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143章 要怎么罚
    第二天,秦磊又是五点来钟起床,晨练回来蓁蓁已经起床了。见到蓁蓁,秦磊说:“吃过饭我送你去学校。”

    蓁蓁想说不用,她和秦磊的事情,她还没有考虑清楚。但是,她还没开口,秦磊已经转身走了。

    吃过饭,秦磊骑着自行车送蓁蓁上学,路上他说:“我走的时候跟你说了,回来后我们好好谈谈。晚上回家好不好?”

    “好”蓁蓁说。事情总要决绝,看他怎样说。

    到了学校,秦磊说:“中午,我过来接你放学。”

    一听秦磊中午还要来接,蓁蓁连忙说:“不用,你忙你的,中午我自己回家。”

    秦磊深深的看着蓁蓁,他说:“蓁蓁,你总得给我机会。”

    蓁蓁的被秦磊的眼神撩拨的砰砰跳,即使是现在她对于他们之间的感情,有了一些动摇,但她还是无法抵抗他的撩拨。也许秦磊并没有撩她的意思,但是蓁蓁就是觉得,她又被秦磊撩到了。

    “你想接就接吧”蓁蓁说。

    秦磊咧嘴笑,想摸摸蓁蓁的头,但是周围有人,就没敢动。他说了声,“中午我过来“,就骑车走了。

    中午的时候,秦磊准时在学校门口等着蓁蓁,吃过午饭又把她送到学校,下午放学依然如此。秦磊这一天频繁的出现,好多同学都用暧昧的阳光看蓁蓁。

    放着回家的路上,蓁蓁跟秦磊说:“以后别这样了,我被同学看的很不好意思。”

    秦磊倒是混不在意,他恨不得蓁蓁学校所有的学生,特别是男学生,都知道他这个正牌的男朋友存在。

    “他们习惯了就好了”,秦磊说。

    蓁蓁真是觉得这人越来越不可爱了。

    晚上一吃过晚饭,秦磊跟三个小毛头说:“我跟你们蓁蓁姐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不允许打扰。”

    秦淼和长安听了,对秦磊“敢怒不敢言”。

    蓁蓁和秦磊到了他的卧室,蓁蓁就坐在椅子里,等秦磊说话。

    秦磊看蓁蓁坐在椅子里,他又看了看床,要是他坐在床沿,他本是个子就高,床又比椅子高,这样蓁蓁看他的时候,就得微仰头,他不喜欢那样。

    “你坐床上”秦磊说。

    蓁蓁不知到秦磊为什么要她坐床上,她觉得坐那儿都一样,就坐着没动。

    秦磊见蓁蓁没动,就把她拉到床边。蓁蓁无奈坐那儿,秦磊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蓁蓁坐在床上,平视着秦磊。这才知道秦磊让她坐在床上的原因,心好似被暖阳沐浴着,很温暖。这个男人,总是很贴心。

    秦磊沉默了一会儿,他说:“那天的事情我道歉,是我冲动了。蓁蓁,你原谅我好不好?”

    蓁蓁沉默,她觉得,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她想知道,平时总是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的人,那天怎么会不顾她的感受,做出那样的事。

    蓁蓁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小女孩儿,她有着成熟女人的灵魂。虽然前世她没怎么深层次接触男人,但是每次秦磊和她在一起时,对情1欲的克制,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但是那天秦磊对她做法,似乎不是情-欲使然,而是一种...发泄,他在发泄着他内心的某种情绪。

    “为什么?”蓁蓁问。

    蓁蓁的问题,让秦磊沉默。他不知道要怎么说,难道要说他害怕,害怕失去她。男人的某些自尊,让他难于启齿。他可以在蓁蓁面前用各种方式表达,他爱她。但是他不愿承认他对他们之间感情的忐忑与自卑。

    蓁蓁看秦磊沉默,她又问了一次,“为什么,那天你为什么会那样。我不觉得是因为袁世明。”

    面对蓁蓁的再次询问,秦磊有些烦躁,他起身从桌子上拿了一盒烟,刚要抽出一根,手却一顿,然后他看向蓁蓁。

    蓁蓁点头,表示她不介意。她并不反感秦磊吸烟,只要他没有烟瘾就行。

    秦磊抽出一根烟,放在嘴里,然后拿火柴皱着眉点燃,又坐回他的椅子,闷头抽烟。

    他现在确实很烦躁,也许他可以编造一个理由讲给蓁蓁,但是他不想。可,自己内心深处那最卑微的感受,真的要摊在蓁蓁的面前吗?蓁蓁知道了,会怎么样?

    蓁蓁看着眼前闷头皱眉抽烟的男人,没有了往日的冷硬、刚毅,也没有了面对她时的温柔。

    他现在整个人被焦躁、忧郁、颓废环绕。心忽然有些疼,这不是她的磊哥应该有的状态,忽然觉得,事情的原因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他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就好。

    “我不想知道原因了。”蓁蓁轻声说,说给秦磊听,也说给她自己。

    听到蓁蓁的话,秦磊抬头,看着他心爱的女孩儿。还是太善良了,看不得他这个样子吧,所以心软了。

    他掐灭手中的烟,起身把蓁蓁抱在怀里,他说:“蓁蓁,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

    蓁蓁把头贴在秦磊的胸口,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儿,心就这样平静了,其实,她从来没有怀疑过秦磊对她的爱。她跟自己说,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我知道,那件事........过去了。”蓁蓁说。

    蓁蓁的话并没有让秦磊高兴,反而心里更沉重,好似被大石头压着一样。他蹲下身,拉着蓁蓁的手说:“我错了就是错了,我愿意受罚,你说,你想怎么罚我。”

    秦磊想,让蓁蓁在他身上出出气,他心里会好受些。

    怎么罚?她怎么会知道?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秦磊自己提出来了,蓁蓁觉得她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你们在部队,都是怎么罚?”蓁蓁问。

    “跑圈儿、做俯卧撑、关禁闭.......”秦磊很诚实的说。

    蓁蓁想了想,跑圈儿,大晚上的,动静有点大。关禁闭也不行,影响他工作。最后想来想去,还是做俯卧撑最合适。就在这屋里做,别人也不知道,而且似乎很累人。

    俯卧撑做多少个?蓁蓁想起前世看的那些军事题材的电视剧,特种兵做俯卧撑都是按小时计算的。也不知道,秦磊这个曾经的部队精英,能做多少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