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十九章 打架
    那天蓁蓁开完家庭会议后,三个小毛头明显学习劲头很足。蓁蓁观察了三人学习成绩,长安学习一直很不错,在班里属于中上等。

    秦淼学习中等,不过偏科很严重,数学很好,但是语文就差了很多。

    语文差的原因是作文写的不好。蓁蓁就找了些报纸和书。让秦淼读。这种方法是前世在网上看到了,说是孩子之所以作文不好,是因为阅读量不够。读的多了,自然而然的就会写了。

    另外蓁蓁还让他们三个都每天坚持写日记,这也是提高作文能力的一种方法。

    “不仅你们写,我也每天都写,一视同仁”蓁蓁看着三个小毛头说。

    秦明的功课是每一门都不好,在班里虽不是倒数第一,但是倒数十名里绝对有他。其实秦明一点儿也不笨,学习不好的原因是好动,坐不住,总喜欢溜出去玩儿。

    蓁蓁给秦明列了一个学习计划,让秦明按照学习计划执行。秦明看着那一整张的学习计划,哭丧着脸说:“这根本就没有玩儿的时间了”

    “各科平均分数42,还想玩儿?”秦淼嗤笑一声说。

    “明子的体育课成绩不错”长安似笑非笑的说,那语气怎么听都不像夸人的。

    秦明被长安和秦淼气的满脸通红,他指着两人说:“我要和你们两个绝交”

    秦淼听了秦明的话,撇撇嘴说:“和我绝交,那你别和我一个爸妈呀。”

    “和我绝交,别和我睡在一张床呀”长安说。

    “你…….你们…..你们……”秦明指着长安和秦淼两人,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蓁蓁笑着看三个小的打嘴仗,他们三个平时打打闹闹的,其实感情最好。

    “好了,你们两个不许欺负明明”蓁蓁瞪了长安好秦淼一眼说,然后她又看着秦明说:“因为学习不好才要努力,你要是下次考试都能及格的话,就有奖励。”

    “奖励什么?”秦明问

    蓁蓁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他们三人说:“不仅明明学习进步有奖励,我们学历进步了都有奖励,奖励一块钱,想要什么自己去买。”

    三人听了奖励一块钱均露出惊喜的表情。一块钱,在这个学费只有几块钱的年代,对于小孩子来说,是一笔巨款了。

    鼓励完三个小毛头,蓁蓁又给自己做了一个学习计划。

    她有之前的付蓁蓁的记忆,但是对于学习来说,这些记忆根本帮不上忙。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学习了,明年就要高考,她必须加倍的努力。还好,她脑子不笨,记忆力也超好,努力下考大学应该没什么问题。

    接下来蓁蓁就开始了她规律的生活,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偶尔去厂子里交设计稿,或者和厂里的制版师交流下。日子过得平静而充实。但这种平静充实的日子也会插曲。

    这日下午放学后,蓁蓁和往常一样赶回家里做饭。米刚下了锅就听到楼下吵吵嚷嚷的,偶尔还能听到秦淼尖锐的声音,那声音张带着愤怒与紧张。

    蓁蓁锅盖都没来的及盖就冲出厨房,趴到走廊的栏杆上往下看,就见一群人围着长安、秦明、秦淼和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儿,外加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

    蓁蓁定睛一看,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和蓁蓁见过一面的“老白花”------田荷花。

    田荷花正面色委屈的说着什么,因为距离太远,蓁蓁听不清楚。

    火速的下楼,蓁蓁跑到人群边,就听到田荷花委屈的说:“小孩子下手怎么那么狠,你们看看都把我家蛋蛋给打的。没有父母管教,这孩子就无法无天了,长大了还得了………….”

    “荷花婶子说谁没有父母管教呢?”蓁蓁挤进人群瞪着田荷花说。

    然后她在长安、秦明、秦淼三人身上打量的一圈,见三个人身上就是有些土,但是没什么伤,心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她又往那个十来岁男孩儿身上看了看,那男孩儿是田荷花的小儿子,大名张东,小名张二蛋。

    张东浑身是土,跟从土堆里爬出来的一样。胳膊和腿上还有青青紫紫的伤痕,特别是脸上,简直没法看,跟猪头差不多了。蓁蓁心说:“三个小伙儿下手真不轻”

    看到三个小毛头没吃亏,蓁蓁放了心,她接着说:“荷花婶子说话忒狠毒了,这是故意在我们这帮没爹娘的孩子身上撒盐呢。你就仗着比他们涨了几十岁,想怎么骂就怎么骂是吧。”

    “我怎么狠毒了,他们把我家蛋蛋打成这样还不能让我说几句?”田荷花满脸的愤怒与委屈,眼里已经满是泪花。

    蓁蓁被她这幅白花的样子恶心的不行不行的,你说你都四五十岁的人了,还演“白花”,就不能为围观的群众想想?就不怕他们把三天的隔夜饭给吐出来?

    “荷花婶子你别一副委屈的样子,好似我们几个孩子欺负了你一样,我们四个年龄加起来也就跟你差不多,你这样子做给谁看?”蓁蓁说。

    周围围观的人听了蓁蓁的话都哈哈笑,还有人说:“大贵家的,你这样子要是换成你家娇娇估计会更好看。”这人话一出,大家的笑声更是大。

    “你们欺负人”田荷花柔弱的说。

    “荷花婶子,是不是我们欺负人,听听几个孩子怎么说就知道了。”蓁蓁强忍着要吐的冲动说,然后她把秦淼拉到身边问:“淼淼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几个为什么打架?”

    秦淼本身就是个胆子大的,这个时候一点儿也不怯场,就听她翠生生的讲:

    “今天我们三个一起放学回家,走到街口听到张二蛋和人说我们家熊包,他们家退亲我们家屁都不敢吭一声,就是彩礼钱也没敢要。

    还说,说不定我大哥现在已经死了。还说,以后他们想怎么欺负我们就怎么欺负我们,没人管的”,

    秦淼说完又看着人群中的一个十来岁小男孩儿说:“赵敬礼,你说是不是,当时张二蛋就是和你说的。”

    那叫赵敬礼的小男孩儿目光闪烁,身子往后缩了缩,嘴里还说:“都是张二蛋说的,我一句也没说”

    赵敬礼话一出,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