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余薇把伊凡单独叫到一边,直截了当地问:“你哥是不是有其他女朋友?”

    “是呀,”伊凡应得理所当然,“我们几兄弟不可能一个女朋友。”

    余薇的眼泪瞬间落了,“为什么?”

    “父亲十几年前做的决定,儿女的另一半必须测试智商值,过于平庸的不要。除非放弃格兰姓氏,不享用家族的荣耀和福利,”伊凡耸耸肩,“目前为止只有两位老兄有这份待遇。”

    一位是自愿放弃,一位是被动剔除。

    格兰家族在y国最低调,也最有钱。老爷子不强求儿女遵守,看各自取舍吧。

    很明显,伊凡和哈维斯都不愿意放弃贵公子的头衔和利益。

    “你父亲还没见过我,怎么知道我智商不行?”听起来要求很严格,很高大上,余薇的声音弱了。

    伊凡一副“以你的智商我很难解释清楚”的神态笑看她一眼,说:

    “测智商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要见人,我父亲不怎么喜欢见外人。据我所知,你测试的结果勉强属于正常人,但在父亲眼里是不及格的,只能当女友。”

    说得好听是女友,难听点就是泄.欲工具。永远成不了妻子,更没资格生孩子。

    余薇听罢几乎被气哭,“你的意思是他从一开始就在耍我?!”

    声音略大引起旁人的注意,纷纷往这边看过来,但一向爱惜面子的她无暇顾及。

    “当然不是,他喜爱你才会跟你在一起。况且智商不代表能力,”伊凡也不着急,态度如常,“如果你办事能力强就可以弥补智商上的缺陷,比如会做生意,情商高等等。”

    智商仅是个人成功的辅助,不是决定能力的主因素。

    社会上有很多高分低能的人,那就是最好的例子。

    被他这么一说,余薇的心情总算平复了些,“你的意思是,哈维斯不是真要和我分手?”

    “我不清楚,或许是在考验你吧。”伊凡坦然道,“因为他有件事托我交代你”一直忘了跟她提起。

    于是,两人在荷塘的凉亭里窃窃私语。

    不大一会,刚才还濒临绝望的余薇重现笑容。

    “放心,这事我会搞定的。”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得到就必须先付出。

    什么尊严、骄傲,她统统可以不要。只要能过考核期,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伊凡的一番话让委靡好久的余薇满血复活,重新对人生充满希望,斗志昂扬。

    “伊凡,如果柏大哥重返家族,他要和姓苏的离婚吗?”

    “不用,”伊凡如实说道,“虽然我不清楚她有什么本事,相对你而言,我父亲更喜欢她。我这位大哥若有机会回去,她将是家族的一员,姓名会冠上格兰姓氏。”

    这段话是他无意中听父亲和大哥闲谈时说的。

    在父亲眼里,云岭村的那位老哥还不如他妻子的能力有用。

    该交代的交代完了,伊凡重新返回朋友群继续玩乐。

    剩下余薇站在凉亭里,心里酸海翻滚,妒意让她心灵扭曲。

    为什么,为什么总有些人什么都不做就能轻易获得别人的认同?而不管自己如何努力拼尽一切,最终却可能一无所有。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苏宅,娘俩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

    眼看就快到九月了,说好一周就回来的孩子爸再次爽约,苏杏也懒得追问原因。那人只要踏出家门一夜就不认她了,待她如普通人什么事都按规划来。..

    挺没意思的,所以她极少主动给他打电话,除非儿子想爸爸了。

    “来,这是最后一口。”

    吃完最后一口,还有一口。

    柏少君拎水果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娘俩在吃果泥?

    “诶?你喂他吃的什么呀?”他好像闻到一点香甜味道,不太像果泥。

    苏杏看他一眼,“果泥呀。”

    柏少君皱皱眉,用力嗅了嗅,“我还闻到其他味道。”

    “哦,你鼻子真灵,我把水果和饼干混打成泥给他吃。”她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柏少君惊呆,“这能吃?!”

    “当然,吃几天了,没毛病。”苏杏振振有词。

    水果和饼干都是孩子的伙食,她怕单独吃水果太寒凉,索性混点饼干进去中和一下。她还问过营养师他们,都说没问题,只是卖相不好纷纷建议她分开做。

    可她又不是做出去卖,管卖相干嘛?

    柏少君:“”

    小染吃得十分快活,妈妈每喂一口果饼糊他都会一大口吃下嗯,看起来确实很好吃。

    幻想一下那股酸爽的味道,柏少君浑身打一个激灵,拎着水果进屋放进冰箱里。本想和娘俩说说话的,可那碗杂果泥极富想象力,他还是回餐厅的好。

    暗忖,老大再不回来,他儿子恐怕就不记得正常口粮的味道了。

    今天风大,看样子是要下雨,所以苏杏没有把孩子送牧场,在电话里头跟昌叔说了一下。

    温馨的亲子时光很忙碌,未婚之前觉得很辛苦的差事,如今在她眼里已不算什么。

    吃过午饭,苏杏打算和小儿子一起回唐朝探望小野,没想到她刚掩上院门就有人敲了。

    开门一看,居然是余薇。

    “你来干什么?”苏杏对她一向谈不上客气。

    余薇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想来?”

    白她一眼,余薇回头冲一名工人招招手,立即有个男的捧着一幅画出现在门口。

    “这是柏大哥母亲赠给你们的结婚礼物,放哪儿赶紧说。”她一脸的不耐烦。

    听说是准婆婆送的礼物,苏杏怔了下,随即说道:“先放门口。”无事献殷勤,余薇拿来的东西必须谨慎处理。

    “你婆婆送的见面礼,你就放门口?!”余薇很吃惊,“你信不信我回头就告诉她。”

    “爱告告去,我又没拦你。”

    婆婆,别人的亲妈,与她何干?

    譬如郭景涛的母亲,她也是一位好婆婆,有事的时候更是别人的好亲妈,儿媳的好脾气在关键时刻其实没什么用。

    余薇气结,但想到男友要看自己的能力,忍了忍,把气咽回肚子里去,让工人把画放在一边。

    “苏杏,今天我除了送画,还有就是想跟你和谈,我能进去聊聊吗?”

    “不能,我跟你又不熟,”很讨厌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而且这话哄哄你自己就好,我跟你从未有过恩怨哪来的和谈?还有事吗?没有就请回吧。劳你跑了一趟,谢谢了。”

    “哎,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呢?!我好歹帮你拿了一幅画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