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强小农民 > 第1266章 化敌为友
    张辉哂然一笑,说道:“我还不想死,怎么办?”

    “由不得你。”田汉步步紧逼,他岂容张辉把他们的消息泄露出去。

    张辉,雪凤他们不死,田汉他们也活不成。

    看看张镇天的下场就知道,何况他们还是驭兽门的余孽。

    “老前辈,求求你放过我们一马,我们保证今天所看到的一切,永远烂在肚子里。”雪凤眼泪都快出来,凄凄惨惨,可怜兮兮的央求道:“我妹妹年纪尚幼,老前辈岂忍心伤害我们?”

    田汉不再言语,但步伐却并未停止。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交个朋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觉得呢?”事到如今,张辉再想隐藏身份已是不能。

    少年脸上洋溢着烂漫而真诚的笑容,手里却是从储物间里面拔出紫霄剑,全身戒备,凝视着田汉的一举一动。

    若是田汉要一场血战,张辉不介意和他们玩玩,正好可以借助厮杀的机会,金篆玉函会偷偷的把他们驭兽门的秘法武技,全部偷录下来。

    紫霄剑没有剑鞘,因为大世界这方位面任何剑鞘也遮不住它的剑锋。

    剑一出储物戒,雪葬窟洞穴内顿时充斥着潋滟的剑光。

    剑身紫气缭绕,似吞吐着雷霆闪电,剑气逼人。

    田汉脚步戛然而止,“紫霄剑,可是紫霄剑?”

    田晴那些驭兽门的余孽亦是双目圆睁,一脸惊诧。

    雪凤躲在张辉身后,起初尚未察觉,直到周身的毛孔传来针扎般的寒意时,方才注意到张辉手里的剑。

    “是紫霄剑,没错,这肯定是紫霄剑。”雪凤虽从来没见过张辉,也从来没见过紫霄剑,但有关紫霄剑和张辉的传闻,这几个月她听了不下一万遍。

    有关紫霄剑的描述,还有张辉的样子,早就熟记于心。

    虽然不认识,但张辉的形象和紫霄剑,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她脑海。

    雪盈忽然跳了起来,拍着手,欢呼雀跃道:“你是张镇天哥哥?没错,你肯定是张镇天哥哥,啊啊啊啊啊!太好了,我居然和张镇天哥哥在一起。”

    “你真的是张镇天?”雪凤狐疑道。

    张辉现在的样子,和她想象中……或者说道听途说的形象,不大一致。

    更年轻,脸上尚有着一些稚嫩。

    “没错,我就是张镇天。”

    “实际上,我叫张辉,镇天是我的字。”张辉在脸上抹了一下,去掉易容术,将自己本来的面目呈现在雪凤,雪盈,田汉他们面前。

    张辉盯着田汉说道:“老前辈,共天盟与我之间的仇怨,想必你们也听说过一些。我断了问昊苍的四肢,而后共天盟的枯寂圣尊等人一度追杀到我家门口,因此,我和你一样,与共天盟不共戴天。”

    “因此,在我看来,我和你们驭兽门完全可以联手,一同对付共天盟。”

    “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至于驭兽门的冰凰圣兽的讯息,想必他们用不着在担心了,比起他们的圣兽,张辉的紫霄剑,以及他和共天盟之间的仇恨,更加容易引起问笑天的注意。

    田汉缄默不言,脑子里面思绪飞电,盘算着该不该与张辉合作?

    亦或者,杀人夺剑?

    当初他们跑到临渊城来,其目的就是为了破坏共天盟夺取张辉的紫霄剑。

    若是让问笑天拿到紫霄剑,后果将不堪设想,将来的某一天,问笑天也极有可能借助紫霄剑之威,斩仙夺位,继而踏破虚空,位列仙班。

    田汉纵是身死魂消,也绝不会坐视问笑天斩仙夺位。

    微微沉吟了片刻,田汉扭头瞟了田晴几人一眼,然后再回过头来,与张辉说道:“好,老朽愿意和你成为忘年之交。”

    为了化解张辉的芥蒂,赢取双方的信任,田汉说道:“其一,我们驭兽门和其他宗门不同,你的紫霄剑与我们没有半点用处,我们主修的功法更多在于和妖兽结合。”

    “鲜有用到兵器。”

    “就算有一些器,亦是妖兽用的甲胄和利爪。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们驭兽门绝不会觊觎你的紫霄剑。”

    “其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而你张镇天,老朽相信你有着无穷的潜力,兴许现在还不能奈何共天盟,但假以时日,相信你定会成为共天盟最强劲的对手。”田汉不远千里跑到临渊城来,就是因为张辉,因为紫霄剑的缘故。

    也因此,张辉在临渊城,在昆天域的一些事迹,他也有耳闻一些。深知,眼前的这个少年,成长的势头有多迅猛。

    最重要的一点,仅凭他们几个人,永远没可能拔出共天盟。

    驭兽门已经完了,没了宗门,他们就没有新鲜的血液。

    更何况,人家一听说要跟共天盟对着干,有几人敢加入他们驭兽门?

    天下三洲,亿万修道者,所有人都以加入共天盟为荣。

    共天盟每年吸收的修道者都有千万人。

    而他们驭兽门死一个就少一个。

    昔日驭兽门几十万人,到今天,就剩下不到五百人散落在三大洲苟延残喘。

    拿什么跟人斗。

    “不过有一点老朽还需提醒你,”田汉半眯着双眼,阴恻恻盯着雪凤,雪盈两人。

    问张辉:“不知道这两位姑娘,与阁下关系如何?”

    田汉可以确定,张辉不会泄露他们驭兽门的消息,包括冰凰,但难保雪凤,雪盈两人会不会说出去。

    这一点,张辉也不敢打保证。

    他扭头盯着雪凤,雪盈两人,眼睛里面满是温柔。

    很直接,没有任何的遮掩,摇头与田汉说道:“不清楚,或许吧!”

    “可能主观上她们不会害我们,但难保别人会不会搜她们的魂,亦或者利用其它的手段,拷问出我们的秘密。”

    “不过,我刚刚听你说,你们驭兽门友善亲和,与妖兽同眠,从未得罪过任何人。”

    “今天你们要是因为一个秘密而迫害她们两个柔弱的小女孩儿,那么,你们驭兽门和共天盟又有何区别?”

    张辉姿态轻松洒脱,嘴角勾起一抹自然写意的恬淡笑容。

    “让共天盟的人知道了又怎样?”

    “我倒是巴不得共天盟在来些人,就一个司徒空,还被你给杀了,搞的我手痒难耐啊!”

    “如果临渊城没有共天盟的爪牙,接下来我想,咱们也该离开临渊城,去其他的城池,杀尽共天盟的杂碎,杀到他们肝胆俱裂,杀到天下人听到共天盟三个字就害怕的直发颤。”

    “到那个时候,我看谁还敢加入共天盟。”张辉咬着牙,浑身爆发出来的杀意如万年寒霜般,比之雪葬窟的低温更寒气逼人。

    驭兽门的那些人攥着双拳,胸腔热血激荡。

    自驭兽门被灭之后,这么些年来,他们东躲西藏,犹如过街老鼠,藏在不为人知的下水道里,深怕被人抓了先行。

    如今张辉的这一番话,彻底激发了他们的斗志。

    “说的好!”田汉双拳紧攥,眸中激荡着无穷尽的杀意,恨不能现在就杀到中州圣地,一举铲除共天盟。

    田汉很惭愧,“是老朽迂腐了,还望两位姑娘莫怪,为了表示歉意……小晴。”

    田晴会意,来到雪凤,雪盈面前,从储物间在中拿出一些妖丹和丹药,塞给了雪凤,雪盈两人,聊表歉意。

    雪凤,雪盈两人受宠若惊,连连摆手。

    到现在两人还有点懵逼。

    一来,张辉的身份落差,让她们两人始终难以相信,自己竟然和张镇天并肩走了一路。

    二则,刚刚田汉还要弄死他们,一转眼,却又送上丰厚的珍奇。

    “没事,收下吧!免得老前辈心里愧疚。”张辉笑说道。

    接着,张辉目光投向田汉,觍着脸说道:“老前辈,我看你们驭兽门的武技,秘法十分独特,不知道能不能共享一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