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256章 你想 怎么罚
    秦磊问蓁蓁感觉怎么样,蓁蓁噘嘴,“现在才知道心疼人是不是晚了?”

    秦磊理亏又内疚,把蓁蓁抱在怀里说:“谁让你那么诱人,我控制不住。”

    “那还是我的错了?”蓁蓁说,说一句道歉的话能死人?

    秦磊看蓁蓁这是生气了,他在蓁蓁耳边说:“我以后注意点儿,我第一次没经验,你要原谅我。”

    根本就不是经不经验的问题好吗?这是态度问题。瞟了秦磊一眼,蓁蓁心里琢磨着怎么治他。

    “犯了错就得受罚,你说怎么罚你吧。”蓁蓁说。

    秦磊内心郁卒,表现的太好了还要受罚?但看到蓁蓁那因为太累而蔫头耷脑的样子,心疼了。他说:“你想怎么罚?”

    蓁蓁想了想说:“新家二楼的玻璃你要擦一个星期,天天擦”。

    秦磊咬牙,默不作声。这玻璃用得着天天擦吗?他要天天下了班就擦玻璃,被三个小毛头知道他被罚擦玻璃,这一家之主的尊严还有吗?

    “不愿意是吧”,蓁蓁更加娇弱的说,手还不住的在腰上揉,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这下秦磊又心软了,但他语气强硬的说:“就擦我们卧室的玻璃。”

    “嘶.......”,这时蓁蓁揉着腰,满脸的痛苦。

    秦磊知道她这样子,有很大成分是在装,可他还是心疼了,“好了,好了.........擦整个二楼的玻璃。我告诉你啊,别得寸进尺。”

    蓁蓁当然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她点头,“恩,就这样吧”,她说这话的语气虽然无奈,但是表情很是傲娇。

    秦磊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骂:“小坏蛋”

    张成花的卧室,张成花坐在床上沿儿,看着身边的秦玉红说:“你以后别来了,要是想见我,就让你姐过来跟我说,我们在外面见面。”

    “她凭什么不让我来见你”,秦玉红声音很尖锐的说。

    张成花连忙轻打了她一下,小声说:“我的祖宗,你小声点儿行不行?这是人家家,人家想让谁来不谁让谁来,人家说了不算谁说了算?”

    秦玉红堵着气不说话了。张成花又苦口婆心的说:“你就懂点儿事儿吧。这些年,我跟你姐为你操碎了心。前几天你姐给你找的工作不是好好好的吗?怎么又不干了?”

    “在饭店当服务员,哪算工作?她坐在办公室多轻松,给我找个那样的工作。”秦玉红语气很气氛的说。

    张成花颤抖着手,指着秦玉红说不出话,眼里流出了眼泪。她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没事儿,只要两个孩子好就行。但是,这个小女儿怎么就成了这样了呢?天天就知道抱怨别人,从没想过自己哪里错了。

    “妈,你哭什么,我......我不说了行吗?”秦玉红看到张成花哭,心里也难受委屈。为什么别人都能过的很好,她不能?

    张成花抹了下眼泪,语气强硬的说:“你就死了来这里做保姆的心吧。就是蓁蓁答应了,我也不会答应。蓁蓁对咱们家不不薄,我不能让你来这儿搅和。你以后想怎样就怎样把。你也二十了,在村里早就结婚了,也该自己养活自己了。以后也别跟我和你姐要钱。自己养活自己吧。”

    秦玉红听了张成花的话腾的站起来,指着张成花说:“你这是当妈的说的话?好,好,我就让你们看看,没你们我一样过的好”

    说完秦玉红跑了出去。她下了楼,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没看见张成花的人影,恨恨的转身走了。

    出了筒子楼的大门,她就夸下了肩膀。嘴上说没她们一样过得好,可那也就是嘴上说说。现在没了她姐和她妈,她还是活不下去。

    秦玉红想起了以前上学的时候,因为她上了高中,很多人都高看她一眼,她那时候过的多好。可自从没有考上大学,她的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那个呆瓜一样的大福还想跟她结婚,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到了康城以后她更加的难受,周围所有的人都比她强。现在就是她妈也看不起她了,她感觉到世界深深的恶意。

    秦玉红走后,张成花抹了会儿眼泪,就起身收拾东西。日子该过还是要过的。她把东西收拾好拿出去的时候,蓁蓁和秦磊还有三个小毛头已经在等她了。

    “我收拾好了,让你们等了”张成花一脸歉疚的说。

    蓁蓁看她眼睛红红的,就知道秦玉红又闹幺蛾子了。不过这是别人家的的事情,她也不好管,只能叹息家家有本难念经。

    一家人把东西往楼下搬,碰到的人问这是干什么,蓁蓁就说搬家。这栋楼的人都知道蓁蓁他们盖了新房子,都羡慕的说恭喜。

    到了楼下,秦磊把东西都塞在后备箱里,然后开车去新家。到家新家,蓁蓁给张成花安排了住的地方----一楼的一个卧室。

    安排完后,各自拿着自己的东西回自己房间收拾。秦磊和蓁蓁到了他们卧室,秦磊把东西放下,开始一件一件衣服的往衣柜里挂。

    蓁蓁站在旁边给他帮忙,秦磊摆手说:“你去休息,我自己就行”。

    蓁蓁转身靠在床上,看着身材高大硬朗的男人,不是太和谐的拿着衣服笨拙的往衣柜里放,她抿着嘴笑。她的磊哥是个好男人,不是吗?

    秦磊把衣服挂好,又收拾了下其它东西,完事儿后在蓁蓁身边坐下说:“玻璃今天开始擦还是明天?”

    蓁蓁深深的觉得男人和女人真是差别太大了,明明昨天晚上都是他在使劲儿,但是为什么累的是她,这男人一点累的样了都没有呢。

    “你不累?”蓁蓁问。

    “这点活儿算什么……”秦磊很随意的说,然后他想到蓁蓁有可能问的是另外一层意思,就坏笑着凑到蓁蓁耳边说:“你可以再体验一下我到底累不累。”

    蓁蓁翻白眼,真是只要能耍流氓的时候一点都不放过。

    “你要是想多擦几天玻璃,可以试试。”蓁蓁说。

    秦磊眯眼,然后在蓁蓁的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邪魅的说:“宝贝儿,男人有的时候不能得罪狠了。后果你能想象的到。”

    蓁蓁听着秦磊的威胁,无所谓的耸耸肩。那样子在秦磊眼里是要多嚣张就多嚣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