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一章 家里没大人怎么能行
    三伏天,地处中原的康城笼罩在一片火热之中。虽然是在傍晚,但天气依然闷热的难受。

    正阳街上的人们,有的开始做饭,有的在街边聚在一起摇着扇子唠嗑儿,也有三五个人或光膀子或摇扇子的蹲着下棋。

    估计最不怕热的就是孩子们了,头上顶着大汗还兴致高涨的玩耍,有跳房子的,丢沙包的,撞拐的,玩的不亦乐乎。

    “看,长安他大伯母又来了”一个正在单腿跳着撞拐的十来岁男孩儿,跟旁边的小伙伴儿说。

    “这几天,她那天不来?昨天还从长安家拿走好多东西呢。”另一个孩子抹了把汗面带鄙夷的说。

    “不行,我得去跟长安说一声,让他把家里的东西藏好。”一个孩子说着撒腿就往前面那栋新筒子楼跑去。

    不远处的张春梅当然不知道几个孩子的议论,她正和街边儿乘凉的王大妈、李大娘她们几个说话,“哎呀,你说爱华和我弟妹走了,留下两个半大孩子,日子可怎么过?还不得我这个大伯母照看着”

    她说着话,绿豆一样的小眼睛瞥见旁边的董凤琴正拿着蒲扇摇,她伸手把董凤琴手里的扇子夺了过来,狠狠的扇了两下。她长得胖,一路走来热的衣服都湿透了。

    “张春梅,就你热,我就不热?抢人东西还上瘾了,我可不是那十几岁的孩子,任你欺负,拿过来”

    董凤琴也是个厉害的,说着伸手把扇子从张春梅手里抢了过来。

    张春梅也不在意,她接着说:“我跟蓁蓁和长安说,我和他大伯过几天住过来照顾他们两个,没爸妈的孩子可怜呀,我不操心谁操心?”

    张春梅说完这话,众人都沉默,这条街上的人谁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见没人搭理她,张春梅尴尬了一瞬,她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木头桩子一样的小姑子,又说:“今天爱玲也跟我一起来看看蓁蓁和长安,她这个做姑姑的也跟着操心。哎呀,不说了,我还得去给两个孩子做饭去。”

    说着她就转身往那栋最新的筒子楼走去。跟她一起来的付爱玲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她是个嘴笨的,虽然看不惯张春梅的做派,但是她不知道怎么说,怕说错了什么,张春梅跟她吵架。她可吵不过她。

    “爱玲啊,两个孩子够可怜的了,你得照看着不能让人给欺负了,你可是亲姑姑”李大娘看张春梅走了,拉着付爱玲小声的说。

    “我,我知道”付爱玲小声的说,然后跟在张春梅身后走了。

    李大娘看付爱玲那胆小的样子,摇摇头,跟身边的人议论起付家的事情。

    前边张春梅边走边和街边的人打招呼,说着两个孩子怎么怎么可怜,她这个大伯母不照顾谁照顾的话。付爱玲在后面默默的跟着。

    这边蓁蓁迷迷糊糊的靠在床上,看着长安把过来送信的小孩儿送走。

    她醒来时脑子里多了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但时间短,她现在还是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与一辆开的飞快的大卡车相撞,是没有机会活下来的。但是她现在活着,而且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环境里。她有想过这是一个过于真实的梦,但是头部的疼痛告诉她,这不是梦。

    “姐,大伯母一会儿来了,她说什么你都不要信,她想要咱家的房子”长安进屋皱眉和蓁蓁说。

    蓁蓁看着这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小嘴儿张合间严肃的说着担忧的话,再加上他那对大耳朵,看起来像一个担忧的萌哒哒的小兽,她的心不由得软塌塌。

    蓁蓁预感,在她身上应该发生了什么离奇的事情。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现在关键的是解决将要发生的事情。

    刚才有个小孩儿来报信,很紧张的说,“你家大伯母又来了”,长安一听就紧张的不得了。

    蓁蓁从记忆里找出“大伯母的”是谁,发现这个大伯母不是个好相与的,她不能让一个小孩子独自面对眼前的困境

    她以前是孤儿,知道一个人孤立无援时的苦楚。

    “我知道,你放心”蓁蓁柔声说,然后她向长安招招手,让他走近自己。

    等长安坐到床边的凳子上,她又接着说:“长安,一会儿大伯母来了,一切有我,你放心”

    长安微低头,紧握着拳头,似有些赌气的说:“你只要不相信她说的话就行”

    蓁蓁斜靠在床上看着眼前的小毛头,他虽然低着头,但她还是看到了他眼里闪着泪花。蓁蓁见长安这样隐忍着情绪,心有些疼。看来之前这位姐姐做的不是很好呀。

    “以前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了,长安你要原谅我”蓁蓁带着些撒娇的口气的说。

    长安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蓁蓁,他没有想到姐姐会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以前,姐姐总是这样和爸爸妈妈说话,她一这样说话,爸爸妈妈总会什么事情都答应她。

    长安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做,是要像爸爸一样摸着姐姐的头说“好”吗?

    蓁蓁见长安听了她的话,脸瞬间有些扭曲,她“噗呲”一笑,这个弟弟真是别扭的可爱。伸手揉了揉长安的头发,刚想要和他说些亲近的话,就听到外边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然后两个长得相似的八九岁的小孩儿冲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女孩儿,她进屋就冲到桌子边,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嘟咕嘟的喝起来,喝完还很爷们儿的用手抹了把嘴。

    跟在小女孩儿后面的是一个满头茂密的头发竖着长,大眼睛,皮肤黝黑的阳光小男孩儿。

    他进屋后,顺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的扇子,边扇边说:“蓁蓁姐,安子,那个肥婆又来了,正爬楼梯呢。别怕,我就不信,我们几个还对付不了一个肥婆”

    “就是,要是她再拿东西,再说要住进来的话,我就打”小女孩儿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个鸡毛掸子,她边虎虎生风的挥舞着鸡毛掸子边说。

    “对,打,打的她再也不敢来”小男孩儿附和着说。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转身往外走,边走还边说:“我哥上次回家藏了条钢管,我去拿过来”

    蓁蓁看着这两个,两个,恩.......“热心”的孩子,她很想说,能不能不这么暴力?还有,那是什么哥哥呀,还在家里藏钢管,不知道会教坏小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