边做了那么多年的秘书不是白做的。

    她说每一句话都谦卑有理,让人听了对她心生几分同情。

    蓝草从她的话中听到了一些端倪,“关颖,你是不是想说当年我外公车祸后你迫不得已才离开的美国?”

    “呵呵,蓝小姐,我可没有说啊。”关颖笑了笑,一副不想说实话的样子。

    此地无银三百两,说的就是关颖的这个笑容了。

    蓝草学法律的,察言观色的基本功还是有的。

    她问,“是不是肖天明?当年他威胁你让你出国的是不是?”

    “我没有证据证明当初威胁我的那个人是肖天明……”

    ‘这么说,你承认你是被人威胁才抛下我身受重伤的外公出国的?’

    ‘嗯。’关颖点点头,然后看了看手表说,“蓝小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再不下去,夜总恐怕就要不耐烦了。”

    “一定是肖天明威胁的你,对吧?”蓝草再次问。

    ‘嗯,小草,这里不是谈当年那些事的地方,我们回头再谈。’关颖极力催促蓝草离开。

    蓝草看了看办公室的四周,质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难道你怕这里有监听设备,我们的谈话会被别人听了去?’

    关颖慎重的说,“不能不防啊,毕竟这里曾经是肖天明为所欲为的地盘,谁知道他有没有在这里安装针孔摄像头什么的?”

    “既然这样,改天你让人来检查一下这个办公室,看看有没有被安装监控摄像。”蓝草吩咐完毕,就起身离开。

    关颖脸上流露出微笑,追过来,“蓝小姐,这是你交给我的第一个工作,那么是不是代表你已经接受我这个助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