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八十五章 我是地头蛇
    赵翊辰是自费出国,不像那些公费出国的,国家补给生活费。他们的生活费都得自己解决。所以赵翊辰他们一出国,赵志国身上的担子很重。

    赵翊辰当然知道家里的情况,他说:“到了地方我看能不能找个工作。”

    “看情况吧”赵志国说。

    童佳慧收拾好东西,赵志国说:“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坐车。”

    赵翊辰和王秀雅回到他们的卧室,王秀雅说:“道过别了?”

    赵翊辰知道王秀雅说的是他和蓁蓁道别,所以就没有说话。

    “我没什么意思,你们道个别也是应该的。说不定我们再回来,她和秦磊就好上了。”王秀雅说着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存折,递给赵翊辰。

    赵翊辰看着那个存折,没有接。起身打开抽屉拿了一包烟出来,然后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他现在有点怀疑,出国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为了出国,家里要背负很大的经济压力,他抛弃了自己爱情,还娶了不喜欢的妻子。但是美国是什么样子,他一点都不知道。突然觉得自己迷茫而无助。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王秀雅把存折放在桌子说。

    “早就会”赵翊辰吐了一口烟说。

    王秀雅看着赵翊辰皱着眉头,一口一口的抽烟。与往常那个温文尔雅的样子完全不同。现在的赵翊辰有些落寞,有些消沉,不过她还是该死的喜欢。

    “我姑姑说了,到哪儿就住在她家,有我姑姑照顾我们,不会有事的。”王秀雅把身子靠在赵翊辰身上说。

    赵翊辰身体僵了一瞬,又放松,他到现在都无法适应王秀雅的亲近。

    王秀雅好似什么都没有察觉,还是赖在赵翊辰的身上,“我姑姑是个很好的人,你不用担心。”

    赵翊辰并没有王秀雅那样的放心,即使王秀雅的姑姑对王秀雅好,但是她那个外国姑父呢?谁会喜欢家里多出两个人。所以他并不看好到美国住在王秀雅姑姑家。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赵翊辰说,然后他自顾自的上床睡觉。

    王秀雅见赵翊辰要睡觉,伸手就要解他的衣服扣子。赵翊辰见状,侧身躲在王秀雅的手,“我自己来”,说着他快速的脱衣服上床,侧身躺在床上,给了王秀雅一个后背。

    王秀雅有些愤怒,也有些无力。她不知道别人家的夫妻是怎样的,但是她和赵翊辰一个月只有那么一两次的亲密,绝对不正常。何况即使那一两次,都是她主动,赵翊辰就好像是在应付差事。但是,她又能怎样?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婚姻。

    第二天,蓁蓁上学的时候,碰到了为赵翊辰和王秀雅送行的赵家人,蓁蓁很平常的和赵翊辰说了一路顺风就走了。走远后,蓁蓁嘘了口气。

    对于赵翊辰,蓁蓁永远都怨不起来。在她最需要的时候,赵翊辰来到了她的身边,就像她说的,要是没有赵翊辰的补课,说不定她考不上大学。所以,蓁蓁很感激他。

    蓁蓁曾经想过,要是没有王秀雅,要是赵翊辰不为了别的什么事情抛弃他对她的那份情,也许他们两个会在一起。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

    想起赵翊辰,蓁蓁觉得,一个人的爱情就那样的脆弱吗?为了利益就可以轻易的放弃。

    上一世她没有经历过感情,不知道爱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觉得,如果是她,爱上了,就不会这样轻易地放弃。除非爱的还不够深。

    学校的课程不是很紧张但也不轻松。学校、家里还有公司的事情,蓁蓁勉强可以应付过来。不过,要是秦磊走了,她会更加的吃力。

    到了学校,蓁蓁骑着自行车进校门,到了一个小路的岔路口,忽然有人从傍边窜了出来,蓁蓁一个没注意,被他撞倒,瞬间就觉得小腿火辣辣的疼。

    从旁边窜出来的那人见蓁蓁被撞倒,连忙扶她起来,但是嘴里却说:“这位同学,你也忒脆弱了,我就这么一碰你就倒了。”

    听着这人的话,蓁蓁心里那个气。什么叫她脆弱,什么叫她一碰就倒?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这位同学,你突然撞过来,把我撞倒,不道歉还要说这种话,真的好吗?”蓁蓁很生气的说。

    那人被蓁蓁说也不在意,他扶蓁蓁站起来,又把蓁蓁的自行车扶起来,“我说你这位同学长得这么漂亮,说话怎么这么冲?这样很容易让人讨厌,还好我脾气好。”

    蓁蓁觉得今天真是遇见一个奇葩,你要说他坏吧,他也没有撞了人就跑,但是说话真难听。

    “你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我有的是钱。”那人又说。

    蓁蓁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有钱就了不起呀。

    “好啊,去医务室。”蓁蓁说。我讹不死你。

    那人一手推着蓁蓁的自行车,一手扶着蓁蓁,两人到了医务室。医生问哪里不舒服,蓁蓁说腿疼。医生卷起蓁蓁的裤腿,一看白皙的小腿上有很长一道擦痕,还往外冒着血珠。

    因为蓁蓁的皮肤白,那倒伤痕红红紫紫的,显得尤为可怖。蓁蓁抬头看那人,就见他一脸的自责,可是嘴里却说:“小伤,擦点药就会好。”

    “你倒是有经验”医生说。

    “那是”那人说。

    医生一手拿了一瓶紫色的药水,一手用夹子夹了一个棉球,把棉球占了药水往蓁蓁的伤口上摸,“可能有点疼。”

    医生说完,蓁蓁就觉得伤口处传来剧烈的疼痛,瞬间她的眼里也冒出了泪花。她怕疼,非常的怕。

    那人见蓁蓁哭,脸上的自责更重,但是嘴里又是难听的话说出来,“至于吗,就是擦个药。”

    “不然你试试”蓁蓁没好气的说,说着医生又给涂了几下药水,蓁蓁疼的眼泪又出来了。

    那人见蓁蓁疼的都哭了,就没有再说话。

    医生给蓁蓁涂好药起身说:“伤口不要碰水,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也不要做剧烈的运动。”

    蓁蓁点头说好,哪人看着蓁蓁说:“你是去教室还是去宿舍?我看你还是去宿舍歇着吧,到了教室要是有人碰你一下,估计你哭的更凶。”

    蓁蓁一想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的课,就想回家画设计稿,她说:“我要回家。”

    “什么?你要回家?就这么点儿小伤至于千里迢迢的往家跑?”那人跳着脚说。

    “我就是要回家,你骑自行车送我回家。”蓁蓁说。

    “骑自行.....,你家是本地的呀。”那人反应过来说。

    “是啊,我是地头蛇,你小心点儿。”蓁蓁凶狠的说。

    那人嗤笑一声,“就你这一碰就倒,还地头蛇?地头虫还差不多。好了,我送你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