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校养成日记 > 第七百零二章 接一浪
    (明早刷新,大家晚安)

    噔噔噔,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蒋恪的思路,第一瞬间他竟然还有种在海市的感觉,以为是白曦敲他酒店房门,随即苦笑一声,最近和这个表姐走太近了,都有点走火入魔了。

    “这么晚了,谁啊?”

    嘀咕着,蒋恪走过去打开门,不禁一愣。

    女孩儿上身穿着黄『色』半镂空吊带,里面肉『色』文胸若隐若现,下身是一深灰『色』小短裤,圆润笔直的美腿扭扭捏捏,上面的水珠顺势而下……

    “我天小隐你这么晚过来干嘛,下雨也不知道打个伞,感冒了怎么办。”蒋恪皱了皱眉,将她拽进收发室,赶紧拿『毛』巾帮她擦起了头发,很是心疼。

    “你怎么了?感觉那么不开心呢?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欺负你了?”见她不说话也不吭声,蒋恪感觉到了不对劲,他这个妹妹一向活泼可爱了,这个样子相当反常。

    而小隐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

    “哥哥,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

    躺在床上,蒋恪始终觉得怪怪的,睁着圆咕隆咚的眼睛望着天花板。

    那个时候和小隐一起睡主要是学校里没什么人,连他都觉得得慌,一起睡就一起睡了,可现在……

    怎么说小隐也是大女孩儿了,这样总会不太好吧,而且万一让人看到也会说闲话的。

    也没办法,外面下着雨,她又很低落,问她发生了什么也不说,这孩子……不会是失恋了吧?

    想到这个,他忽然有点紧张了起来,偏过头看了眼背对自己的小隐。

    “小隐,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开玩笑,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了,要是让哪个男人给骗了,不管是现实还是网上,他都不能不管。

    “……”过了一会儿,发现小隐没有作声,蒋恪眨了眨眼,自言自语道:“睡着了?那明天再说吧……”

    “你可以抱抱我吗。”

    “……”

    这个激灵是来自两个层面的,一是以为小隐睡着了,忽然有人说话吓了他一激灵,而第二个层面就不言而喻了……

    蒋恪知道,兄妹之间抱抱没什么,只是他试着伸手,好几次都又缩了回去,他这几个动作,好像怎么抱都不太像兄妹吧,太暧昧了……

    忽然,小隐转过身来,扑进了蒋恪的怀里,紧接着,他感觉到胸前的湿润……

    “呃,你哭了?到底是怎么了啊,我一共才出去两天啊,谁两天能把你欺负成这样?不对啊,都知道你是我妹妹,谁敢欺负你啊?”本来还有点不适应,可小隐一哭,他也没什么适应不适应了,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安慰更痛苦本地的步步登高角度出发看看道:

    “不哭了不哭了,跟哥哥说怎么回事,哥哥帮你出头。”

    “哥哥这两天是不是和女生在一起了?”

    蒋恪还在心里琢磨呢,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欺负我妹妹?结果一下子就尴尬了,难道她这样是因为自己?

    不过,她怎么知道自己和女生在一起的?

    “你怎么……”

    蒋恪刚想问她怎么知道,她忽然道:“这两天我一直在做梦,刚才也是,只要一闭眼睛就能梦到你和一个女生在一起,你们,结婚的场景……”

    “啊?我结婚?你怎么会梦到这种事情?”蒋恪面『色』一变,还一直梦?我去挺诡异啊,大半夜能不能不讲这种段子?不过……

    “那,在你的梦里,和我结婚的那个女生是谁啊?”

    忽然,蒋恪还燃起了少女心,他还真希望小隐梦里的女生是白苏。

    “我看不清那个女生是谁,梦里很模糊,我只能依稀感觉到,那个女生是闭着眼睛,脸很白,很白很白,然后,嘴角有一丝鲜红的血迹……”

    心中咯噔一声!蒋恪赶紧打断她:“我去你这是做噩梦了吧?”

    他一向很有空间想象力了,通过简单的几句描述他仿佛真看到了那么一个女人,瞬间头皮都有点麻了。

    没错,他玄术是很高,加上系统加持,他和那些传说中的修仙者都差不多了,但是鬼这种东西始终会让人产生恐惧感,这是难免的。

    努力翻个身,蒋恪伸手按开台灯,房间里终于亮了一些。

    “这就是你低落的原因?你别『乱』想了,那只是个噩梦,做噩梦很正常,我偶尔也会梦到那些东西,以前还梦到过满脸是血的女人掐我脖子呢,其实就是看恐怖片看的,都不是真的。”蒋恪努力的让她摆脱梦境的束缚,抱着她的手更紧了一分,道:

    “而且你忘了吗,你哥哥我可是玄术大师,比电影里的茅山道士还厉害的,什么鬼怪僵尸,只要敢出现,我就打得他们永世不得超生!也许她肯定是不会再有的问题。我在这里是所以,不要怕,乖,不怕不怕。”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小隐的梦还真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在玄学中,有一种梦叫‘预知梦’,如果一个人常时间做同一个梦,很有可能是对某种事情的预知,普遍会发生在最亲近的人身上。

    历史上有好几起类似的事件。

    一九八几年的时候,在日国就有一个女人连续三天做同一个梦,梦里是一架飞机坠机,然后她打给身在国外的老公,让他过改签回国的飞机,结果那班原来要乘坐的飞机真的出现意外坠机,上面乘客无一生还。

    同样的事情还在几年后发生在西班牙,一小男孩梦到妈妈被一个叔叔拿刀捅死,他告诉妈妈,一开始妈妈还不以为然,后来电视上播出一条新闻,关于一杀人犯越狱的,小男孩说他梦到的就是这个叔叔,女人虽不信,但也觉得得慌,于是带着男孩儿回娘家了,结果那个杀人犯真就在她家附近被捕了,被捕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华国也有很多例子,想到这些,蒋恪还真倒吸了一口凉气,特别是听完小隐将她梦到的全部细节讲出来,其中,还有一个蜡烛……

    蒋恪面『色』变了变,蜡烛?

    冥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