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文斌不是很赞同亲秦磊的做法,这要是把真正的原因传出去,怕别人说蓁蓁的不好。

    “就怕别人说蓁蓁不好的话。”李文斌说。

    秦磊看一眼坐在身边的蓁蓁说:“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我的态度最重要。”

    李文斌一想也是,只要是秦磊对蓁蓁一如既往的好,那些爱嚼舌根的人也就没话可说了,大家看的还是秦磊的态度。

    “那王大江呢?”李文斌问。

    “他身上总有不干净的地方,抖出几件就是,玩政治的最怕这个。”秦磊说。

    李文斌见秦磊什么都想好了,就不再问了,秦磊什么能力他还是知道的,说了声:“有什么我能帮忙的说一声。”说完他就走了。

    李文斌走后,秦磊就开始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内容就是搞王大江。蓁蓁看着秦磊为了这件事忙活,心里愧疚,要不是她自作主张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她倒了一杯水给秦磊,然后靠在他怀里听他打电话。

    秦磊挂了一个电话,看到怀里的蓁蓁一脸的愧疚,就捏捏她的鼻子说:“他既然有那样的心思,早晚都会下手,别想那么多。”

    “你这样子我会被宠坏的。”蓁蓁说。

    秦磊听了这话心里舒坦,他哈哈着说:“宝贝儿,我不宠你宠谁?”

    蓁蓁伸手抱住秦磊的脖子说:“我也宠你。”

    “那你怎么宠我?”秦磊问。

    蓁蓁想了想好:“保密”,她还真想不出来怎么宠秦磊。

    秦磊坏笑着在蓁蓁耳边说了几句话,蓁蓁一脸的通红,伸手朝他肩膀上打,真是越来越浑,什么要求都敢提。

    秦磊看蓁蓁红透的脸笑着说:“这事儿,我们一点点来。”

    蓁蓁趴在他怀里装死,不想理他了,三句离不了那种事儿。要是秦磊知道蓁蓁的想法肯定会说,他忍了那么多年刚开混没多久,体验了这种事儿的美妙,不想就不是男人了。

    秦磊知道这方面蓁蓁太害羞,他得一点一点的来,现在还是不要把人弄恼了,不然吃亏的可是他,“忙完这几天,我还得回上海,你跟我一起去?”

    蓁蓁想了想摇头,“家里还有三个小的呢?”

    秦磊想想也是,他真是一刻也不想和蓁蓁分开,才忘了家里三个小的。他们虽然已经十四五了,但家里不能每个大人看着。

    他可是清楚的很,他们三个平常在蓁蓁面前乖乖巧巧的,但是背后可是蔫儿有注意,背地里干了不少事儿,他不过睁一只眼闭一眼罢了,男孩子不能管的太严了。

    要是蓁蓁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瞪着他说,秦淼是个女孩子,女孩子。

    “那我忙完就赶快回来........”秦磊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敲门声,蓁蓁马上从他的怀里跳下来,整理整理衣服,一本正经的坐在办公桌后面。

    秦磊看她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儿,抿唇笑着说:“进来”

    门被推开,进来的是秦磊的助理冯明轩,他后面还跟着两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这两人穿着整齐,气质文雅一看就有涵养。冯明轩走到秦磊面前说:“他们是王大江的父母。”

    秦磊听了后,眼神锐利的扫了那两个老人,本来对他们好的印象,在这一刻消失殆尽,“让他们坐吧。”

    蓁蓁听这是王大江父母,脸不好看了起来,他们还有脸来。

    冯明轩把两位老人让到待客区,又给他们倒了水就出去了。秦磊和蓁蓁也走到待客区,坐在他们对面,两人都沉默,等着王大江父母先开口。

    不得不说,秦磊和蓁蓁在一起时间长了,处事方法有时候很像。

    蓁蓁和秦磊的气场都不小,王大江父母虽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在这二人面前还是有些压迫感。他们看着秦磊和蓁蓁都不说话,王大江的父亲说:“秦总,我家大江是你打的?”

    “是”秦磊说,这个字他说的平静中带着嚣张。

    王大江见秦磊这态度眉头紧皱,“为什么?”

    秦磊听了他的问话嘲弄的嗤笑一声说:“王大江没有跟你们说?”

    王大江父亲迟疑了一下,他手有些颤抖的拿起面前的水,抬头的时候他看了眼蓁蓁,蓁蓁面无表情的与他对视,王大江父亲躲过蓁蓁的眼神低头喝了一口水说:“他没话说。”

    “那你回去问他,同时告诉他,我跟他的事儿还没完”秦磊语气中带着冷厉的说。

    王大江母亲似乎被秦磊这句话刺激到了,她声音有些尖利的说:“你们欺人太甚,把人打成那样了还没完呢,有没有王法了。”

    对于王大江母亲的指责,秦磊轻蔑的说:“有没有王法不是我说了算,你们去派出所告我,我随时奉陪。”

    “你......你......你.......”王大江母亲指着秦磊说不出话。

    蓁蓁看着那老太太手指着秦磊,心里是那样的不舒服,他家磊哥何时让别人这样指过?她看着那老太太说:“这就是你们家的教养,用手指着人说话,怪不得养出那样的儿子,原来是上梁就不正。”

    王大江母亲平时也是养尊处优的,被蓁蓁说上梁不正哪里还能维持那表面的涵养,她指着蓁蓁手:“要不是你勾引我家大江,他会离婚,会有今天的事情?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害的,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秦磊起身拿起杯子摔在了地上,他怒吼道:“滚”

    王大江母亲看到秦磊那杀人一样的表情,吓的再也不敢说话。王大江父亲连忙站起来说:“秦总,妇道人家不会说话,你别介意,我们不是.......“

    “滚”秦磊再次怒喝。

    王大江父母看秦磊凶煞一样的表情,再想到他家儿子被打的在床上摊着无法动弹,心里也有些害怕,两人连忙往门外跑。

    那两人走后,蓁蓁看秦磊脸色还是不好,抱着他的腰抬头看着他说:“好了,跟那样的人生气不值当。”

    秦磊低头看着蓁蓁说:“谁都不能说你。”

    蓁蓁的心被秦磊的这句话填的满满的,真是越来越爱他了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