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226章 情书
    程向东来了八卦的性质,他问刘志新知道为什么秦磊对付蓁蓁那么痴情吗?刘志新摇头,程向东嘿嘿笑。

    “这是我猜的哈...........因为她对秦磊有恩。”程向东说。

    胡明听了程向东的话,抿嘴笑,这样的话,他听了很多了。

    蓁蓁和秦磊是康城人饭后的谈资之一。原因嘛,一是两人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还是评为省优秀青年企业家。也算名人了,对于名人,大家都抱有好奇的态度。

    二是,两人的关系。这个年代,大家都很保守,秦磊和蓁蓁两人还没结婚接跟一家人一样,在一个锅里吃饭,不分彼此,肯定有人在后面说闲话。

    蓁蓁和秦磊当然也知道别人在后面风言风语的说他们,不过两人该怎样还怎样。

    而且,只要两人在一起,两人的衣服总是搭的很。要不就是两人衣服款式一样,要不就是秦磊的衬衣颜色和蓁蓁的衣服颜色一样,或者是秦磊领带的颜色和蓁蓁衣服的颜色是一个色系。让人一看,就知道两人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好。

    这几年里,不是没有人勾引过秦磊,或者是在蓁蓁面前殷勤表现,但是两个人始终如一。

    慢慢的,康城的很多年轻人开始羡慕起两人,都希望得到他们那样的感情。之前的风言风语也渐渐没了。

    刘志新好奇的问,“什么恩情?”

    程向东也是一个爱八卦的人,见有人听他说,就兴奋的说:“他两人的父母,关系一直很好,几年前,一场大火................付蓁蓁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过日子.............你说秦磊回来会不感激?”

    程向东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蓁蓁和秦磊当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在背后议论他们,现在秦磊无奈的看着蓁蓁手中的笔和纸。

    喝的有点醉的蓁蓁,非要让他现在就写情书,你说他们在一起都这么久了,蓁蓁还说觉得他们都老夫老妻了,还写什么情书?这种文艺范儿,他真的做不来。

    但是,现在蓁蓁撅着嘴,睁着大眼睛,醉醺醺娇俏俏的站在他跟前,还一脸的委屈。他该怎么办?

    他很想知道,蓁蓁怎么就想起来让他写情书了。难道周明辉那二货给柳青青写情书了?

    “宝儿,我今天喝醉了,写不好,以后再写好不好?”秦磊哄蓁蓁。

    就现在这事儿,明天蓁蓁酒醒了,她自己都觉得丢人,更别说让他写什么情书了。秦磊在心里腹黑的想。

    “就要现在写,人家都收到了情书,就我没有”蓁蓁说。

    秦磊把蓁蓁拉到怀里,坐到他腿上,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恩,一股葡萄酒的清香涌入他的味蕾。

    “一起再喝点儿怎么样?”秦磊问蓁蓁,声音带着魅惑。

    蓁蓁也真的被“魅惑”了,她抬头看秦磊,男人眉清目朗,鼻梁高挺,唇廓性感,他的磊哥真帅。

    “你给我使美男计”蓁蓁带着看穿他心思的得逞说。

    被揭穿,秦磊静了几秒,说:“喜欢吗?”

    蓁蓁点头,秦磊笑,低头又吻上了蓁蓁的唇,炙热而猛烈。蓁蓁被他带动着,血液在身体内翻滚.................

    情书?见鬼去吧,哪有这来的实惠?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秦磊观察蓁蓁,她没有一点要提情书的意思,他心里腹黑的笑,醒酒后的蓁蓁,果然不会提情书的事情。

    秦磊和蓁蓁还有他们家的三个小毛头,一起去公司。他们刚到二楼,就见周明辉穿的人模狗样,精神奕奕的下来了。

    “辉哥,你怎么这么早?”秦淼问周明辉。

    周明辉喜欢睡懒觉,秦淼都知道。

    “今天天气好,当然起得早。”周明辉变下楼梯边说,然后他跟秦磊和蓁蓁打了招呼,下楼走了。

    蓁蓁看着周明辉的背影,跟秦磊说:“似乎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秦磊没说话,直接上楼回办公室。他昨天晚上套了蓁蓁的话,问她谁还收到情书了,蓁蓁说柳青青。秦磊当时就想,原来真是周明辉那二货给柳青青写了情书。

    刚才见周明辉那样子,肯定是去约会了,他不知道,那个柳青青到底有什么好,周明辉一直念念不忘。

    周明辉是真的要去约会。他那天和柳青青约好,什么时候一起吃饭,柳青青答应了,他就一直念着呢。

    这两年他荒唐,和他关系好的几个人,都问过他,柳青青到底有什么好,让他一直念念不忘。其实,他也说不清楚,他到底喜欢柳青青什么。

    柳青青长得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比她漂亮的女孩儿多了去了,但是,他就是喜欢她。也许是因为,她是他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儿,也许是因为他爱而不得。

    周明辉来到柳青青家,敲门,柳青青给他开的门。这个点儿,她爸妈都上班去了。

    “进来吧”柳青青说。

    周明辉进屋,屋里与两年前比起来,这屋里东西多了很多,冰箱、空调这些先进的家电屋里都有。钱春玲在名媛有股份,他们家现在当然不缺钱。

    “喝点儿什么?汽水还是茶?”柳青青很自然的说,像是对待老朋友。

    “茶吧”周明辉说。

    柳青青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绿色的茶叶盒子,从里面拿了些茶业出来,放在两个透明的玻璃杯里,拿暖瓶倒水到杯子里。杯子里的茶叶,打了个璇儿,一根根的舒展开来,又沉入水底。

    把茶水放到周明辉面前,又转身盖上茶叶盒子,把茶叶放进冰箱冷藏。

    “茶叶要放进冰箱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周明辉说。

    柳青青拿了自己那杯茶,坐在周明辉对面,看着手里的茶水说:“这茶是我的一个同学自己家里产的,她说,这茶在五六度的温度下保存最好。家里买了冰箱后,就让我爸把这茶放在了冰箱里。”

    周明辉看着对面的柳青青,二十来岁女孩儿,没有了以前的冒失,多了些沉静。她变了很多。

    “这是什么茶?”周明辉问。

    “毛尖”柳青青把手中的水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说,然后她看了一眼周明辉,又说:“我还以为你会喝汽水儿。”

    “这不是显得我稳重有内涵吗?”周明辉自如的调侃自己说。

    柳青青被他的话说的呵呵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