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管家媳 > 第337章 大义
    “他们两个认识吗?”蓁蓁问秦磊。

    秦磊接过蓁蓁手中空了的水杯放在桌子上说:“不认识也能认识,他们两个有共同的敌人,就是你和我。”

    好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要是张娇娇跟王大江合伙儿了,我们怎么办?”蓁蓁问。

    秦磊冷笑一声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别担心,这件事我会放在心上的,明天就让人去查,张娇娇是不是去见了王大江。”

    蓁蓁见秦磊上心就放心了,她从没害过别人,当然也不会让别人害她。

    “其实我挺想要个孩子的”蓁蓁又跟秦磊说。今天查出没怀孕,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失落,心情有些复杂。

    秦磊的手从蓁蓁的小腹拿出来,然后脱衣服上床,又把蓁蓁抱在怀里说:“我也想要孩子,可是现在不行。我问过医生,你这个年级不适合生孩子,危险。而且我们两个现在都忙,我可不想你怀孕的我还天天的不在家。”

    说完这些,他在蓁蓁额头上亲了一下又说:“乖,我们过几年再要孩子。”

    蓁蓁哪里不知道他们现在不适合,她也就是有感而发而已。

    “我知道”蓁蓁说。

    夫妻俩说了会儿话,蓁蓁就有些困慢慢就睡着了。秦磊没有睡意,他看着窝在他怀里的蓁蓁,心无比的满足。

    饼干事件后,蓁蓁变了很多,要是以前,像见到张娇娇这种事情她是不会跟他说的,更不会说她的猜想。

    蓁蓁人做事缜密,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说。但是现在大事小事她都会跟他商量,他们之间越来越融洽,这样真好。

    过年是要走亲戚的,今年秦磊和蓁蓁结婚了,走亲戚就不再是蓁蓁和长安一起了,而是一家出动。

    不过蓁蓁和秦磊都没有多少亲戚,蓁蓁这边就是姨妈,姑姑和大伯家。秦磊根本就没有亲戚,哦,秦家农村那帮人,秦磊没有把他们当亲戚。

    亲戚一天就走完了,接下来秦磊就开始了天天的酒局。他在康城的朋友多,男人之间的感情不就是在酒桌上处出来的。

    蓁蓁看秦磊每天都是醉醺醺的回来,心疼,但是也没办法,在华夏,酒文化也是一种文化,她只能每天给她准备好醒酒汤。

    其实蓁蓁也有一些应酬的,但是她都给推了,康城就这么大,认识她的人也认识秦磊,关系都是交织的,家里有秦磊出面处理这些关系就够了,她也不喜欢跟人喝来喝去。

    大年初四,秦磊吃过早饭又出去了,长安和秦明、秦淼也出去了玩儿了,家里就剩下蓁蓁个张成花。

    张成花今年还是没有回家,反正两个孩子也大了,不用她怎么管了,就是秦玉红不听话,她也现在想管不管了她了。

    蓁蓁没事儿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张成花看着电视说话儿。十一点来钟的时候,有人敲门,张成花去开门。

    不一会儿她带进来一个五六十岁,相貌憨厚,穿着大黑袄、黑棉裤,手里拎着一个鼓鼓囊囊麻袋的人。

    “这是咱们秦家村的村支书,你该都叫他秦四叔。”张成花跟蓁蓁介邵,然后她又跟秦四叔说:“这是秦磊的媳妇儿,叫蓁蓁。”

    蓁蓁听了张成花的介绍,连忙让亲四叔进屋。

    秦四叔站在门口,看看客厅那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地面,又看了看自己脚上那满是灰尘的鞋子,跺了跺脚才拎着麻袋进屋,但是近了屋他看了看手种那布满灰尘的麻袋,又不知道往那儿放了。

    “都是自家产的东西,拿过来你们尝尝鲜,为没啥,就是些大枣核桃啥的。”秦四叔看着蓁蓁憨厚的说。

    秦家村是秦磊的老家,虽然秦磊是在康城出生长大的,但是秦有康在的时候,几乎每年都是要回老家的。现在亲有康虽然不在了,但秦磊老家毕竟是秦家村的,现在秦家村的村支书来了,蓁蓁当然得以礼相待,而且她对这个秦四叔第一印象不错。

    “那谢谢您了,我们还就喜欢吃那些东西。”蓁蓁笑着说,然后她又跟张成花说:“张阿姨你拿到厨房吧。”

    张成花接过秦四叔的手中的麻袋,拎着去了厨房。蓁蓁笑着跟秦四叔说:“您坐“

    秦四叔坐在蓁蓁对面,蓁蓁看他拘谨,先开口说:“您怎么过来的?”

    “坐车来的,从咱们县城有到省城的车,很方便。”秦四叔说。

    蓁蓁知道,从秦家村到县城并不方便,要走很长时间的路,而且据说路也不是很好走。这秦四叔这次过来,肯定是有事的。

    这时张成花过来给秦四叔倒了杯水,蓁蓁跟张成花说:”张阿姨,你也坐下吧。”他们是一个村的邻居,有张成花在秦四叔应该不会那么拘谨了。

    张成花知道蓁蓁的意思,坐下后她就跟秦四叔说:“四哥,家里都好吧。”

    ”都好,家里都好“秦四叔憨厚逇说。

    “我也有两年没回去了,村里人都好吧。”张成花又问。

    张成花的这次问话,秦四叔没有回答,而是低下头沉默,张成花和蓁蓁对视了一眼,这是村里出事了?

    “四哥,村里出啥事儿了?”张成花有些急切的问,毕竟她也是秦家村的人。

    秦四叔摸了下眼泪,抬头说:“老黑叔前段时间走了。”

    “老黑叔........他不是身体挺好的吗?”张成花说着眼里也含了泪。

    秦四叔叹了口气,“前段时间不是下了场大雪吗,当时学校还没放假,大雪吧一个班的房子压塌了,老黑叔为了救孩子就被压在下面了。孩子都没事儿了,可老黑叔就这样.........“

    秦四叔说着说着又摸起了眼泪,张成花听了也跟着哭。

    秦四叔摸了会儿眼泪,觉得大过年的在别人家哭不好,就不好意思的看着蓁蓁说:“小磊家的,大过年的俺不该........不该.........”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没事儿,没事儿“蓁蓁说,她虽然不认识那个老黑叔,但是她敬佩那个老人的勇敢和大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