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258章 我是你舅舅
    蓁蓁觉得对面的“三七分”好似在哪儿见过,不过一时也想不出来。这时那“三七分”又说:“怎么会不需要呢,跟你说小妹..........”

    “我不需要”,“三七分”话还没说完,蓁蓁就打断他说。然后她脸转向窗外,见秦磊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子正往这边走,松了一口气。

    “三七分”看蓁蓁一再拒绝他,似乎有些生气,他起身就要伸手拉蓁蓁,但是手还没碰上蓁蓁,就被蓁蓁一巴掌打开了。蓁蓁是跟秦磊练过的,出手很重,“三七分”被蓁蓁打开的手瞬间红了起来,当然也疼的很。

    他们两个闹出的动静,引起了其他餐厅其他客人的注意,但他们也只是坐在那儿看。

    “三七分”被打,又气愤又丢脸,他恨恨的瞪着蓁蓁,嘴里骂“臭婊子”,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就要砸蓁蓁。但是,还没砸下来,就被人死死的抓住了手,瞬间他觉得他的手腕要断了一样。

    抓住“三七分”手腕的当然是秦磊。他给蓁蓁买叉烧包回来,刚进餐厅,就见一个男人要拿杯子要打蓁蓁,他的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飞一般的冲过来,用了八分力抓住那人手腕。

    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知道这是在香港不是在康城,不然他非废了这人的手不可。

    “三七分”痛苦的大喊,“放手、放手、疼死我了”。秦磊把他拉离桌子,使劲儿的摔在地上。然后走到蓁蓁身边问:“怎么样,有没有伤着”

    蓁蓁摇头,“我没事儿”。

    这时酒店的大堂经理和几个服务员跑了过来,“三七分”看到他们,就大喊:“快把他们两个抓起来”

    那大堂经理,听了“三七分”的话,面色很是为难,他把“三七分”从地上拉起来,然后说:“三少,我去给您上点药吧。”

    “我被人打了,被人打了知道吗?你们快去把他们抓起来”,“三七分”癫狂一样的指着蓁蓁和秦磊说。

    那大堂经理一脸便秘样儿的沉默了一会儿说:“三少,那是我们的客人。”

    “三七分”看大堂经理不动手抓蓁蓁和秦磊,反而找理由,就指着他的鼻子说:“信不信明天就让你从这儿滚蛋”

    大堂经理听了“三七分”的话,看了看蓁蓁和秦磊,又看看“三七分”,一时没有了主意。这时,一个洪亮的中年人的声音传来,“你要抓谁?让谁滚蛋?”

    大家顺着这个声音看去,就见一行三个人从外边进来。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穿着考究,面容和善的是男人。另外两人是一男一女,均是二十多岁的样子。那年轻男人,一派温文尔雅。年轻女人穿着笔挺的职业套装,一脸严肃,一副女强人的模样。

    蓁蓁看见这为首的老人,眼睛眯了眯,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秦磊的手。秦磊见到那人,也是瞳孔一缩。

    “三七分”见到这三人,先是脖子缩了缩,看起来很害怕。瞬而又抖着腿脸朝窗外的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为首的老人,见他这幅样子,冷哼一声,看着大堂经理问:“怎么回事儿”

    大堂经理走到他跟前,小声把他知道的告诉了他。老人听后又恨恨的瞪了“三七分”一眼,然后目光看向蓁蓁和秦磊。当他的目光落在蓁蓁身上的时候,瞬间愣了,然后就是一脸的激动。

    他大步走到蓁蓁面前,双唇颤抖着说不出话。跟着他的一对年轻男女见他这样,都跟了过来问怎么了。老人没有理他们,而是看着蓁蓁问:“丫头,是大陆来的吗?”,出口就是一口康城话。

    蓁蓁点头,那男人又问:“是康城的吗?”

    “是康城来的”蓁蓁点头说,也是一口的康城话。

    那男人听了蓁蓁的话,更是激动,双眼头含了泪水,盯着蓁蓁不错眼的看。跟着他的温文尔雅年轻男人看了蓁蓁一眼说:“爸,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请这位小姐和这位先生到会客室谈吧。”

    老人听了点头,但是眼睛还是看着蓁蓁。温文尔雅的年轻男人对着蓁蓁和秦磊说:“能否请二位到会客室一谈。”

    蓁蓁扭脸看秦磊,见秦磊点头,就说:“好”

    几人一起出餐厅,往酒店的二楼的会客室走。到了会客室,都坐下后,坐在蓁蓁旁边的老人问蓁蓁:“丫头叫什么名字?”

    蓁蓁:“付蓁蓁”

    “你可认识刘希珍?”老人语气很急切的又问。

    “刘希珍是我妈”蓁蓁说。

    老人这时候更加激动,他颤抖着说:“孩子,你跟你妈长得太像了。哦…………我你是舅舅,我叫刘希玉,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

    其实蓁蓁在第一眼见到刘希玉的时候,就猜到了这种可能,因为他和李文斌长得足有七八分像。姨妈之前也说过有个舅舅来了香港。

    “姨妈跟我说过”蓁蓁说。

    刘希玉听蓁蓁说姨妈,就问:“大姐还好吗,你妈好吗?孩子,跟我讲讲。”

    蓁蓁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她不知道要这么说。现在姨妈家好她家的情况,对于刘希玉来说,可能是个打击。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姨妈很好,在厂里长班。姨妈有两个孩子,大表哥叫李文明,也在厂里上班,二表哥跟您长的很想,自己做生意呢。我有一个弟弟,叫付长安,在上初三。”蓁蓁语气轻松的说。

    刘希玉听完,满脸的笑,但又觉得那里不对劲儿。蓁蓁没有提父母,也没有说大姐刘希红的丈夫。他有了不好的感觉,“孩子,你爸妈好吗?还有你姨夫”

    这次蓁蓁沉默的时间更长,“我姨夫十几年前就生病去了。我爸妈四年前也去世了。”

    刘希玉听了蓁蓁的话,呆呆的坐了一会儿,然后就留着泪嘴里念叨着说:“我当初就不该逞强出来打工,我当初就不该逞强出来打工...........“,反反复复就是这句话。

    蓁蓁见刘希玉老泪纵横的样子,眼泪也流了下来。相依为命的兄妹三人,二十多年的两地相隔,杳无音信。二十几年后知道了消息,又是这样一个结果,是谁想起来都觉得凄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