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下豪商 > 第1005章 经济战已经开始了
    耶律延禧为什么在析津府按兵不动?

    当然是为了吃饭了!吃饭是硬道理嘛!

    如果不拉下脸来搜刮燕云豪强,他的十万大军还有析津府内至少几十万百姓兵将,就得靠辽东运来的粮食才能填饱肚子。而辽粮东运是走海路和界河这条线的。可无论是渤海还是界河,都在大宋海路市舶制置司舰队的控制之下。

    只要武好古下令封锁辽东海岸线和界河,析津府立马就得闹粮荒,耶律延禧的麻烦可就大了!

    为什么不在南京道种粮食?

    南京道的土地本来就不怎么肥,而且数量也有限。在界河商市兴起前就得靠辽东的粮食补给。后来由于界河商市的海运业大发展和辽粮南运的兴起,使得析津府也很容易从界河商市取得廉价(因为运输成本低)的辽粮。

    而南京道的大片土地,则渐渐变成了饲养牛羊的牧场——因为牛羊肉和牛羊皮还有羊毛,在界河商市都有很大的市场,全只的牛羊也能通过商市大量贩运到中原发卖,连牛乳羊酪都有不小的需求。

    所以购买廉价的辽东粮食,饲养可以卖出高价的牛羊,就成为相当一部分燕云豪强家族的生财之道。

    但是这种依赖大宋市场和海洋运输的经济结构,在战时却出了很大的问题!造成耶律延禧的十万大军,只能天天在析津府混日子,迟迟无法投入作战。

    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越过界河,同样也无法打通界河——渤海运输线。所以一开战,析津府就会马上失去粮食供应。

    至于燕云豪强们饲养的牛羊,倒也可以吃肉。但是肉没有面禁吃啊!同样的土地,用于畜牧和耕种,能养活的人口可差了不少。

    而且耶律延禧也没有钱买下那么多牛羊……让那帮燕云豪强白白奉献牛羊可不行,他们可没那么热爱大辽国。

    所以耶律延禧只能一面研究南下作战的布署,一边加紧从辽东运入粮食。

    而他遇到的麻烦,武好古当然是知道的。其实这就是武好古多年以来处心积虑布置的结果。

    他就是要让辽国的经济围绕界河商市运转!

    所以耶律延禧现在遇到的第一个敌人,并不是南朝的成吉思皇帝赵佶,而是大辽国经济的中心界河商市……

    而武好古也没有切断析津府的粮道。他要是这么干了,也许耶律延禧就不会再南下压迫界河商市了,这样可不行。不过他也没有让辽东的粮食源源不断运往析津府。他的办法是高价收购粮食和牛羊,用钱,而不是用刀剑去给耶律延禧制造粮荒。

    因此耶律延禧现在还是可以慢慢积攒起粮食的,只是这个进程稍微有点慢了……

    除了花钱“抢”粮之外,武好古还用钱和耶律延禧“抢”兵源。契丹奚人国族是不可能收买的,但是辽国的汉人、渤海人、熟女真壮士,都是可以买到的!

    所以,虽然宋辽两国现在并没有真正开战。但是经济方面的战争,其实早就打了许多年了。

    “陛下,辽人缺粮,所以一时无法南下开战。”

    崇政殿内,武好古向赵佶、张叔夜、王禀和纪忆揭开了谜题。

    “缺粮?”赵佶皱起眉头,“怎么会?辽东不是盛产粮食吗?”

    提起粮食,赵佶想起武好古这个奸商这些年一直用辽东的小麦冒充江南小麦蒙钱的事情了……每年都要“蒙”走上百万啊!自家早就知道了,都睁一眼闭一眼,他居然又坑了自己一万万。

    真是无商不奸!看来古人之言还是很有道理的!

    “陛下,”武好古道,“辽东盛产粮食不假,但是辽东的粮食,都是用界河的船运往析津府的。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都被界河商市买下来了。现在每个月运往析津府的粮食,都在界河商市的掌控之中,保证耶律延禧很难积攒起大量的存粮。”

    还可以这样!?

    太奸诈了!

    商人果然奸诈啊!

    “耶律延禧不知道吗?”赵佶有点奇怪,“他粮食都凑不齐,为什么不就此罢休呢?”

    罢休?脸往哪儿搁?

    “陛下,”武好古道,“其实耶律延禧是可以凑齐粮食的。现在只是析津府的官库空虚,燕云豪强家里面,谁不存着一两年的余粮?”

    地主家当然有余粮了,哪怕他们不种地改养牛羊了,也会存个一两年,甚至三四年的粮食以被不时之需。

    可问题是……耶律延禧好意思搜刮燕云豪强家的余粮吗?如果他不顾脸面,强行索取粮食,最后又打了败仗,没有战利品可以补偿大家。那么燕云豪强和大辽之间必然会生出隔阂!

    “耶律延禧一定会搜刮燕云豪强家的存粮的!”赵佶很肯定地道。

    “陛下圣明。”武好古恭维了一句。

    这是显而易见的。耶律延禧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总有搜集不到足够的粮食,当然会命令豪强贡献了。

    “到那时河北宣抚司能挡住契丹大军吗?”赵佶问。

    “在界河沿岸的沧州境内问题不大。”武好古答道,“界河商市的城池非常坚固,城外还有大量可以改建成城堡的宅院和工坊。而且界河商市中壮丁很多,可以多多打造纸甲和弓弩,将他们武装起来,到时候就可以让他们守御城堡了。

    如果城堡可以由乡兵民兵守住,那么禁军新军就能集中起来进行野战机动,与契丹人周旋了。”

    “由民兵守城?”张叔夜有点怀疑,“河北百姓可不比陕西弓箭手啊,他们能行吗?”

    “事在人为!”武好古说,“一要修坚城;二要备强弩箭镞;三要训练丁壮;四要储备粮草;五要以武官为缘边州县之长;第六嘛,自然是会花钱,把官家拨下的军费都花在刀刃上。”

    赵佶眉头紧皱,似乎有些舍不得钱。

    武好古连忙向多年未见的纪忆打了个眼色。纪忆会意,连忙对赵佶道:“陛下,其实咱们在西北也是这般对付西贼的,一年也要花个两三千万,一直打了几十年,论起开销,二三十亿都花出去了。

    这回一次花个一万万缗,只要能到刀刃上,也是值得的。”

    “说的也是……”赵佶扭头看着武好古和纪忆,语气突然高亢起来了,“大郎,纪卿家,你们一个是河北宣帅,一个是都转运使,河北之事,就先托付你们了。待到耶律延禧锐气耗尽,朕当亲提六军,挥师北上,与北虏一战!”

    武好古和纪忆闻言,连忙双双揖拜,“陛下圣明,臣等愿为陛下效死!”

    ……

    “多少?”

    “陛下,是一万万……”

    “一万万钱?”

    “是一万万缗!”

    “啊……”

    析津府皇宫,大辽天子耶律延禧听了南京留守马人望报告的军情,真的有点懵了。

    那个劳什子成吉思皇帝赵佶完全疯了。自己要三百万他不给,转手就拿出一万万做军费和自己打!

    一万万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难道全天下的钱都被赵佶搜刮一空了吗?

    “嗨,钱多有什么用?打仗又不是打钱,他们钱多,正好给我们契丹男儿去抢!”

    说话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契丹武将,名叫耶律章奴。官拜右中丞,牌印宿直事,就是宿卫耶律延禧的亲军将领。

    耶律延禧瞅了眼这个废话很多的牌印宿直事,目光冷厉,让耶律章奴打了个哆嗦。连忙后退一步,低头垂手不言语了。

    耶律延禧也没再和耶律章奴计较,而是继续和马人望议论军情。

    “马卿,现在还是夏天,要强渡界河——拒马河与宋军交战也不可能,筹集粮食也不容易。要不就从定州和真定府南下,先打破几座城池再说吧。”

    “不妥不妥。”马人望连连摇头,“宋军善守城,若出兵太少,则不足以破其大城。若出兵太多……那宋军越界河而来怎么办?现在正是河道能够通行大船的时候。宋人的兵马可以直接乘船开到析津府城之下。难不成咱们要在析津府城和宋军一战?万一不胜,只怕要天下大乱啊!”

    耶律延禧的兵力其实也不大充足,他从山北带来的大军都是骑兵,名义上有十万,但却是一正二辅(二辅是一守铺、一打草谷)。所以精锐的战兵也就是三万多骑,其中具装甲骑有约一万骑。

    另外,耶律延禧还有常驻析津府的5000契丹兵和18000汉军宿卫亲军可用。战兵总数也就是五万几千不到六万。

    这些人集中在一起,武好古是不敢主动寻战的。毕竟武好古的六将新军在满员的情况下就是30000战兵,数量只有辽人的一半。而且能在野战中依靠的甲骑只有6000骑。

    可要是耶律延禧分兵两路,那么析津府城会不会成为武好古的目标就很难说了。

    析津府的城墙虽然看似坚固,但是对于武好古的工兵而言,也不是什么攻不破的金汤之固。

    而析津府城一失,大辽帝国在山南诸州的统治,恐怕就要彻底结束了!所以在这个时候,耶律延禧真的处在进退两难的局面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