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到他被打成这样,林浅浅的心重重拉扯了一下,她用力攥紧了拳,极力维持着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儿。

    她这个样子,更是让陆宸恨得咬牙切齿。

    一定是唐奕告诉了她什么,所以她此刻心里一定在偷着乐!

    狠狠瞪了她一眼,目光重新落到欧黛的脸上,“宝贝,让你受惊了。”

    林浅浅听着这柔柔的安慰的话,心里又酸又涩,却也觉得很是可笑。

    “这里是我的办公室,如果陆总想要与别人谈情说爱,最好回陆总办公室,或者直接去对面的酒店。”林浅浅声音平静至极,一脸的淡然。

    又是这种表情!

    陆宸额角的青筋突跳了两下,他看向林浅浅,“我的手机在你那儿吧?”

    林浅浅抿唇,“我现在给你。”

    陆宸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十分钟之后你来我办公室。”

    林浅浅颦眉,实在是不明白陆宸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好。”很简短的一个字,林浅浅说完,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们,“今天我很忙,麻烦陆总带着欧小姐离开。”

    她真的很不想看到陆宸跟别的女人站在一起,感觉每看一次,心就好像在接受凌迟。

    陆宸将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披在欧黛的身上,挡住她身上咖啡的印记,揽着欧黛离开。

    当他们离开后,林浅浅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好像被瞬间抽空,她贴在门上,身体慢慢滑落,可是当她听到敲门声以及安娜担忧的声音后,她倏然一惊,匆匆恢复成一脸的平静。

    安娜陪在林浅浅身边这么多年,很清楚她与陆宸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刚刚她亲眼看到陆宸揽着欧黛离开,想来林浅浅心里一定如同刀绞。

    “林总,您没事吧?”安娜一脸担忧,语气关切。

    林浅浅看了眼时间,冲安娜淡淡一笑,“没事,你将会议推后半个小时。”

    陆宸让她十分钟之后去他办公室,估计这一拖,会议又要往后延迟,烦躁的,且有些无力的吐了口气,她揉了揉额角。

    安娜欲言又止,很想跟她说点儿什么,但想了想她这么多年都维持着淡然的表情,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心里是怎样的哀伤。

    “那我先出去了。”安娜说完,快速离开,将空间留给林浅浅。

    林浅浅安静的站在窗口,看着窗外,大脑里一团乱,可又似乎空白一片,明明想了很多,但最后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

    她抬头看了眼陆宸的办公室窗口,嘴角苦涩的牵了牵。

    当初奶奶拿着那份病例让她必须嫁给他的时候,她的心情很复杂,因为知道他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她试图拒绝,但是她不忍伤害一个老人的心。

    那段时间,他满心不悦,而他又怎知她的心也如同刀绞?心情复杂绝对不逊于他!

    犹还记得结婚当天,他贴着她的耳畔说的那句话,纵然她脱光了请求他,勾引他,让他睡,他也不屑于碰她时,她遍体生寒。

    可是,她依旧毫无保留的将一颗心遗落在他的身上,只是他永远都看不到,永远都不屑于去接受她的一颗真心。

    时间就在她的胡思乱想中慢慢逝去,桌子上的内线响起,拉回了林浅浅已经飘远的思绪。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看来这通电话是来提醒她去陆宸办公室的。

    她深吸了口气,虽然知道这一去,等着她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她不能不去。

    按下内线,她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开了门进了专用电梯。

    陆宸的办公室在陆氏的最顶层,是陆氏里除了董事长办公室之外最大的一间办公室,里边有一间休息室,不过林浅浅从来没有去过。

    走进去之前,陆宸的几个秘书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同情,林浅浅深吸了口气,敲了下门,没有听到应声,她颦眉,觉得是陆宸故意让她难堪的。

    凝眉想了想,她压着心里的火气又敲了一次。

    然而,依旧没有听到应声。

    林浅浅很想转身就走,可是想到如果她离开的话,陆宸又不知道想出什么鬼主意消遣她,便是推门直接进去。

    “阿宸,你轻点儿……嗯……不要……”欧黛喘息的媚笑声灌入耳中,刺着林浅浅的耳膜,也刺着她的心。

    她感觉自己如坠冰窟,目光死死盯着休息室的门,想象着他们在里边正在干着什么。

    “宝贝,你还真的是口是心非!说不要,其实巴不得马上就要!”陆宸轻佻的声音紧跟着传来,林浅浅感觉呼吸都几乎停滞。

    她就说陆宸为什么非要她十分钟之后来这里,想不到他竟然让她听这个。

    心绞痛不已,她抬手按了下心口,想要将手机放下转身离开,可是想想她如果离开了,陆宸定然会觉得她承受不了,很在意他。

    虽然她的确在意,甚至恨不能此刻冲进去,将欧黛这个小三拽出来暴揍一顿,但是她忍住了。

    三年时间,承受的足够多,这些又算什么?

    她静静的坐下,面色平静,然,指甲却深掐入掌心,痛,却不及心痛。

    虽然她极力想要摒除那些让人恶心的声音,但是她依旧还是能够听得很清楚。

    陆宸衣衫不整,脸上还沾着唇印,就那么走出休息室。

    当他看到林浅浅正埋首坐在沙发里时,心里冷笑一声,原来她还是在乎的!

    嘴角轻轻翘起,正想要对她冷嘲热讽的时候,林浅浅深吸了口气,抬首目光平静的看向他,“手机放在这里了,陆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她极力让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好像真的不在意,似乎也只有这样她才不算输的彻底。

    陆宸眯了下眼睛,她在外面清清楚楚的听着自己的丈夫哄别的女人,她竟然表现的如此淡然,这个女人是没有心吗?

    “晚上商会会长夫人举办的夫妻携伴酒会你有什么打算?”

    林浅浅皱眉,他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我在问你话,你耳朵聋了吗?”陆宸见林浅浅无动于衷,自然不会放过冷嘲热讽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