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杨月华现在满脸潮红,身体内燥热瘙痒难耐。她面前的梁森神色诡异,轻蔑的和她说:“去吧,那是你的房间。”

    如果是平常,杨月华看见梁森现在的表情,想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她现在的心智基本被药物控制,赶快找个男人,解决身体的需要,是她最急切的想法。

    所以,梁森把钥匙给她,说那是她的房间,她马上接过钥匙,还“妩媚”的看着梁森,希望梁森跟她一起去房间。

    梁森被杨月华那花痴,扭曲的表情恶心的简直要吐。不过,事情还没办完。他忍着恶心跟着杨月华到了她的房间门口,看着杨月华打开门,然后转身“渴望”的看着他。

    梁森深吸一口气,忍下要吐的冲动,伸手把杨月华推进房间,从门外把门关上,转身就找地方洗手去了。

    杨月华被梁森推进房间,有些气恼,正想开门找梁森,她现在需要男人。但是,还没等她动作,就被人从背后抱住,在她身上一阵乱摸后,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杨月华转身一看,是醉醺醺的刘富国。这个时候,她也不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只要有个男人就行。她也开始撕扯刘富国的衣服...........两人滚在了一起。

    外边,梁森洗完手,就坐在旅店大厅的椅子上抽烟。不一会儿,旅馆来了一老一少的两个穿着考究的男人,两人长得很像,一看就是父子。

    梁森看到这两人,勾唇笑了一下。

    那两人到了旅馆后,径直的往杨月华在的房间走去。他们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这一老一少,一个黑着脸,一个满脸愤怒,两人的对视一眼,然后年轻人抬脚把门踢开。

    门被踢开后,就见,屋里的两个人都一丝不挂,杨月华双扶着桌子,弓着上身。刘富国在她身后,抱着她的腰,耸动着猪一样的身体。杨月华嘴里还喊着“用力...用力”,刘富国嘴里婊--子、骚--货的喊着。

    两人都很专注,就是门被踢开,门口站着两个人似乎也没有发现,继续着他们的动作。

    “刘富国,你王八蛋”年轻男人,看见屋里的情况,大声骂道。然后他走过去,对着两人拳打脚踢。

    门口站着的老人,脸黑的能滴出墨水,他转身到脸朝外。屋内的一切他再也看不下去,不然他也忍不住要打人。

    刘富国和杨月华感到身上疼痛,才停下动作,不过他们的身体还连在一起。

    刘富国好事被打断,还骂道:“那个王八蛋…………”,话还没骂完,看到眼前的人时,大惊失色,嘴里结巴着说:“小.......小.....小峰你怎.....么在这儿?”

    原来,这一老一少,是刘富国的岳父和小舅子,郭守成和郭小峰。

    刘富国看到来人是郭小峰,连忙抽身离开杨月华的身体,指着杨月华说:“小峰,你听我说,都是她勾引我的,都是她勾引我的.....”

    杨月华刚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刘富国的话。她也顾不上没有穿衣服,指着刘富国骂:“刘富国,你有没有良心,我十六岁就被你上了,你现在说是我勾引你的,咱们两个是谁勾引谁?”

    郭小峰听到刘富国两人的争吵,更是恼怒,原来这一对狗男女,早就在一起了。

    他一脚把刘富国踢到在地,然后又是拳打脚踢,打着他嘴里还骂:“王八蛋,狗娘养的,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你还做出这种事儿,我打死你,打死你........“

    杨月华见刘富国被打,连忙找衣服穿,但她衣服还没穿上,刘富国的老婆郭小慧,从门口冲了进来。

    她一进屋,随手拿起扫把,就使劲儿朝杨月华身上打去。杨月华被扫把打了几下,觉得浑身火辣辣的疼。她想躲,但是屋里就这么大地方,她往哪里躲?外边她更是不敢出去,她现在还光着呢。

    “不要脸的小婊子,看我不打死你........“郭小慧边打边骂。

    这时,房间的门口已经围了很多人,都是被这屋的动静引来的。

    蓁蓁和吕红云几个也在人群里。还好刘富国被郭小峰挡着,吕红云几人只能听到的刘富国的痛呼声,和求饶声,看不到他的身体,不然几个女孩子根本不敢站在外边看。

    吕红云几人,看到杨月华光着身子被追着打,惊的心都是颤的。如果蓁蓁不事先知道杨月华要害她,那里面光着身子被打的,不就是蓁蓁?这杨月华,怎么可以这么怀。

    蓁蓁看着屋里被郭小慧追着打的杨月华,面无表情。她对杨月华没有恨,因为杨月华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所以,看着杨月华的狼狈,蓁蓁并没觉得快慰,而是感叹。

    杨月华其实应该有更好的人生。她家庭条件不好,完全可以用其她的办法维持生活,就像吕红云,不是过得很好?

    但是,她偏偏选择依靠男人,而且是依靠这样一个自私、色欲熏心的男人。

    所以,这都是杨月华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

    屋内,杨月华和刘富国被打得浑身伤痕累累,站在门口的郭守成,扭头看了屋里一眼,他说:“你们两个住手吧。”

    郭小峰和郭小慧听了郭守成的话,又打了几下才停手。郭小慧咬着呀,眼睛通红,含着泪恨恨的看着刘富国和杨月华。

    郭小峰扭脸看着郭守成说:“爸,怎么办?”

    “离婚吧”郭守成说。

    “爸,我不离婚。”郭小慧连忙说。

    “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这个婚你要是不离,以后就别叫我爸,我没有你这么窝囊的女儿。”郭守成瞪着郭小慧说。

    “爸,离了婚强强怎么办?”

    郭守成声音缓和了一些说:“强强也十三了,他什么都懂了。再说,强强的未来你能指望这么个东西?有我和小峰在,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明天就把离婚手续办了。”

    刘富国听了要让他离婚,他扯过一个被单裹在身上,一瘸一拐的走几步到老人面前,噗通一声跪下说:“爸,我不离婚,我不离。”

    老人怒视着刘富国,冷哼一声说:“这婚你不离也得离。”,说完,他又和郭小慧和郭小峰说:“我们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