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今天是陆氏集团的三十年周年庆,林浅浅忙碌一天,终于结束了手上的工作,穿着黑色长礼服匆匆来到帝景酒店顶层的宴会厅。

    还没有走进去,她一眼就看到了穿着一身昂贵手工西装,身材颀长的男人。帅气利落的商务发型,五官精致无暇,浑身上下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那是她的丈夫陆宸。

    就要走进去,她嘴角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

    身穿与她一模一样的黑色长礼服的女人落落大方的走到陆宸的身边,挽上他的胳膊,动作熟练自如,两人如同一对璧人。

    如果说谁是她此生见过的最风情万种的女人,非陆宸身边的欧黛莫属,可正是这个名模,却是让林浅浅恨不能撕烂的小三。

    陆宸似乎是看到了她,眉角不可自查的一挑,又似乎没有看到她,目光根本就没有在她的脸上多停留0.01秒。

    林浅浅的手用力攥紧,指甲深掐在掌心的痛让她还可以保持清醒。

    就说陆宸今天为什么会好心的让人给她送礼服,当时她还很是开心,以为他今天突然转了性子,毕竟是陆氏的三十年周年庆,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等着她。

    助理安娜脚步匆匆的走到她身边,一脸担忧以及忿忿不平,“林总,要不我们互换一下礼服?”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结婚三年,陆宸羞辱她的手段层出不穷,今日这一手不过尔尔。

    她冷静如斯,转身离开宴会厅,去了洗手间。

    “帮我在外面守着,别让人随便进来。”进去前,林浅浅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

    “嘶啦——”

    外面等着的安娜白了脸色,不知道林浅浅究竟在里边干什么。

    林浅浅走出马桶间的时候,黑色长款礼服已经变成了短款,肩头多了一朵黑色的绢花,一双纤细的长腿,更显性感妩媚。

    安娜几乎看直了眼睛,林浅浅冲她微微一笑,提醒,“时间不早了,一会儿要开始了。”

    陆宸看到林浅浅脚步匆匆的离开,嘴角勾着一抹嘲讽的笑,林浅浅,你就这么点儿忍力,竟然滚了?

    可是,正当他与陆氏的合作商谈笑风生的时候,却听到一阵阵惊艳的唏嘘声。

    他蹙眉望向门口,眸子一眯。

    林浅浅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目光平静的走进宴会厅,全程目光没有在陆宸脸上停留一刻。

    陆宸看到这样的林浅浅,心中着实被惊艳了一下,目光久久停留在她那双笔直修长的腿上,甚至脑子里还一闪而过被这样一双腿环在腰际的旖旎画面。

    欧黛明显察觉到了陆宸有些恍神,更加用力挽上他的胳膊,傲人的丰胸使劲贴着陆宸的胳膊。

    林浅浅看到欧黛与陆宸如此亲昵,心重重扯了一下,然,她的脸上依旧一片风轻云淡。

    陆宸眸色黯了黯,这女人竟然无动于衷!

    欧黛目光瞥向远处的林浅浅,眸中的阴冷和嫉妒一闪而过,她声音柔柔的说道:“阿宸,你不要去陪林浅浅吗?”

    她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足够所有人听得清,这样的场合,丈夫不陪着自己的妻子,反而跟一个小三与重要的合作商交谈,并且小三对她的称谓还是直呼其名,众人看着林浅浅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

    可是,这毕竟是陆总的家务事,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她这个正宫娘娘不受宠,结婚三年,陆宸的花边新闻接连不断,可没有人会去插手。

    林浅浅目光淡然的看着欧黛,当目光落到神情充满嘲讽的陆宸的脸上时,平静的仿若看一个陌生人。

    陆宸没有想到林浅浅竟然会在人前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心里突然涌上一股躁意。

    林浅浅缓步走到欧黛面前,曼声说道:“欧小姐,作为陆氏的新一期广告代言女星,希望你陪着陆总好好在陆氏的这些合作商面前表现,我不胜酒力,免得被大家误会我怠慢了他们。”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在说欧黛是个陪酒女郎。

    欧黛闻言,脸上的笑容不再,转而一脸委屈的看着陆宸,声音哀凄,“阿宸,你听听林浅浅这叫说的人话吗?”

    林浅浅挑眉一笑,懒得跟欧黛浪费口舌,转身洒然离开。

    欧黛见陆宸始终没有开口,轻哼一声,被陆宸横过去一眼,即将脱口的话咽了回去。

    宴会进行到一半,林浅浅不胜酒力,去了洗手间,就在这时候,欧黛出现在她的面前。

    林浅浅颦眉,戒备的看着她。

    “林浅浅,没想到你还挺聪明。”欧黛目光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不掩讥嘲的说道。

    看来欧黛早就知道了陆宸准备了一件与她一模一样的礼服!

    林浅浅心口一痛,冷笑着想要离开。

    “林浅浅,我奉劝你一句,最好早点儿离婚,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天天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也真的是够可以的了。”欧黛继续冷嘲热讽。

    林浅浅的手用力一攥,深吸了口气。

    她爱了陆宸十几年,如今他的确成了自己的丈夫,可是心里却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她一直知道。

    “欧小姐,你也知道那是别人的丈夫?”林浅浅极力维持面上的风轻云淡,可是一颗心如同接受凌迟。

    欧黛眼神登时一变。

    “其实欧小姐应该也清楚,你也不过是陆宸所有女人之中的某一个,绝对不会是最后的一个,可是,户口簿配偶栏里我还是合法的陆太太!”

    欧黛咬唇,目光突然落到远处,眼睛一眯,“林浅浅,你纵然是合法的陆太太又怎样?阿宸有碰过你吗?没有吧!可是我们每晚都如胶似漆,他还总说我是磨人的妖精。”

    林浅浅的心用力颤了一下,脸色也有些泛白,她用力攥拳,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看着欧黛的那张脸,她如何也维持不了冷静,抬手挥向欧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