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 第三百二十章 第一封信
    看着宫古梧桐,刘星觉得自己有必要对扮演“宫古梧桐”的玩家说一声辛苦了,因为“宫古梧桐”这样中二的性格,扮演出来实在是太羞耻了。。。

    因为宫古梧桐的突然出现,众人只能暂时改变行动目标,先将宫古梧桐带回了别墅进行换装,毕竟宫古梧桐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狼狈不堪。

    洗完澡换完装之后,宫古梧桐总算是看起来正常一点了。

    众人坐在一楼的大厅,开始对宫古梧桐进行三堂会审了。

    首先,自然是询问宫古梧桐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下午,这整整一天时间宫古梧桐干什么去了。

    根据宫古梧桐的“供认”,昨天他在到达渔人村时,就感受到了在渔人村里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在作祟,所以宫古梧桐决定暂时不进入渔人村,而是在渔人村的外围进行上观察与研究。

    于是乎,宫古梧桐在多戈艾格带着刘星与石川凌离开之后,才慢悠悠的从游轮上下来,沿着海岸线来到了一处看不到渔人村建筑的树林之中。

    然后,宫古梧桐就使用了自己珍藏多年的打火石,开始准备生火做饭,但是宫古梧桐灵机一动,觉得自己如果生活做饭的话很容易暴露目标(刘星觉得是因为宫古梧桐无法用打火石生火),所以决定放弃生火的打算。

    虽然不能生火,但是作为岛国人的宫古梧桐还是决定吃生鱼当晚餐,所以宫古梧桐在树林里找到了一根合适的木棒,然后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一根鱼线和鱼钩,最后在树林里挖到了蚯蚓,钓鱼套装终于完成了。

    不过在钓鱼套装完成的一瞬间,宫古梧桐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有爱心的人(刘星觉得实际上是因为宫古梧桐意识到自己没有船出海,而在海岸边钓鱼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海洋鱼类一般都不会游到岸边来的),还是放过这些可怜的鱼儿,所以宫古梧桐只能吃背包里的零食了。

    随便对付了两口之后,宫古梧桐见天色还不错,便决定先去渔人村周围打探一番,于是宫古梧桐便开始了自己的环岛游。

    宫古梧桐来到的第一个地点,是渔人村的墓地。

    宫古梧桐发现渔人村的墓地面积并不大,墓碑排的十分紧密而且规则,所以宫古梧桐推测渔人村的村民在死亡之后可能是选择的火葬,只将骨灰放进了墓地。

    不过宫古梧桐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渔人村的墓地四周都是用一种伪装成荆棘的铁丝网所包围,宫古梧桐小心的解下皮带触碰了一下那个铁丝网,发现这个铁丝网竟然是带高压电的!

    听到这里,刘星等人面面相觑,毕竟按照松井一郎的说法,渔人村是不可能有电的,而且高压电网还得有专门的配套设施。

    所以,松井一郎这是在说谎。

    刘星眉头一皱,对宫古梧桐说道:“梧桐,那个墓地大概有多大?”

    宫古梧桐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吧,我也不是很确定,因为当时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我又不想打开手机暴露目标,所以看的还是有些模模糊糊的。”

    一个足球场大小。

    刘星计算了一下渔人村墓地的周长,然后说道:“一个长度三四百米左右的高压电网,需要的配套设施应该还是挺占地方的,梧桐你在墓地周围发现了什么可疑的建筑吗?”

    梧桐又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没有,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墓地周围五百米以内是没有任何建筑的。”

    刘星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这么说来,在渔人村的地下很有可能就有一个地下基地,而发电装置就在这个地下基地了。”

    剩下的人都点头应是,毕竟表面上的渔人村就这么大一点,不像是能够隐藏多少秘密的地方,但是如果在渔人村的地下还有一个基地,那么这个地下基地就能够隐藏下更多的秘密了。

    所以,这个地下基地的入口,应该就是在墓地中了,毕竟墓地周围有高压电网的保护,应该算是渔人村中最安全的地方了,而且根据松井一郎的说法,平时渔人村的村民都是不允许进入墓地的。

    除此之外,松井结衣的家中与渔人村的祠堂,也都有可能是地下基地的入口,毕竟这两个地方也是渔人村村民不能随便进入的地方。

    当然了,多戈艾格现在住的草房也有一定的可能性是地下基地的入口,不过这个可能性应该在五成左右,毕竟万一被多戈艾格发现了入口,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这时,宫古梧桐继续讲述自己接下来的经历。

    因为渔人村墓地周围的电网十分严密,毫无破绽,所以宫古梧桐觉得自己是没有办法安全进入墓地的,所以就直接离开墓地,继续绕着渔人村前进。

    很快,宫古梧桐在海边的一片树林里,看到了一个看起来已经破败不堪的砖瓦房,本来这座二层结构的砖瓦房,二楼已经坍塌的差不多了,至于门窗什么的早就损坏了。

    所以,宫古梧桐毫不费力的进入了这个砖瓦房。

    在这个砖瓦房里,只剩下一些损坏多年的家具,还有一张落在地上黑白合照,合照上面有五个人——一对老年夫妇,一对年轻夫妇,以及一个看起来一两岁的小女孩。

    而这张黑白合照的背景,则是在岛国非常着名的东京铁塔,而且宫古梧桐还看到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是在199x年,之后的时间因为照片老化而模糊了。

    宫古梧桐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照片,递给刘星传阅。

    刘星看过照片之后,开口说道:“如果这张照片上的人是渔人村的村民,那就说明在十多年前渔人村还是与外界保持交流的,而且看起来当时渔人村的村民还是非常追赶潮流的,因为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对年轻夫妇的衣着都是那些年的流行服饰。”

    一旁的张景旭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说道:“的确如此,虽然这张照片上的时间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按照人物服饰来看,我觉得应该是在1993年到1995年左右,不过这张照片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为什么这张照片会是黑白合照?按理来说,当时的彩色照片技术已经非常完善了,拍摄一张彩色照片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吧。”

    石川凌摸了摸下巴,开口说道:“说不定这张照片是合照上的人用他们自己的相机拍摄的,所因为相机与胶片的缘故所以只能拍摄成黑白色?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照片上的这五个人到底是谁?”

    刘星想了想,对宫古梧桐说道:“梧桐,你在那个房子里还有什么发现吗?”

    宫古梧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那个房子里,我还看到了一个与这张照片相匹配的相框,落在了一个柜子的后面,最重要的是这个相框还没有真正使用过,因为这个相框上还有一个标签,如果要使用相框的话就肯定要破坏那个标签。”

    “而且奇怪的是,在那个房子里除了那种普通的家具之外,像服饰,餐具什么的都消失不见了,就好像有人特意拿走了一样,而且有些小型家具,像桌椅什么的都倒在了地上,给人一种在这里发生了打斗的感觉。”

    “最后我顺着楼梯来到了二楼,二楼看起来有四个房间,在这四个房间里也是出现了家具倒地的情况,好像有人在这些房间里搜查什么的样子,而且还是除了家具之外,其他东西都消失不见了,不过我在最大的那个房间里,在一个抽屉的夹层里发现了一封信。”

    一封信?!

    刘星瞬间想起了那三个支线任务中,奖励最丰厚的支线任务就是要找到三封信。

    想到这里,刘星连忙开口询问道:“信?那封信里写了什么?”

    宫古梧桐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看不懂那封信的内容,因为那封信是用汉字书写的。”

    虽然刘星与尹恩都是华夏人,但是因为“渡边流星”与“石川凌”这两张人物卡都没有“其他语言:华夏语”这个技能,所以刘星与尹恩现在都没有办法看懂汉字。

    这想想都觉得有些尴尬。

    不过在场的众人中,张景旭与陆天涯可是正宗的华夏人,所以张景旭从宫古梧桐手里拿过了那封信,开始念了起来。

    简单的来说,这封信是写给一个名叫李永杰的人,这个李永杰的身份貌似还是一名记者,当时住在岛国东京,而写信的人则是渔人村的村民,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那间房子的主人。

    在信中,那间房子的主人首先感谢李永杰在东京时对他们一家的照顾,让他们一家有了一个愉快的回忆,然后话锋一转,便开始提到渔人村的村民最近越来越古怪了,本来有几个和他关系很好的村民,在自己带着家人从东京旅行回来时,都对自己冷眼旁观,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和自己打招呼,就连自己给他们送礼物的时候,那几个村民也都是一言不发,只是点了点头而已,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然后,那间房子的主人又提到村子里的那间祠堂已经被彻底改造成了一个教堂,里面原本供奉的牌位都已经不知所踪,而那些神像也全部被替换成了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雕像,看着都觉得很不舒服,而且他在离开祠堂的时候,还看到那个前来传教的松井一郎,以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与自己交谈,语气更是恶劣,没说几句就开始嘲讽自己在做无用功。

    最重要的是,那些对自己一脸冷漠的好朋友,此时在面对松井一郎时却是恭敬有加,这让那间房子的主人心里非常不舒服,只能找了理由赶紧离开。

    接下来,那间房子的主人就开始痛诉松井一郎在渔人村里传播的宗教是多么的愚蠢与莫名其妙,没想到渔人村的村民竟然会相信松井一郎的鬼话,这让他在痛心之余,也怒其不争,并且开始怀疑松井一郎所宣传的宗教是一个邪教。

    所以在最后,那间房子的主人希望李永杰可以将渔人村的事情报道出去,最好将松井一郎所传宗教——海洋真神宗当成一个邪教来写,这样就能够督促当地官方前来渔人村进行调查。

    信到这里戛然而止。

    “信在这里突然断了,而且这封信里的最后几个字,墨迹都有一些花,说明那间房子的主人在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什么变故,所以赶忙把这封信放进了那个抽屉的夹层里,结果这封信就再也没有被取出来过了。。。”张景旭一脸凝重的说道。

    很显然,那间房子的主人很有可能是遭遇不测了。

    不过更重要的是,这封信中透露出了很多重要情报。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松井一郎说了很多谎话,渔人村开始信奉所谓的海洋真神宗最多也就是二十年的时间而已,并不是松井一郎所说的数百年。

    然后松井一郎并不是渔人村的本地人,而是一个外来的传教士,不过只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松井一郎就将渔人村改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说明松井一郎的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

    最后就是渔人村的祠堂,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变成了一个祭祀场所,也是这个模组最危险的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刘星本以为渔人村所谓的“阶级划分”是世袭的,没想到这只是这些年才确定下来,这让刘星想到了一个词——社会实验。

    在很多欧美国家,有一些专家就喜欢搞一些社会实验,简单的来说社会实验是为了解决文化、政治、经济及其社会、自然问题,而在其对应的科学研究中用来检验某种新的假说、假设、原理、理论或者验证某种已经存在的假说、假设、原理、理实验论。

    刘星当年就看到一部名为《浪潮》的电影,那部电影讲的就是一名教师在自己的班级中进行社会实验。

    P:推荐《浪潮》这部电影,真的好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