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新的猜测
    刘星一脸无语的看着张景旭,开口说道:“你竟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难道你的心就不会痛吗,万一我运气不好的话,那我怕是得自己撞墙而死哦。”

    张景旭又是一笑,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穿墙术失败的结果,会过一个50几率的受伤判定,如果判定成功的话才会损失d2点HP,所以刘星你要相信自己的运气,绝对不会差到这种地步的。”

    刘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纠结的说道:“这个穿墙术的确是能够让我进入渔人村的祠堂,但是万一我运气不好的话,那么我可能会损失一定的HP,万一接下来这个模组有什么战斗轮的话,那我就很被动了,而在这个渔人村里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医生,恢复HP的手段几乎为0。。。”

    这时,张景旭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打断刘星的话说道:“这点刘星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个小瓶子里是我师门特制的疗伤药,无论玩家是受到怎样的伤害,只要服用一颗就可以恢复点HP,不过在每次模组中同一个玩家只能服用三颗疗伤药,不过我相信这三颗疗伤药已经足够了。”

    刘星看着张景旭手中的瓶子,便知道自己可能是真的被张景旭给算计了,看来这真的是要逼着自己去撞墙啊。

    想到这里,刘星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行吧,就让我来试一试这穿墙术的厉害,不过我们现在先说好了,张景旭你必须要给我十颗疗伤药才行,作为我的精神损失费与医疗费。”

    刘星觉得自己不能吃亏,毕竟穿墙术万一失败了的话,那可是实打实的撞墙上了,刘星现在想想都觉得精神压力很大,所以自己必须要从张景旭的手里获得一些好处才行,而张景旭手里的这个疗伤药可是好东西。

    虽然这个疗伤药一颗只能恢复点HP,而且在一个模组里也最多只能使用三次,但是这个疗伤药可是能够无视伤害类型,相当于是没有使用限制,这一点可是非常有用的。

    不过刘星的这个要求,让张景旭差点跳了起来,大惊失色道:“哇,刘星你这是在敲诈我啊,你也看到我这个瓶子的大小了,你觉得我手上有多少疗伤药?我现在手里最多也就十颗左右,而且除非我能够回到师门,否则我也是没有办法补充疗伤药的,所以我是不可能给你十颗疗伤药的。”

    刘星当然知道张景旭不可能给自己这么多疗伤药的,毕竟刘星也看出来那个小瓶子里是装不下多少疗伤药的,不过刘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好和张景旭讨价还价。

    所以,刘星只能故作姿态的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要一半好了,你给我五颗疗伤药就行了。”

    这时候张景旭也反应过来,知道了刘星的“险恶”用心,不过张景旭为了顾全大局,也只能选择点头说道:“那好吧,就这样决定吧,等会儿结束了密室时间之后,我们就来扮演这段剧情,到时候我给你五颗疗伤药。”

    刘星见好处到手,笑着说道:“嗯啊,那就这么办吧,不过我们要不要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去渔人村的祠堂看一看,顺便完成一下那个支线任务,在渔人村里到处走一走?”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们得先派一个人去探探风声,毕竟这再怎么说也都是一个支线任务,很有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所以为了防止被团灭的结局,我认为我们之中必须得有一个敢死队。”尹恩开口说道。

    一旁的宫古梧桐摇了摇头,有些担心的说道:“我倒是觉得,晚上去渔人村的祠堂可不是什么好想法,毕竟夜黑风高,很容易出现各种意外,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最好在上午去渔人村的祠堂,毕竟那个时候渔人村的村民都待在家里,应该是没法监视我们的,到了下午那些渔人村的村民开始进行活动,那就人多眼杂了啊。”

    虽然宫古梧桐说的话也很有道理,不过熊猫猪还是开口唱反调道:“恕我直言,我觉得上午去渔人村的祠堂会更加危险,因为我们并不知道那些渔人村的村民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在暗中观察我们,毕竟沃兹基硕德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危险往往来源于未知。”

    宫古梧桐眉头一皱,直接开口说道:“但是渔人村的村民现在都住在这些别墅里,而这些别墅距离渔人村的旧址可是很远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渔人村的旧址是看不到这些别墅,所以以此反推,就会那些渔人村的村民们躲在暗处偷偷观察我们,也无法看到我们在渔人村旧址的动态。”

    而熊猫猪则是跟宫古梧桐给刚上了,笑着说道:“话不可能这么说,虽然这些渔人村的村民们不会离开别墅继续监视我们,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这些渔人村的村民们在发现我们有意要前往渔人村旧址的时候,不会通知松井一郎来找我们,所以我倒是觉得在下午的时候去渔人村旧址是最合适的时间,因为那时候渔人村的村民们都上到明面来了,而且我下午也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村民也都是在会在村子里进行活动,只要我们来一波反监视,专门留下一两个人来监视这些村民的动态就可以有备无患了。”

    宫古梧桐与熊猫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让刘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

    不过刘星也意识到宫古梧桐与熊猫猪对话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赶忙开口劝说道:“大家说的都有几分道理,不过有一句话不是说,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还是等会儿先派一个人在渔人村里查探一番。”

    在刘星等人的努力下,此事揭过。

    “对了,我觉得松井一郎可能的住处,要么是在地下,要么就是在渔人村的旧址了,不过我个人来说还是偏向于松井一郎住在渔人村的旧址,毕竟之后多戈艾格与松井结衣举行婚礼,肯定是会经过松井一郎的住处,而在别墅区里又没有见过松井一郎的住处,所以我想松井一郎应该还住在渔人村的旧址,宫古梧桐之前不是看到渔人村旧址里还有人活动的痕迹吗?”张景旭重新起了一个头。

    刘星眉头一挑,张景旭的这个想法的确很有道理,毕竟渔人村所在的这座小岛并不大,而且根据宫古梧桐的说法,他已经围绕着渔人村走了大半圈,都没有看到疑似松井一郎住处的建筑,所以除非松井一郎真的住在地下,否则松井一郎也就只能住在渔人村的旧址了。

    不过话说回来,刘星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松井一郎是不是住在渔人村祠堂里的?!

    毕竟渔人村的祠堂已经改造成了海洋真神宗的教堂,那么作为渔人村分部的最高负责人,松井一郎住在渔人村的祠堂里也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刘星连忙开口说道:“这么说来,松井一郎还有可能就住在渔人村的祠堂里,而且我们之前触发的那个支线任务,不是要求我们进入渔人村的祠堂里,之前我还以为渔人村的祠堂里可能有什么机关陷阱,亦或是有神话生物坐镇,但是现在想来,如果松井一郎住在渔人村的祠堂里,那么我们贸然进入渔人村的祠堂,很有可能就会直接撞上松井一郎了。”

    刘星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众人鸦雀无声,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最后,还是刘星的铁杆盟友尹恩站了出来,开口说道:“我觉得刘星说的很对,松井一郎作为海洋真神宗的传教人员,住在渔人村的祠堂里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渔人村的祠堂既然被松井一郎称为禁地,那么渔人村的祠堂里应该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秘密,所以松井一郎肯定会选择让自己亲自来进行守护这些秘密的。”

    张景旭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的确如此,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接下来可就难办了,就算刘星通过穿墙术进入渔人村的祠堂,那么也很容易会被松井一郎给发现,而如果刘星被发现,那么除非刘星你吉星高照,通过一个极难的说服或者快速交谈,亦或是直接出手杀死松井一郎,否则刘星你就只能撕卡了。”

    “这么说来,穿墙术如果失败的话,那么我头痛掉HP都是小事情,万一让松井一郎听到了动静,那么我就真的要凉凉了。”刘星忍不住开口吐槽道。

    一旁的宫古梧桐这时也拍了拍刘星的肩膀,笑着说道:“那可不一定哦,以松井一郎这种秘密教会狂信徒的手段,刘星你可不会那么轻易的狗带哦。”

    刘星眉头一挑,宫古梧桐说的很对,因为刘星从“渡边流星”的记忆里看到过,拜黄衣教以前就专门设立过一个特别部门,这个特别部门的成员都是拜黄衣教的狂信徒,专门负责处理那些对拜黄衣教不利的个人,其中包括了一些背叛拜黄衣教的信徒,暗中调查拜黄衣教的有心人等等,至于特别部门处理的手段,那就真的只能用“多种多样,难以想象”来形容了。。。..

    所以,刘星觉得自己如果落在了松井一郎的手里,那么自己恐怕会死的很抽象。。。

    想到这里,刘星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毕竟这可是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受到任何伤害的感受都是和现实没有任何区别的,而且之前“刘星”那张人物卡在中毒之后,刘星已经感受到了站立在死亡边缘的恐怖,那种感觉刘星现在想想都觉得后背发凉。

    所以,刘星有些担心的说道:“那我们进入渔人村祠堂的计划先缓一缓,等我们确定好松井一郎到底有没有住在渔人村的祠堂之后,再做决定吧。”

    尹恩等人都点了点头,毕竟万一刘星出事了,他们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去,不用多说,松井结衣的紧张度肯定是会直接破百的,到时候就会有一个人来给刘星陪葬了。

    “这样吧,在座的各位中有没有会跟踪技能的,我想爱丽丝明天应该还会去找松井结衣,到时候我们只要跟踪爱丽丝,自然就可以找到松井一郎的住处了。”尹恩提出了一个建议。

    不过还是遇到了之前的那个问题,在场的所有玩家中都没有人会跟踪技能。。。

    不过刘星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们如果想通过爱丽丝知道松井一郎的住处,不一定要主动出击去跟踪爱丽丝,只要我们守株待兔,在渔人村的旧址等待爱丽丝的到来就行了。”

    于是乎,刘星等人便决定在明天一早,就安排宫古梧桐去渔人村旧址待命。

    不过刘星现在很好奇,扮演中二属性爆表的“宫古梧桐”是怎样一种体验。

    在接到刘星的询问后,宫古梧桐一脸无奈的开口说道:“我这能有什么游戏体验,中二属性的人物卡是真的难玩啊,毕竟这种人物卡在克苏鲁跑团游戏里就是送死,我已经很多次在撕卡的边缘试探了。”

    根据宫古梧桐的说法,他这张人物卡已经经历了八次模组,而且每次模组他都是差点撕卡,全是因为这张人物卡的中二属性,让宫古梧桐不得不以身涉险,而且每次都会单打独斗。

    最重要的是,“宫古梧桐”每次在看到神话生物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迷之自信,觉得自己能够单挑神话生物,所以宫古梧桐就不得不直接冲上去,然后开始思考如何跑路。。。

    所以宫古梧桐一直觉得,自己这张人物卡就是克苏鲁跑团游戏中的堂吉诃德。。。

    在听完了宫古梧桐的讲述之后,刘星开始庆幸自己这张人物卡还算不错,至少在性格方面相性不错,不需要做出太多违心的选择。。。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而已。

    PS:血光之灾,脚后跟被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