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蓁蓁和秦磊买菜,周明辉和梁森在旁边跟着,两人都点了自己想吃的菜,让蓁蓁买,蓁蓁也一一买了。四人一起回家,到家后,蓁蓁和张成花进厨房做饭,三个男人边一起边吞云吐雾,边聊天。

    蓁蓁做好饭时,三个小毛头也回家了,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饭。吃过饭,蓁蓁跟周明辉说:“辉哥,聊会儿天呗。”

    周明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好啊”

    “走吧,去磊哥卧室。”蓁蓁说,然后起身往外走,周明辉在后面跟着。

    秦磊和梁森见蓁蓁要个周明辉单独聊天,大致也知道是什么事情,就没跟过去,免得周明辉尴尬,起反作用。

    蓁蓁和周明辉到了秦磊卧室,两人都坐下。周明辉也猜到了蓁蓁要跟他说什么,表情有些不自然。

    蓁蓁没有理会周明辉的不自然,她开口说:“辉哥,说起来,我最开始时候,跟磊哥都没有跟你熟悉。在我和三个小毛头最困难的时候,你帮了我很多。”

    “那都是我应该的”周明辉很不在乎的说。

    蓁蓁笑了笑,又说:“即使我跟磊哥没有在一起,我也会把你当朋友。”

    周明辉这时放松了很多,她觉得,蓁蓁可能不是跟他说他感情的事情。他又回到了吊儿郎当的状态,抖着腿说:“我跟你说蓁蓁,即使你跟磊子不在一起,我也会把你当朋友,没有那个女孩子像你这样大气、仗义的。”

    蓁蓁撇嘴,“说的跟我是个爷们儿一样,”

    “你在我心目中比爷们儿还爷们儿。”周明辉说。

    蓁蓁笑,然后说:“这两年,我一直觉得对不住你,因为你和青青的事。”

    周明辉听蓁蓁提到柳青青,身体微僵,脸色也冷了下来。

    蓁蓁对周明辉的变化,视而不见,她又说:“我一直觉得,一个人的感情,就像穿鞋子,合不合脚,自己最清楚,所以,之前你和青青的事情,我没有参与。但是,我现在想来,是不是错了,要是我当初撮合你俩一下,是不是结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周明辉沉默了一会儿说:“这跟你没关系。”

    “这两年,感情方面你做了多少荒唐事,你自己清楚。我一直没说,因为我觉得,之前你和青青的事情,我没管,现在我也没资格管。但是,现在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蓁蓁说到这儿,停顿了几秒,然后又说:“你要是本来就风流成性,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你扪心自问,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自己喜欢吗?你这是折腾给谁看?到头来伤的还不是你自己?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柳青青一个人能够让你动心,只要你用心,总会遇到对的那个人。”

    说完这些话,蓁蓁停下,看着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周明辉,她也不说话了,等着周明辉自己想明白。

    周明辉发了一会儿呆,叹口气说:“让你们跟着费心了。”

    “作为朋友,这是应该的,我们都希望你好。”蓁蓁说。

    “其实,以前是是我魔杖了。总是想,柳青青她凭什么不喜欢我?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他一点也不在乎,我干嘛要那么洁身自好。”周明辉说。

    “你又不是因为柳青青一个人活着,她不喜欢,难道就没有别人喜欢?不过,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谁会喜欢?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女人都是看上你的钱。”蓁蓁有些气恼的说。

    周明辉这次真诚的看着蓁蓁说:“谢谢你蓁蓁,我知道了,我以后改。”

    蓁蓁听周明辉说了这样的话,发自内心些高兴。她站起身说:“好,我跟磊哥他们说去。”

    蓁蓁高兴的往外走,这时听周明辉说:“柳青青她现在怎么样?”

    周明辉的话,让蓁蓁一顿,过了几秒她说:“可能要出国了,这次是公费,学校派她去的。”

    “好,终于如愿了。”周明辉说,然后他大步走了出去,出了门,他又转身跟蓁蓁说:“放心,我不会再缠着她,我早知道我俩不可能,只是自己过不去自己那个坎儿。”

    周明辉和秦磊梁森打了声招就走了,梁森下午还有课,去学校了。等他们走后,蓁蓁跟秦磊说了,她跟周明辉谈话的经过。

    秦磊说:“也只有你跟他提柳青青的事情,他能听进去,别人谁说,他跟谁翻脸”。

    蓁蓁叹气,“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秦磊伸臂紧紧的抱着蓁蓁说:“宝儿,你说两个相互喜欢的人能碰到一起,多么不容易,我们要珍惜”

    蓁蓁掐秦磊的腰上的硬肉,“我买了辆车,后天提车,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秦磊一愣,扶着蓁蓁的肩膀,口气不好的说:“买车你怎么不跟我说?”

    蓁蓁不说话,看着秦磊笑,那笑带着些委屈和嘲讽。秦磊看到蓁蓁的表情,哪里还不清楚,蓁蓁是故意说的,这是怨他买车不跟他说了。

    他也不是故意要瞒着蓁蓁的,前段时间有朋友说能弄到车,他就顺口让弄了两台。他们现在也不缺那个钱,他觉得这也没什么,所以就没跟蓁蓁说。

    “有句老话讲,要想公道打个颠倒。磊哥,你说这句话对不对?”蓁蓁说。

    秦磊没说话,蓁蓁叹口气又说:“车想买就买,我们现在不缺那个钱,你不跟我说,也没什么。但是,凭什么,你买车不跟我说可以,而,我买车不跟你说就不可以。因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还是因为你是秦磊,你的另一半就得听你的?”

    秦磊还是不说话,但是他抱着蓁蓁的力度越来越大。蓁蓁见他不说话,又说:“那我们......“

    “宝儿,别说”蓁蓁的话还没说完,秦磊就抢了她的话,他怕蓁蓁说出他永远不愿意听的话。

    蓁蓁真的没有再说,静静的被秦磊抱着。她也怕有些话说出来就没办法挽回了。

    两人抱了一会儿,后来,蓁蓁又开口说:“从明天起,每天你钱包里,就给你放十块钱,这是惩罚。还有,别让我知道你走跟谁借钱了,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磊花钱手大,一天十块钱绝对不够他花,蓁蓁知道这样的惩罚最管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